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诸天那些年

    《穿越诸天那些年》

    真实VS虚幻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蟒山围场是辽西府最大的皇家围猎场,这地方算不上偏僻,就在黑水城外,但却因为平时戒备森严,外人根本不知道这地方是干什么的。

      神武营一早就派车来接,林崇温就带着朱敏一路来到这蟒山围场里。朱敏掀开车帘往外看时,发现这围场里远有山峦晴雪,近有冰皮始解。近望去时,晨光熹微,波色乍明,鳞浪层层。远看去时,鹰击长空,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朱敏心想,这辽西一带的景色不似中原秀丽,但的确有一番风起云涌的气派风格。

      车在围场里行了一阵子便停了下来。林崇温掀开车帘朝外看去,两个神武营的士兵立在车外道:“林老板,将军就在前面的龙鳞亭里,已经等候多时了。”

      林崇温于是和朱敏一起走下车,刚下车,朱敏就被士兵拦下了。一个士兵道:“林老板,将军只说要见您。”

      林崇温刚要说什么,只见从山上走下一个众人簇拥着的男人。只见他身穿猎装,头戴银冠,腰间挂着一把异形短刀,鬓发虽然斑白,却显得面色红润。不过看着他眉头紧锁的样子,似乎心事重重。

      林崇温见到这人,便拱手行礼道:“崇温参见将军。”

      朱敏此时已经退回到了车里,隔着车帘望着索穆达,心想,我以为他老成了什么样子,谁想到看上去竟然如此年轻。看来他当初生林崇温的时候,岁数不会很大。

      只见索穆达抬手屏退了周围的士兵,看了一眼林崇温问道:“车上是谁?”

      林崇温道:“回将军,这是我的一位小友。”

      索穆达道:“既然是友人,为何不下来相见?”

      朱敏这时才走下了车,对着索穆达行了一礼道:“见过将军。”

      索穆达上下打量了一番朱敏道:“难怪他们说你不近女色,原来是藏了这么个绝色的人物。”

      朱敏低着头不说话。林崇温在一旁道:“爹,您若是看上了他,想要他,我送给您就是了。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索穆达面有怒色,但是却转瞬即逝。他盯着林崇温道:“你倒是出息了不少。”说着,就背着手转身朝山丘上走去,林崇温跟了上去。朱敏则远远地跟着。

      一只猎鹰在天空上翱翔了几圈,最终落在了索穆达的手臂上,爪子上钳着一只死去的兔子。索穆达取下了兔子,抚摸着这只鹰,边走边说:“这次叫你前来,是为了和你把该说的话都说完。我这辈子做了很多后悔事,但是唯一没后悔的事就是遇到了真真,并且和她生下了你。”

      林崇温停了下来道:“爹,您看看今天大好的天景,乘兴而来,满载而归,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您确定一定要和我翻这本旧账是吗?”

      索穆达抖动手臂,将鹰重新扔向天空。他皱眉望着那鹰片刻,随后便望着林崇温道:“我知道你因为你娘的事情一直恨我。我这辈子对不起她。可你从小到大虽然不在我身边,我可曾让你受过一丁点苦了?铁兰现在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幅疯癫样,是我当时的执念作祟,但是你敢说你也问心无愧?现在错误已经铸成了,我并不想再解释什么。如今我只想知道,你要我怎么做才能原谅我?”

      林崇温怂了怂肩道:“您可以杀了我,让我不再当您儿子。或者换我杀了您。”

      索穆达听得此话,抽出了腰间的匕首,一刀砍下了手里兔子的头颅,头也不回地问道:“你就这么恨我?”

      林崇温道:“我怎么能恨您呢?就算您从没认过我,您也是我爹啊。这世上哪有儿子恨爹的道理。但我不恨您,并不代表我会原谅您。”

      索穆达把兔子的尸体挂在一旁的树枝上放着血,回头对林崇温道:“这把卢刀还是你出生那年,一个从昆仑山来的高僧送给我的。他说这把卢刀的名字叫库库里,刀柄上镶嵌有七宝天珠,是降妖除魔的法器,能斩断这世间一切孽缘与仇怨。这刀我一直都想送给你,可是没机会。”说着,他将刀上的血在袖子上蹭了蹭,收回了鞘中,递给了林崇温。

      林崇温接过了刀。刀冰冰凉凉的,比看上去要显得更沉一些。

      索穆达摊开手道:“你现在手里有刀,我没有。你要杀我,我就站在这里。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

      林崇温拔出了刀,刀锋在晨光下闪着冰冷的寒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