情丝泪(下)

    《情丝泪(下)》

    归大结局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如墨如天领命下去了,长老会议也散了,花无心坐在主位上不知在思考着什么,这时一个脑袋从旁边探了出来。

      “爹,您找如墨哥哥和如天哥哥有什么事啊,连女儿都不能听。”

      “宗门有任务吩咐他们,如颜啊,你以后不要未经通传就跑进来,不符合规矩知道吗?”

      花如颜说道:“女儿想见爹有什么不对的么?”

      “想见可以后堂见,这是议事厅,是爹和几位长老谈论正经事的地方,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我胡闹,我以后都不在你面前出现了,哼!”

      花如颜气愤的跑了出去,花无心无奈的叹了口气。

      花如颜回房,收拾了包袱,带上一些金银细软,准备离家出走,当他走到山门时,正巧如墨如天带着王地真下山。

      “如墨哥哥,如天哥哥,你们要下山啊?”

      “是啊,师妹。宗主吩咐我们下山办点事情。”如墨答道。

      “怪不得我爹让我跟着如墨哥哥,原来你们也要下山啊。”花如颜假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宗主让师妹跟随我们吗?这我们倒是不知道啊。”

      “怎么,你们连最乖巧的如颜的话都不信?不信你去问我爹。”

      此时的花如颜心里很没底,还好如墨说道:“那如此,师妹就跟我们一同下山,但先说好,不许乱跑。”

      “不乱跑,不乱跑,来如墨哥哥,我帮你拿东西。”说完花如颜抢过如墨的包袱。

      “不劳师妹,我自己来就行。”

      “好好好,你自己来。”说完花如颜把包袱又换了过去包括自己的包袱。

      如墨无奈的笑了笑,从小到大,玄天宗的人都拿花如颜没办法。

      自始至终,如天和王地真一句话都没说。如天抱着剑仿佛一切和他没关系的样子,王地真则是不敢插嘴,自己只是个外门弟子,面对宗门核心弟子如墨和宗主之女花如颜,显然不够看的。

      “对了,如墨哥哥,我爹让你们下山去做什么?”到山脚下的花如颜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到这话,如墨如天瞬间停住了脚步,花如颜感觉自己好像说漏嘴了,便捂住了自己的嘴。

      “师妹,原来你是偷着下山的。”如墨惊叫一声。

      “如墨哥哥,我爹准许了的,你就带我去,我保证不乱跑,好不好。”

      如墨看了一眼如天,如天点了一下头。

      “谢谢如墨哥哥,如天哥哥。”花如颜说完蹦蹦跳跳的在前面开路。

      言东和白秀秀做了大约办个时辰的马车,才来到钟敏的家。

      钟敏家只是一般家庭,并没有白家王家那么有钱,家里只是做小生意的。

      言东上前敲了敲门,不一会一个中年妇女把门打开了。

      “钟伯母,我又来看你来了。”白秀秀对中年妇女说道。

      “是秀丫头啊,这位是?”钟夫人看着言东说道。

      白秀秀搂住言东胳膊道:“这是我夫君,他叫言东。”

      “钟伯母好,常听秀秀提起您,秀秀说您对她就像对亲闺女一样。”

      “哈哈,好好,秀丫头长大了,都嫁人了,快里面请,我去叫敏儿出来。”钟夫人将言东二人领了进来。

      “不用了,钟伯母,我们自己去找钟姐姐就行。”

      “那也行,我去店铺里叫一下你钟伯父,中午给你做点你最爱吃的菜。”

      “钟伯母做什么我都爱吃。”

      “这鬼丫头。”钟夫人说完就走了。

      “夫君,跟我来。”白秀秀说完言东赶忙跟上。

      二人来到一个房间前,白秀秀敲了敲门道:“钟姐姐,我可以进来吗?”

      “秀秀,你进来吧。”房间里传来声音,那声音不带任何感情,甚至有点冷,言东不觉打了个冷颤。

      “钟姐姐,我又来看你了。”一进门白秀秀就过去拉住了钟敏的手。

      言东进门之后,四处打量了一下,如果白秀秀的闺房是精致的话,那钟敏的房间只能说是很简朴,一张床,一副桌椅,甚至连一盆花草都没有,钟敏就坐在椅子上发着呆。

      看到言东,钟敏也回过头来看着言东,然后对白秀秀说道:“他就是娶你那个人?”

      这话听着咋那么别扭呢!

      “是啊,钟姐姐,他就是我夫君,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他…”说到一半,白秀秀感觉有点不妥,没有继续说下去。

      “对秀秀好一点,他是个好女孩。”钟敏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感情的对言东说道。

      “放心,我一定会珍惜秀秀,不让她受一点伤害。”

      “钟姐姐,我们出去玩吧,今天太阳不错呢。”白秀秀拉着钟敏的手说道。

      “我不想去,想待在屋里。”

      “夫君,你先去外面溜达溜达,我和钟姐姐说点悄悄话。”

      无奈,言东只好出去,在钟府四周转悠转悠。

      直到钟夫人和钟敏的父亲钟朗回来,言东才被钟朗叫到正堂聊天,二人无非是聊一些言东的身份背景以及话话家常。

      吃饭的时候,白秀秀才拉着钟敏从房里出来,钟敏依旧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席间钟朗说道:“言贤侄一表人才,秀秀真是好福气啊!”

      言东赶忙说道:“伯父,你过奖了。”

      钟夫人也道:“是啊,啥时候敏儿也能找个这么好的如意郎君就好了。”

      钟敏一听,说了句“我吃饱了”然后就回房去了。

      言东一脸懵逼,钟氏夫妇和白秀秀仿佛已经习惯了一样,令言东更加的奇怪了。

      吃完饭,言东和白秀秀俩人便启程回白府了。

      路上言东说道:“你这钟姐姐确实有点奇怪。”

      “我不是都和你说了嘛,夫君你能不能帮帮钟姐姐?”

      言东无奈说道:“帮,怎么帮?我又不是大夫,也不是心理学家,只能看她自己啥时候走出来了。”

      车子路过王府时,言东看见王府张灯结彩,仿佛有什么喜事一样,王老头更是亲自在府门口张望着。

      言东心里想着,这王老头究竟在搞什么呢?看来今晚又有事情做了。

      “夫君,怎么了?”白秀秀看言东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没事。”言东漫不经心的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