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在意你

    《非常在意你》

    灭世一指●真正的实力(第二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就在他二人的说话声间,刀光流转,光影漫天。刹那之间,已化作千重刀幕。

      蓝癫子不但将贺聪手中的刀封住,而且还顺势前欺,直取他胸前要害部位。这时,他手中刀业已距贺聪胸前仅数寸。贺聪这才领略到师傅刀术的厉害,欲待开避,已是不及。

      可贺聪却临危不乱,倏的凹胸吸腹往后便倒。就在背脊将要着地的刹那之间,双脚猛的一蹬地,快拟闪电般倒飞丈外,脱出险区。他虽是弹身而起,眼睛却没有离开过对方。此时此刻更是看得真真切切,不仅如此而且立刻领悟到师傅刀术的奥妙。

      蓝癫子亦非庸者,岂能容他全身而退。全末作势人已飞出,刀光连闪,如影随形风驰电掣般地再度将贺聪罩下。

      贺聪忙双肩一晃,人影疾闪,业已侧让五步之外,避开蓝癫子的当头一击。接着身子急转快拟闪电,瞬间击出三招,分向蓝癫子三大要害处攻去。

      蓝癫子心头一震,疾退复进,反手抡刀带起一阵狂飓,拦腰向贺聪横削过去。

      贺聪不开不避,吸腹一弓,刀掠胸扫过。他接着顺势猛踏中宫,闪电般向蓝癫子欺身直进。

      蓝癫子见刀势凌厉不敢硬接,随着抡出刀势纵身一跃,人已斜飞丈外。虽说闪避不谓不快,但仍被贺聪手中刀扫中衣袍,就听“嗤”的声,衣角已被扫落一片。

      这是蓝癫子近十年来第一次被人将自己的衣袍斩下一块来,如果不是自己躲得快,说不准被斩下的就不是一小块衣角,而是一片……。于是长啸一声,刀气漫天,把自已的绝学源源不断地施展出来。但见刀影如山,刹那之间,已将贺聪圈入千重刀幕之中。

      贺聪连声道“好!”,脚尖轻点,人刀合一。竟然从那连锦不断,排山倒海般的刀幕中冲天飞跃出来。接着刀左挥右舞,晃眼之间,化作一团银光,反向蓝癫子当头罩下。

      蓝癫子口中也同样道“好!”,手中刀疾划,舞起一幕刀墙护住头顶。

      贺聪见一击不中,晃肩拧腰,凌空回旋,又绕到蓝癫子的身后。

      蓝癫子看他凌空回旋,运刀出招,收发由心,运用自如,不禁暗暗称奇。但随即翻腕出刀,直攻了过去。

      不过瞬间光景,两人已过百招。两人对冲而上,一连串的刀锋交击声爆竹般响起。突然又是一声长吟后,两道人影分开。

      蓝癫子哈哈一笑:“好样的,傻小子,这么快已领悟了刀法的精髓,而且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老了,现在武林也该是你们年轻一辈的天下了。”

      贺聪忙道:“师傅,你怎么就老了,还年轻着呢。说实话,没有你这么陪练,我的进境哪能有这么快。”

      “哈哈!”蓝癫子一笑道:“你不要给我脸上贴金,刚才一战我可是使出了十二分的气力。想不到傻小子的实力居然强大到这种地步,真不愧是武学奇才。呵呵!从现在来看,你完全可以自立了。所以我想要下山去,以后所有的事都要靠你自已了。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练在个人。常言道: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也该走了,以后或许还有见面的机会。待我走后,你还要多练习,同时还要把那藏宝图的事放心上。但愿你能了却师傅的心愿,也能立足于江湖之中。这三年间,你也长大了许多,可能已没人能认得于你。不过你以后要是下山,万万不可向他人说我是你师傅,免得招来杀生之祸。同时你也好之为之,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说完竟哈哈大笑地竟然突然离去。

