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凌天

    《剑道凌天》

    许大力的误会下)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第二天清晨,特战队员比以往晚起一个时辰,华钦特意让部下多休息一会。

      吃过早饭,华钦、华廷、郁可依、亚布在蒂坤带领下,走出府院,在周边街区闲逛。

      东城主要以贩卖奴隶为主要收入来源,男女老幼、高矮胖瘦什么样都有。

      甚至有些平民为了生计,贩卖自己妻儿,唉声叹气哭哭啼啼比比皆是。

      现场有贵族打扮的人,专挑美貌女子及战奴,富商找些看似头脑灵活的平民。

      华钦没想到倒卖人口也能如此热闹。

      “那个小女孩太可怜了,这么可爱父母怎么忍心将她卖掉,华廷你去救救她吧。”郁可依见一个七八岁小女孩被父亲抱着,像卖货物一样出售有点于心不忍。

      华廷没理继续向前走,又见到一个奴主模样的人,把不知哪抓来的部族奴隶关在大铁笼中,大声吆喝说他家奴隶是最物美价廉的。

      铁笼中奴隶仿佛被折磨了很久,眼神涣散麻木坐在笼中。

      “这些奴隶都是哪来的?”华钦问蒂坤。

      蒂坤作为资深人贩子非常懂行:“比较复杂,除了战奴,像普通家奴做些杂事看家护院之类,基本都是平民为了填饱肚子自卖自身。

      比较有姿色的女眷,大多是即将没落的贵族为了延续生活开支,把妻妾卖给有钱人供其享乐,如果度过难关再高价赎回。

      还有一些孩童,除了父母贩卖,就是父母双亡,被抢走身不由己为奴。

      这些价格会很高,尤其是有姿色的女人和战奴,甚至可以卖到十个金币。

      战奴来之不易,大多都是男童儿时开始训练,虽然成长很慢,但忠诚度很高,剩下的战奴基本都是平民,通过我家竞技场与其他平民决斗,连胜三场就有作为战奴的资格,可以把自己卖个好价钱。”

      蒂坤顿了顿继续说道:“刚刚我说的这些仅限于常规奴隶,至少可以活个人样。

      你看铁笼中关押的部族奴隶,他们才是最低级的,像普勒斯家族矿工及南城巴迪斯家族搬运粮食的力工,都是这些人,所有脏活累活统统是他们干。

      如果是长相较好的部族女性不幸被捕,那不如直接自杀了事。至于来源嘛,当时我带兵去城外,你们应该猜得到。”说完,还特意看了一眼郁可依。

      郁可依听罢感觉心寒,换位思考,如果自己被捕或没有一身武艺,不敢想象自己会经历什么,或许真是自杀才能解脱。

      想到这,不由庆幸自己出生在戈塔亚那个世外桃源,又被郁神收为部下,教导自己一切。

      “那些部落人,不会反抗吗?他们出生在荒芜之地,生性野蛮不会乖乖听话吧?”华钦问道。

      “当然会反抗,但你看铁笼中的奴隶们,他们至少已经饿了五天。

      这还不算,每天只让他们睡一个时辰,关在直不起腰的牢笼中一两个月,喊闹就会遭鞭打,再野蛮也磨没了脾气,只能乖乖听话。

      等到了新主人手中,会一直遭受这般折磨直到死去。”蒂坤回道。

      “他们为什么不选择死去,被如此折磨还要做毫无尊严的奴隶,活着有什么意义?”华廷不由怒骂,他最看不起这种低贱之人。

      这时,身后传来另一个声音:“因为希望和不舍,贵族们规定,如果部族奴隶能坚持六年,会放他们离去,并支付一大笔劳务费用。

      很多奴隶远方有家人,他们为了渺茫希望垂死挣扎,哪怕遭受非人折磨,不惜默默忍受。

      但他们不知,所有家人,父母被残害,妻女被霸占,孩子被抓走和他们遭受同样折磨。

      就算坚持六年,奴隶出城时也会遭到埋伏杀害金钱被夺回。”

      华钦几人回头,原来是特鲁不知什么时候到来。

      蒂坤见礼,“特鲁叔父日安,您来挑选奴隶吗?派人吩咐侄儿一声,晚上便会送到府中,何必亲来一趟。”

      “谢谢好意,我不是来买奴隶,是来找他们的。我请他们到府中叙话,你先回去吧。”特鲁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着蒂坤说。

      蒂坤低头应是,不答应也没办法,几位爷也不听自己的啊。

      华钦四人跟随特鲁转过一条街区,进入车厢内,马车缓缓向北城移动。

      车上静默无言,郁可依似乎沉浸在特鲁的话语中:“特鲁大人,您刚刚说的情况,难道城主不管不顾吗?部落被欺凌,他们不知联合共同退敌吗?”

