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九秦峥

    《顾九秦峥》

    风起73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任何事情都要有一个结局,叶卡捷只知道自己昏过去后,就被约瑟夫等父亲的好友带回了自己所居住的公寓,之后就一直躺在了床上。

      甚至没有留给她,在众人面前痛哭的机会,晚上约瑟夫来看望叶卡捷的时候对于白天的事情,闭口不提,因为他明白,活下来的人还要继续想办法活着。

      和父亲的一些战友,一起目睹这件事后,所有人都尽量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白天所有人简单举办了一个追悼会后,就将那副焦炭与另外几位阵亡的老兵埋在了一起。

      不可能再为这件事,做出更浓重的仪式,因为就在几个小时前,父亲们的战友得知了另一个骇人的消息。

      在人们举办的其他几名中弹身亡的老兵们的简短葬礼上,麦克阿瑟再一次下令开火并打死了几个倒霉蛋,在场的人只得作鸟兽散。

      谁也不知道,这天晚上对于叶卡捷来说发生了什么,她是否痛哭过,怎么痛哭过。

      但是,第二天认识她的人们,会惊讶与她从痛哭中恢复的速度。

      第二天白天,叶卡捷去拜访了父亲的好友约瑟夫,并拜托了他一件事,千万不要说出自己昨天在场的事情,同时请求约瑟夫让其他人也尽量保密。

      约瑟夫点了点头,并觉得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任务,因为那一天发生的事故太多,根本不会有人记得一个女子混到在现场,这个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因为那天发生的比一个女子昏倒在地,要值得让人记住的事情太多了。

      “这是我终身的一个请求······”

      可是叶卡捷却似乎十分看重这一点,并且临走前,叶卡捷毫无征兆地向约瑟夫跪了下来,

      “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我昨天的行踪·····

      永远不要。”

      说完,叶卡捷彷徨的脸色转为了气定神闲,只是多了一份麻木。

      就这样,她还得继续活下来。

      然后叶卡捷就和平时一样,准时上班了。

      这时候,之前的那几位特务,虽已经明知不可能从叶卡捷身上找到什么罪证,得到什么好处,却因为还没有搜寻到新的目标,继续装模作样地对叶卡捷进行着监视。

      可无论是他们,还是叶卡捷的领导都没有察觉到,她身上的变化。

      叶卡捷也继续和平日一样,在这个无聊而辛苦的单位里继续工作起来,继续保持着平庸碌碌。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五天,期间对于叶卡捷来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直到第四天的中午,一伙人突然闯入了办公室。

      他们自称是其他部门的调查人员,并很快找到了叶卡捷训话:

      “你这几天见过你的父亲吗?”

      这样的问题来的非常突然,让人措手不及,但叶卡捷似乎早就有了准备,虽然心中一震,但是表情上却毫无惊讶,如同一个成熟的官僚,不带感情,用最标准的方式回答道:

      “我这几年来从来就没和他联系过了,我们彼此并不关心,早已没有了瓜葛。

      自从我经济独立后,就不再和亲人有过往来。”

      叶卡捷说完,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调查人员没有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继续追问道:

      “你这几天,都在什么地方?

      如实说来。

      就从昨天说起。

      家中与公司里的事情就不必说了,告诉我们,你在其他地方干过什么。

      面对这样的提问,叶卡捷现在内心里只剩下了冷静而残酷的思考。

      她这样分析起来,既然对方问这样的问题,那就说明一件事,对方既知道自己的部分行踪,又并非完全知道。

      如果不知道的话,问这样的问题,毫无用处,自己可以瞎编过去。

      如果全知道的话,那么就没必要问自己了。

      对方的意图很明显,利用的正是,叶卡捷自己并不知道调查人员知道哪些事情,利用信息差。

      这样一来叶卡捷为了稳妥起见不得不全部说真话。

      “我昨天,家中粮食告急,除了上班与工作以外,就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些最便宜的打折中的食物与生活必需品······”

      叶卡捷回答完后,审讯人员接下来的话,其实在叶卡捷的预料之中,他们继续追问起其中的细节,并让一个人掏出笔记本记录下来,

      “那个超市昨天哪些物品在打折中,打折后分别多少钱?

      你付款的时候前面排了几个人?分别是什么性别?”

      叶卡捷,心不慌,熟练地背诵起来,

      “打折的商品是菠菜25美分,牛奶6美分,牛肉45美分,西蓝花31美分。

      这些货物中,我只买了牛奶,之后又在另一家摊位上买了些品相不好的土豆。

      连同之后我去剪了个头发一共花掉了1.2美元·······”

      实际上,叶卡捷早就料到了,审讯人员会用什么招。

      自己一定是不能在这种时候说谎和瞎编的,因为编造故事是需要费时间的,编造细节更是容易卡在某个地方。

      审讯人员,表面上看起来很得意,他们似乎也早有办法,最后对叶卡捷大声说道:

      “之前,牛肉多少钱来着?

      ······还有菠菜多少钱来着?”

      这就是审讯人员的高招,如果是编造的而非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人是不容易记下来自己刚才编了些什么的,如果强行去记忆又会显得慢吞吞。

      想这样的审讯对话又进行了好几轮,叶卡捷每一次都坦然而迅速地进行了回答,直到说起父亲牺牲的那一天,叶卡捷这一次编造了那天的行踪,却意外没有露出破绽,和其他几天一样糊弄了过去。

      因为她料到了,审讯人员的手段,因而早在几天前就训练好了该如何回答,尤其是那一天的事情,虽然是编造的但却是提前几天编造好的。

      当审讯人员用尽手段后,依然没有找出破绽。

      而叶卡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她也明白轮到自己反击的时候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