      这贺聪见他这么一走,内心甚感不舍。自被他带上山来,自已的衣食住行全都靠他打理,自已方可一门心思地在练功。现在他这一走,反倒有许多失落和不舍。

      师傅走了,贺聪却丝毫没有放松自已的练习,而是更加专注更加用心。一天,他站在瀑布底下,双掌上举,承受着瀑布降落所造成的巨大冲击,突然之间气冲丹田。一股在压力下产生的巨大防抗之力有种难以宣泄的感觉,他让那股气流灌于双臂。然后手指慢慢收起握成拳头一声暴喝,双腿委屈用力向上一纵,同时右拳向上击出,左手拳头向前击出。

      只听一声轰然巨响盖过了瀑布的响声,在水花四溅,碎石乱飞之间,他整个人已经将瀑布冲开。就好像被一刀劈开的木头一样分成两道,而他也被一团浓烈的汽团包围着冲上了山顶!

      站在瀑布上方的巨石上,他几乎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幕。过去这样的高度,他是根本跃不上来的。而且这瀑布实际就是一处断崖,一个封闭的深谷。现在自己不但在那一瞬间就能到达那崖顶,可见自已的轻功成倍的提升,而且这样的威力实在让人震撼!

      这是怎么回事,虽然近来练武进境神速,而且有的招式根本不是师父和蓝癫子所传授的武功,好像是突然间无法控制的力量爆发似的。他百思不得其解,发了会儿呆,突然想看看自己刚才那一击留下的痕迹。他一跃而起,整个人就像一片树叶一样漂浮在水面上,顺着瀑布的走势向下飞速滑落。等到大约到刚才一击的地方,他身体一缩就已经进入瀑布里面。手顺势抓住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忙将身子定住,定神一看,也不由大吃一惊!

      只见石壁上出现一个如磨盘大小的洞,难道刚才那一击威力竟然如此之大?仔细一看洞内似乎有亮光透出,他好奇的向下一滑,然后轻轻跃进石洞。

      贺聪此不由哑然失笑,原来这是个天然的洞穴。距离瀑布下的石壁大概只有尺许多厚,即便如此,刚才那一击的威力也够惊人。

      毕竟是少年心性,惊讶之后,才开始观察起四周的情况,并好奇的向石洞里边走去。进入洞内一看不要紧,完全被里面的景观所沉迷。没想到洞内居然别有洞天,简直就是天然的水帘洞啊!

      石洞里还有一个很狭小的缝隙直通山顶,有阳光射入,所以洞内有亮光。他向里边走去,里面有些寒冷,这对一向练就阳刚之气的贺聪来说当然算不了什么。他越往里边走,寒气就越来越重。

      进入洞里,见有一个通道,于是他顺着狭小的通道走过去。看到了前面还有亮光,穿过一个洞口登时豁然开朗。只见一个巨大的石洞展现在眼前,顶端有个通天大口。他猛然想起这个不就是传说中所谓的天坑吗?他环顾四周,发下正中央有个大石块,顶上的阳光正好照在石块上。他走进石块才看到石块的中间有个圆洞,里边长着一株奇怪的植物,红色的叶子、红色的茎,就连上面结的果子也是红色的。结的果子颗颗都发出淡淡光芒。

      虽说不大,可也如那核桃般大小,并有种诱人的幽香飘出。这种奇异果可是从未见过的,他甚是觉得好奇。

      这时,他的肚子咕的一声,练了半天功也真是饿了。他仔细看了那植物,又仔细看了只长有的那十二枚果子,伸手轻轻一触就感觉一阵冰凉,于是顺手摘了一枚。果子在手上似乎有股寒气,这寒气就像要渗入血液似的。

      看着那诱人的果子忍不住往嘴里一放。谁知果子入口即化,仿佛像一股奇异的液体滑入喉咙。在那一瞬间,果子香味夹着寒流让他竟然打了个冷战。片刻之后肚子里便开始缓缓变暖,全身仿佛充满了力量。原本肚子是饥饿的,现在居然已经感觉不到饿了,这让贺聪感到好是神奇!

