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川悠要成为声优

    《古川悠要成为声优》

    陈毅:我就今天晚上请客,明天我不认账的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王深林嗷咾一嗓子叫门,他以为会有人屁颠屁颠地跑出来给他开门,还要点头哈腰地说声王主任早上好,并递上一根烟给他点着。

      然而,没有。

      嗷咾,再一嗓子,“开门,谁他妈值班呢?”

      没动静。

      王深林生气了,抓住门锁大粗铁链子,哗楞楞摇晃一番。

      还是没人。

      气得王深林把脚用上,DUANG,DUANG,猛踹两脚,皮鞋愣给踹掉一只,足见王深林脾气之大大过青云天。

      马勒戈壁地,王大主任嘴里骂着,到墙根猫腰捡起半截砖头。

      呼。

      砖头划着愤怒的弧线,哗啦,邪恶地将一块玻璃砸碎。

      这才蹿出一个人,光头光膀子,穿着趿拉板,抠着眼粪嚷,“谁呀,哪个狗日的砸玻璃。”

      当看清是王大主任时,吓得光头哎唷一声,“王主任,对不起,对不起,我昨晚闹肚子,快天亮了才睡着,睡得太死了,我马上给您开门,我这就去拿钥匙,对不住了,对不住了,给您赔不是啦。”

      光头飞奔回屋去拿钥匙,那真是飞着去的,趿拉板跑飞,也顾不得捡起来穿上。

      秦著泽靠在驾驶位上一直默默地观察王深林。

      从刚才王深林的表现,秦著泽基本摸清了他的脾气性格。

      这个王主任官.僚主义极盛,对于搞商业的人来讲,非常喜欢与这种头头打交道,对症下药,很快就能疏通好。

      “爸,咱们下车,去给王大主任消消火气。”笑着和岳父说道,秦著泽拎着黑油提包推门下车,弹掉衬衣上沾得一截白色线头,轻轻把门带上,嘴角上扬弯出恰当的弧度。

      大皮鞋今天擦得倍儿亮,西裤裤线笔直,早晨洗漱时,秦著泽没忘了用自来水爽了头发,把大背头梳理的一丝不苟。

      挺起胸膛和岳父并肩走向王深林。

      光头因为慌乱,钥匙插锁眼时,手一抖,钥匙掉地上,捡起来拧了两下才把门打开,陪着笑,向王深林继续道谦,“王主任,真对不起,我没听见您叫唤。”

      越急嘴上越出错,光头马上用手轻轻抽了脸一下,赶紧纠正,“呸,我没听见您叫门。”

      “扣钱。”

      “千万别介,王主任,求求你,别扣我钱,我上有八十多岁老母,下有吃奶的孩子……”

      “跟老子说实话,昨晚是不是又出去耍牌啦?”

      “没,没,真没。”

      “不说实话,加倍扣钱。”

      “哎哟,是,是,我是去耍钱了,可是我输了呀,再扣钱就没法活了。”

      “活该。”

      王主任拎着黑油提包往里面走,光头紧跟屁股后头,求爷爷告奶奶,活得非常孙子。

      “王主任,您大人大德,大仁大义……”

      “玻璃算在你头上,你来赔,钱照扣。”

      “王主任,我请您吃饭喝酒还不成吗?”

      “不稀罕。”

      “我给您买烟,我请您大宝剑……”

      “你特么说过一万次了。”

      这时,一个洪亮而不惊人的男中音响起,“王主任,您好。”

      王深林顺着声音慢慢回头看。

      “早上好,王主任。”秦著泽第二次问好,同时,万宝路已经递到王深林胸前。

      王深林没接烟,而是骨碌着三角眼上下扫量秦著泽,“你谁呀?”

      可能因为秦著泽器宇轩昂不似凡俗,“谁呀”俩字明显音调往下走。

      “王主任,这是我姑爷,秦著泽。”叶见朝从秦著泽身后闪出,笑容满面,一脸遇着熟人非常亲切的表情。

      “叫我著泽就好,我给您点上。”

      一手万宝路,一手打火机,秦著泽唇白齿红地笑着等着王深林接烟。

      王深林瞥了一眼叶见朝,接过烟让秦著泽给他点着,挺起胸脯子,鼻子眼里呼出两股青烟在朝阳照耀下格外显眼,立即逼格侧漏,刚才光头惹得气也随之消了大半,“叶总,你昨天来过了,今天怎么还往这里跑,不是说先写申请等着递交上去,一级一级审核批复吗?”