      特鲁看看她反问:“猎杀野兽,剥皮抽筋,剔骨食肉,可有人管?穴中幼崽,无母兽喂食,嗷嗷待哺,可有人顾?”

      “那是野兽,和人不一样呀!活生生的人被欺凌,难道作为管理者不应该一视同仁吗?”郁可依想不通。

      这时华钦接话,“如果人类长期阶级化、常规化,你会发现,人的眼中只有平视和仰视。对平级阶层嘘寒问暖虚伪客套;对上层人类,点头哈腰摇尾乞怜。不如自己的下层人,死活与我何干?”

      特鲁点点头,“不错,在贵族眼中,奴隶与野兽无异,甚至不如自家猫狗金贵。数万年阶级统治,每个阶层都默认接受了命运安排。

      出生在部落,做好随时被屠杀奴役的准备;

      生在平民家庭,做好劳苦一生不得善终的准备;

      出生在大奴主或普通贵族家庭,还算幸运,如果上进可保衣食无忧。

      出生在达官显贵家庭,不需要准备什么,只需骄奢**即可,这就是亚泽帝国统治之下的衍生法则。

      奴隶、平民出生就知道自己命运,好比我们熟知饥饿要进食一样自然,为什么反抗,如何反抗都不知,长此以往谁还费尽心思去解救他们?”

      “真是愚蠢,同样为人,被人奴役还不知道反抗,真悲哀真可怜。”郁可依明白刚刚华廷为什么不救那个女孩了。

      “小女娃有这番觉悟实属难得,希望日后得势能牢记现在所言。”特鲁欣慰道。

      “特鲁元老,大陆都是这番景象,还是只有大荒城这样?”华钦询问。

      “是全大陆,还有很多隐秘,待回府中我们慢慢详谈。第一次来大荒城吧?窗外是主干路,两边比较热闹,你们不妨先看看。”

      特鲁没有着急追问华钦几人来历,看样子似乎了解一样。

      华钦闻言看向窗外,感觉行驶方向和速度,应该是特鲁特意安排。

      先由城东向西,然后在城中部转个直角弯向北走,都是宽阔的石阶路面,宽敞笔直。

      有很多地方比较冷清,府邸也较大,应该是贵族集中区域吧,听说这类地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去自如的。

      郁可依关注点不太一样,她每过一条街道,就在心里计算经过多少商铺。

      其中酒馆、客栈、妓院有几间,裁缝铺、铁匠铺、杂货铺、粮铺在街道什么位置,哪个街区商铺多,哪个商铺人多,哪间看起来是富人消费,哪间平民消费。

      缓慢行驶了一个时辰,路边出现很多兽品店,颜色不同的兽皮、大小不一的兽骨、活泼可爱的幼兽,甚至还有巨兽尸体,看来是到城北了。

      马车停下,特鲁起身率先下车,“各位,欢迎来府中做客,请!”

      亚布最后下车,激动的差点跪地给华钦磕头,这是何等人物啊?

      自己以为傍上迪斯这条大腿,人家二话不说,直接剁了。

      与蒂坤合作,以为不过换条大腿抱,结果蒂坤变为跟班小弟,人家开始和图维元老平起平坐。

      现在又被公认最不好说话,最低调的特鲁元老邀请,我跟着沾光,只因为多学会了一门外语?

      等我再次回到街区,谁还敢欺负我?逼死我妻儿的新贵,下次在遇到,劳资一定先在嘴上骂爽,等将来飞黄腾达亲手砍了你。

      老子迪斯都砍过几刀,你算个毛?看来我的决定非常正确,跟着凯普那家伙,一辈子都报不了仇。

      华钦当然不知道亚布此刻内心想法,他注视眼前府邸呆呆愣住,“在哪见过呢?这个星球只在戈塔亚生活七年,大荒城是第一站,为什么觉得特鲁和这个府邸这么熟悉?”

      华钦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他汗毛竖起,和华廷一同失声叫道:“戈塔亚……祭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