      更令人称奇的是,这时感到身上的真气越来越多。贺聪忙闭上眼睛,只觉得任督两脉越来越涨,而且还有了很轻微的一丝麻痒,耳边宛如响起了一声巨雷。刹时,只觉得一股沛然充实的气劲起自浑身各处,而全身上下的力量好象取之不竭,用之不尽。整个身体真有一种凌风而起的感觉。

      过了少许时刻,他才缓缓的睁开眼,两道好象凝结成实质的神光,泛着暗红色的直射出丈余远。不由一惊,但随即在稍做沉思后,瞬即转变成了无穷的喜悦。稍一细想,便知那暗红色的眼光是怎么回事了。虽然知道功力大成,但是人却象傻了似的,怔怔的依旧站在原地,想着今天的这些奇怪的事情。

      突然他的眼光看到洞的深处好像还有个石洞,于是又慢慢地走了进去。他经过几个曲折又到了另一个石洞,这石洞里除了一石桌和四个石凳以外,在石桌上还放有一长长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个白色绸缎布包。

      贺聪想把那绸缎布料拿出来,可那绸缎布已腐朽,不过里面包着的羊皮纸却完好。摊开羊皮纸放在石桌上,然后看了起来。只见上面写道:“入石室,属有缘。赠秘籍,传神功。赐灵丹,功可增。神功成,傲江湖。”

      盒内还有一羊皮纸书,贺聪取出书,见书封面上写着“玄墨刀法”。打开刀法第一页,简单的说了刀法的要领。最后注明:‘刀法成熟后,定能使功力倍增’。

      贺聪随即又取出那长盒中的刀来,把刀拿在手上仔细端详了一下。见那刀比平常的刀略短,可刀背却厚了不少,拿在手里也格外沉重。整个刀身墨黑不带一丝光泽,而那锋利的刃口倒像月牙一样。他端详这刀时,才发现刀有些诡异。在他的潜意识里,似乎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比这更诡异的刀了。那刀柄尤如是一条龙身拱起处,刚好形成刀柄握手的地方。刀柄和刀身就形同龙头和龙尾似的,完美地融合在一块。刀身由顶自尾逐渐展宽,刀尖处则是向着刀背倒卷回来,整个刀身上还镌刻着很多奇怪地纹路。

      贺聪拿起刀舞了两下,觉得好象有什么液体在刀身里流动,甚觉费解。于是又取出那书,见书封面上写着“玄墨刀法”。四个字的下面还有行小字,写道:“持刀者,勇者,破敌者,智也。生死之命,当以智,信,仁,勇。习吾术者务必谨记。”

      打开刀法第一页,见上写着:“这把刀是我毕生心血凝集所制成,此刀比普通刀略短,但是玄铁所制,削铁如泥。刀身是空心,灌注水银。不但能增加刀的份量,而且刀劈出去,水银流向刀头,就更能增加力度。刀柄处设一个机关,内藏着两枝短箭。一扣机关就能射出去一枝。虽其威力不大,但能让对手猝不及防,便可出奇制胜。”

      书的其后就是刀法的要领和图解,共二十四招式。刀的招式清晰明了,动作连贯顺畅。

      贺聪大喜,一下子跪倒,叩谢赐刀之恩。然后拿起刀按图中招式演练,每一个动作都很重,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重。虽然刀法虽不熟,但刀却得心应手。他屏住了呼吸,似乎听到自己打鼓般的心跳声。

      又练了一会儿,仍是如此。正在迷茫和不知所措时,却无意中发现用图中的招式和心法,却可以控制自己的气血,这样多少也让他有点安慰。

      他兴奋起来,已下决心一定要练成上面的武功,哪怕流再多的血、出再多的汗也不足惜。只有他自己知道能走进这山洞,付出的代价是多么残酷,是多么的不易!