      不等叶见朝开口回答,秦著泽马上接过话茬儿,笑笑道,“王主任,是这样,岳父觉得昨天仓促写得那份申请不够妥当,所以,重新拟了,今天过来再另外递交一份,把昨天那份撤销掉,本来岳父要自己来,恰好我抽空从帝都回来省亲,于是,就陪岳父一起过来了,平时,岳父时常夸赞王主任相貌堂堂,今日得见,果然令晚生膜拜。”

      一番话,对于王深林来说,信息量很大。

      帝都!

      抽空!

      他在帝都做官?

      or做大生意?

      以老叶的家境和女儿才貌,给女儿找一个在帝都做事的姑爷,也是极有可能。

      几年前,叶淑娴陪着父亲叶见朝来过信用社,王深林当时还夸了叶见朝生了个好女儿。

      王深林心中做着各种猜测。

      在和王深林说话的同时,秦著泽掏出十块钱递给光头,“以后记得及时开门便是,这个拿去安块新玻璃,回头好好跟王主任赔个不是,主任工作繁忙日理万机,可不能再让主任生气。”

      光头连着“哎哎,是是,一定一定”,朝王深林鞠躬。

      王深林摆了摆夹着烟卷的手,示意光头赶紧滚。

      光头对着王深林再鞠一躬,然后给秦著泽也来了一个,转身走了。

      “王主任,咱们去您办公室谈。”秦著泽也不知道王深林办公室是哪间,对着一溜平房比了个请的手势。

      谈吐大方,举止优雅从容,这让王深林一时间不知道秦著泽来路有多深。

      一个信合主任,说大了,这个院子是他的天,真要拿尺子量一量他见过的世面,能有多大?

      在没有摸清秦著泽身份来路之前,王深林只能看秦著泽表面做出判断,并谨慎对待。

      叶见朝何时有了这么一个姑爷?

      这个姑爷气场不一般。

      气度像是自幼在大地方生长养成,受过良好家教并接受过优质教育,目测他应该在ZF部门工作,绝非普通人氏。

      看脸断人,并不是在二十一世纪才开始,自古就有,并且一直传承有序,王深林心里揣摩着秦著泽的身份,没做声,走向一溜平房。

      递一根烟给岳父,自己也点了一根,没再和王深林说话,要给王深林留出思考的时间,秦著泽紧紧跟在王深林后面。

      王深林办公室在走廊最里面一间。

      一般而言,各单位一把手都喜欢把办公室设在紧里边。

      为什么?

      因为私密性强,谈事情不易泄露,并且安静利于思考问题。

      从腰上熟练地摘下钥匙,插锁眼里开始旋转,门锁不大好使,拧了一下没开,秦著泽非常有眼力见儿地把王深林手里的黑油提包接过来,王深林叼着烟卷双手并用把门打开。

      进门后,王深林坐到座位上手上一划拉,“叶总,坐吧。”,“秦总,坐吧。”

      “王主任叫我著泽就好。”秦著泽连忙谦虚纠正,“王主任,你这个包给您放在哪儿?”

      “挂墙上吧。”王深林敲了敲烟灰到缸里。

      秦著泽手上像变戏法一样,麻利地从口袋摸出手表盒塞进王深林黑油提包侧兜里,“那就给您挂这里啦。”说完,顺势坐在王深林很近的木头椅子上。

      被屁股一压,木头椅子吱呀响了两声,秦著泽不敢乱动屁股,生怕给它坐呲了。

      清楚看到秦著泽塞东西到黑油提包里,王深林却假装端起茶缸子放到暖壶旁边,从桌子上拿起暖壶用力摇了摇,“黄五又忘了烧水。”

      黄五就是刚才那个光头,但是,王深林埋怨黄五的语气明显没有了之前的粗鲁与恶毒,可见心情向好得很快。

      王深林压压手,“你们稍等,我让黄五烧些开水。”

      并对叶见朝笑起来道,“老叶,昨天我说让你尝尝我弄得新茶,你腿真快,转身就没影儿了,清明旗枪,味道相当正。”

      走到窗前,推开窗户,院子里开始陆陆续续有人骑着大二八来上班,王深林对着院子里喊黄五赶紧给老子烧开水,故意把嗓门提高,让信用社职工听着他在发号施令。

      叶见朝被王深林说得白头发上结了一层雾水,你什么时候要我喝龙井茶了?给你烟你不要还拿空话敷衍我!睁着眼都敢说瞎话,而且不带脸红害臊。

      重新坐回座位,王深林冲叶见朝和秦著泽要申请书,“申请呢?拿来我瞅瞅。”

      “哦,申请还没写,先和您商量一个事儿。”秦著泽起身过去把窗户关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