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说签到开始

    《从传说签到开始》

    重生韩国大导演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收获很差,长剑连百炼都不到,那两柄断刀就更差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陈星河作为乡下孩子一向不挑。

      只见他伸出右手握住剑身,闭上双眼深深呼吸。不见他如何动作,也就十次心跳,当他睁开双眼,三口长剑变得斑驳不堪。

      “呼……缓解了一些!”

      陈星河感觉手背上的痛楚被稍稍镇压下去,心中变敞亮不少。

      磕磕绊绊行出去百丈,先后弄到十几件武器。

      没说的,全部喂给右手,估计熬过这次怪病发作稳了。

      “那是什么?”陈星河吃惊地看向前方,那里半跪着一道身影,三丈之内干干净净,三丈之外躺着大量尸体。

      “这,这,这……”眼前一幕太过骇人,陈星河吓得趴伏在地,生怕尸体中心那人还活着,远远抛出长剑给他一下就完了。

      “等等,剑?”

      “那是擎源第三真传,他的剑就插在身边?”

      陈星河探头探脑看了半天,确定擎源派第三真传战死,大着胆子手脚并用爬过去。

      等到靠近这位二十多岁,看起来风华正茂,喋血沙场的擎源骄子,陈星河心中升起一份敬意。

      “唉!真是英雄好汉,独自一人纵横无敌,陷入重围没有半分退缩。”陈星河长叹道:“哥哥走好,小弟囊中羞涩兼病魔缠身,您身边这把擎源宝剑可以帮我压制病痛,所以……”

      他挺身抱拳,没有半分犹豫,握住插在地面上的擎源剑。

      这一握可了不得,只觉得通体舒爽,太舒服了……

      “不可思议,这……这口宝剑是我的治病神药。”他欣喜若狂,抱着剑趴伏下来,闭上双眼不停深呼吸,深呼吸……

      渐渐地,生出奇怪感觉。

      明明闭着眼睛却看到亮光,而且这些亮光不停闪烁,向着某个方向绘出一条崎岖小路。

      陈星河正在思考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脚下滑了一下,于是他在小路上连滚带爬最后“跌落”。

      “啊!”

      这种经历太过离奇,吓得他连忙睁开双眼,愕然发现自己坐在一间暗室中,豆粒大小烛火在眼前晃悠,桌面上的檀香炉升起袅袅青烟。

      “这是哪里?我怎么一下子到了此地?”

      等到陈星河站起身来,吃惊地发现身量不对。

      他堂堂七尺男儿,个子还是蛮高的,可是现在凭空矮了一截,而且……

      “不对,这是怎么回事?这么老的手……”他这一激动,口中狂喷黑血,空气中明显出现一股腥臭味。

      门外有人惊呼:“大长老,您没事吧?”

      陈星河心中惶恐,强迫自己镇定。

      “哪里出问题了?有人守在门外,而且称我为大长老?这房间就我一人,总不会是在叫鬼吧?”

      “咳咳,没事……”陈星河感觉自己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所以随口说了出来。

      “弟子就在门外守候,还望大长老快快运功疗伤。”声音带着一丝急切。

      陈星河一屁股坐了下来,心头大叫:“见鬼,我怎么跑到擎源派长老沙清河身上来啦?妖魔鬼怪故事里有借尸还魂一说,难道……难道我死了?”

      想到这里,陈星河恨不得哭死。

      这也太扯了,他还不到十八岁,虽然平日里辛苦,却也是血气方刚青春年少,突然钻入这么老的皮囊,谁受得了?

      “吃亏了!吃大亏了!我不想这么老。”陈星河忽然停住思路,暗道:“不对呀!我怎么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叫沙清河,而且还是擎源派大长老?话说我的身子应该离此地不远吧?”

      “等等,这个沙清河中毒了。”

      “剧毒?”

      陈星河吓得颤颤巍巍,心中凄苦:“这也太倒霉了,借尸还魂也就算了,老也就算了,而且还中毒了,命不久矣!”

      “绝对命不久矣!不,是这老头已经一命呜呼,否则我如何借尸还魂?”

      想到这里,陈星河的面色变得铁青,嘴唇完全发紫。

      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不想死,就得自救,如何自救?

      此刻,陈星河发现自己能感知这位擎源大长老沙清河的生平,功法,以及很多杂七杂八念想。

      虽然很多东西来不及深究,可是苦修一辈子的内功拿来即用。

      “擎源派内功心法紫霄筑基神功?”

      “好复杂,要打通浑身上下三百零八处穴道,以此贯通奇经八脉和任督二脉,可以增强功力成为超一流高手。”

      “通明,阳关,浩然,玄虚。”

      “江湖高手要修四种境界,这位沙清河长老苦修一生,二十年前得到了不起机缘,这才勉强跻身于浩然境,算得上一流高手。”

      “不过到了这一步再难寸进,二十年来只能维持,紫霄真气不够醇厚,无力打通向上窍穴。”

      “即便如此,这位沙清河长老也是令各门各派忌惮不已的人物,在擎源派地位尊崇。也正是因为他不好对付,所以天梯院施诡计用剧毒废掉了老人大半功力。”

      “难怪,难怪各大门派急着进攻,原来是这位沙长老无力出战。”

      “真不要脸!居然用毒。”

      陈星河臭骂一句,赶紧运功疗伤。

      这一催发气感,顿觉体内沸腾,仿佛牵引着一条紫色大河奔流不息。

      “好强!身子骨看起来弱小,实际上随手一击便可开碑裂石。”

      “好玄功,好真气。”

      很快功行一周天,陈星河感觉体内阴寒刺骨,不停生出污浊和迟滞之感。

      “这是什么毒?怎么如此难缠……”他真不想死,哪怕成了老头也不想死翘翘。

      狂运玄功,很快又是一周天。

      然而这毒太狠,阴寒之感更强。

      这时候,陈星河转移注意力,心中大叫:“有没有药?你一个大长老,身边应该有宝药吧?”

      他集中精神去感知沙清河的一切,发现这位长老早就意识到擎源派不稳,其他门派生出种种龌鹾,所以提前把家当转移出去了,一分为三存入万宝钱庄。

      其中两份用作孙子孙女远走他乡安家费用,另外一份留给第三真传许松。

      “第三真传?”陈星河大为惊奇,这时候在脑海中看到那口擎源剑。

      “原来这口宝剑出自沙清河,乃是陪伴他走南闯北的武器,因喜爱许松这才倾囊传授,连同这口陪伴多年的宝剑一起传下。”

      “难道这就是借尸还魂的原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