      而后又把刀对着墙,用手在刀柄上一扣,从刀柄里沿刀身飞出一枝小短箭射订在墙上。

      贺聪忙拔下短箭又安放在刀柄里,毕竟是习武之人,对这样的刀当然如获至宝。并立志好好练习,方能配上这把刀。这时觉得时间已晚,忙把书、刀收拾好又藏于洞内,这才赶忙出了洞来。

      虽说自己有意无意间找到这藏宝洞,找到师傅日夜苦冥想的祖传宝物。随后,贺聪每天都要到这洞里来,到是把那“玄墨刀法”背的滚瓜烂熟。

      不知不觉间,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随着练功的精进,体内真气越是充沛。贺聪每天坚持在瀑布下练习拳和腿,每天还到石洞中服用玲珑果、练习刀和刀法。武功虽是大进,但刀法和技巧还没能融合到一起。心中却渐渐明白了刚不可久、柔不可守的道理。

      这天已经是他发现石洞的第十二天,十二枚奇异果已经全部吃完。但他却惊奇地发现自已能随意控制自己的身体,在瞬时间能爆发出最大潜能。他感到高兴和庆幸,在师傅走后,竟然能让自已意外地找到藏宝洞。意外地收获奇异果,意外地得到一把自已心爱的刀。他对刀爱不释手,脸上终于现出笑容,

      思前想后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却真正明白这把刀才是真正的宝。他有了这把刀,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从此后人在刀在,永不会和刀分离。

      说来时间过得真快,自师傅走后,贺聪才真正体会到日子的艰难。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差不多又是三个多月过去了。一人在山上,是要吃的没吃的,要用的没用的,一切都要靠自已解决。此时,方感到蓝癫子在时的真正好处。他双目幽深的看着天空,喃喃的叹了口气。然后对着远处的群山吼叫了起来,巨大的回声响彻了整个天空。

      一直到喉咙发疼,嗓子发哑,才停了下来。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躺在地上,微眯着眼睛,双目无神的看着周边的一切。耳中充斥着山泉雾瀑轰击水潭发出的隆隆巨响,心中却是一片平静,或者说是死寂。

      这天在洞内呆了大半天,可想想今天的饮食还没有着落,于是才不得不来到洞口。贺聪才出得洞来,却不由一惊。只见洞外的水潭边有二只野狼。他看到后,不禁毛骨悚然。那狼已嗅到人的味道,嘴里发出“嗷嗷”的嚎叫声。

      贺聪心情紧张,紧握宝刀,与那饿狼相对峙着。

      突然,一只饿狼一下跳了起来,向贺聪扑来。说是迟那时快,贺聪内心由于害怕,闭着眼睛,双手举起刀向后倒去。那狼从他身上跃过,刚好刀尖划过狼的腹部。这玄墨宝刀是何等的锋利,刀尖一触及那只狼的腹部,登时将它开膛破肚了。

      贺聪躺在地上,还是害怕的不敢睁开眼睛,可是那只狼连叫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魂归西里。

      狼血洒满贺聪一身,于是他睁开了眼睛,发现那只饿狼已经躺在地上,腹部鲜血直流。

      他惊魂未定,呆呆地坐在地上,心里想道:“刚才如不是巧合,我可能就成为那只饿狼的腹中之餐了。”

      现在贺聪心情到平定了许多,也成熟、冷峻了许多。看到眼前另一只恶狼,非但不再紧张害怕,反而有点兴奋起来。虽然这只饿狼更加庞大,更加凶狠。他和它相对峙着,它在找机会,他在找破绽。

      突然,那只饿狼首先发动了进攻,它猛然一跃,跳起一丈多高,凶猛地扑向贺聪。贺聪不慌不忙,手持玄墨宝刀,迎面一刀劈向恶狼。

      那只饿狼甚为狡猾,看到迎面来刀,身体一拧,像一个弹簧一样,一下弹向一侧,接着又一下扑了上来。

      贺聪右手收刀左手抬拳,一拳击出,刚好打在狼的头上。那只饿狼受到一拳重击,疼的“嗷嗷”直叫,眼睛里发出更加凶狠的目光。

      那只恶狼身体一弓,又扑了上来。贺聪看到它腾起空中时,已露出破绽。这次他怎么能放过,只见他身形一晃,后退几步,手起刀落。那只饿狼叫也没有叫一声,就掉落在地上。

      只见那狼颈部鲜血直流,再看它的喉咙已经被割破。这一刀十分快速,那狼连躲让的机会都没有,就倒地身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