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医生来自未来

    《这个医生来自未来》

    琥珀的形成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剑眉鹰眼,粗犷的鼻唇,消瘦的脸颊,魁梧厚实的胸膛,铁甲披身,提偃月刀,气灭四方!一代英豪也,英姿飒爽!

      战鼓擂,英豪一马当先,手提偃月刀,左右轮杀阻挡之敌。敌主将见其势急拉马缰调头欲逃,竟被腰斩马下。敌副将见势惶恐滚落下马,跪地举刃,愿降!

      马迎落日鸣,甲借霞光晃;

      鸣晃气势盛,军人威更旺!

      疆战二十载,书长军功册;

      国家有盛世,只拜君功涨!

      ——《边疆之君》

      七八米高的朱门,门头有金边匾额楷书三个字!

      门内身穿黑铁甲领系红披风,来回踱步的正是那位英豪。

      “生了!生了!恭喜将军,贺喜将军!夫人生的是一位千金!”梳有斑白发髻的产婆喜声道贺。

      “女儿!”将军微愣,突然跪地仰天大笑起来!

      “感谢上天!我们王家终于有女儿了!哈哈哈!”

      作为看官的我,潜意识中得知:

      这位将军是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盛王。他叫王王王!这可是个很有趣很有来历的名字。‘王’姓来源于他曾祖父,由先祖帝赐予。‘王王’的重言名,是这位盛王两次立下旷世大功后,由当今皇上前后两次颁诏书赐予的。

      还有就是王家从先祖帝赐王姓至此,有一百零七个孩子降生竟无一女孩。而且王王王的一辈只剩他一人,其余全部战死沙场。

      他的大伯、二伯、三伯、四伯、父亲皆在盼儿归来的孤寂中逝去!而他已年近半百,上一战必定是他最后一次出征。

      他的大儿子王骁栋已领将守北疆。最小的儿子也已经十五岁了,再有两年必要随他哥哥征战四方。

      潜意识中他好像还有个儿子,但是又没啥有关那个儿子的信息。

      “莹莹,点点荧光,显于黑却自在闪。好名字!”王王王原本想好的是男孩的名字,想到‘莹莹’这个名字,他高兴了半晌。

      ……

      “宣盛王王王王,觐见!”宫眷的阴腔怪调却与繁雕怒彩、金碧辉煌、九开十八扇的金銮殿毫无违和感。

      王王王强有力的迈着官步,风一般吹到九五之尊丈外止。

      “臣,盛王王王王叩见陛下!”

      “平身!亲家快跟朕讲讲,这次让蛮国昆称臣于我大图,你要什么封赏?要不我再赐你一个‘王’字做名,那以后你就叫王王王王如何?”

      浓眉缝眼,朝天鼻,肥头大耳双下巴,白须紫厚唇,身后站着两个俊俏的女子为其扇着蒲扇。

      潜意识中知道,他便是当今圣上袁景顶。真是有个好爹什么都好!

      “这......”

      “不好,‘王王王王’被人误解你复姓王王就不好了,还是亲家你说吧,想要什么朕必定满足。”

      “臣......”

      “唉......我最疼爱的四公主都下嫁于你大儿子了,嫁妆黄金白银都有上百万两了!你自然不缺钱......那赏你什么好呢?”

      “臣......”

      “我想到了!

      朕,后宫妃嫔上百,子女有四十二人。而亲家发妻早逝,妾室西里......波特氏为你生女后也离你而去了。

      现在你仅有刘氏侍奉,据传刘氏年轻貌美国色天香,但伴你五载并无子嗣。

      按理说朕不该关心你的家事,但图国的王家历代将才辈出。国家强盛需开僵扩土,急需领兵将才。

      再则自古忠孝最大。无后为不孝,少后为不忠!你虽已尽孝,但尚未尽忠!

      所以朕与众大臣商议后决定选十六至二十二岁......嗯……朕看得过去的官女子二十人赐予你,当做这次立功的赏赐如何?”

      “臣......”

      “你先不要窃喜,朕赏你二十位美人自然是祝你早日忠孝两全名垂青史的!所以你一定不要辜负朕的,更是国家的期望!勤于造将,为国尽忠!”袁景顶说完就捋了捋胡子闭目自闲。

      “吾皇圣明!”文武百官皆不等王王王应答就齐齐叩首迎合袁景顶到。

      这么狗血!一代英豪竟沦为了造将机器!什么造将,就是种马的活计呗,冠冕堂皇!咦,我在事外怎么会感同身受的体会到那人的心理感官呢!难道......

      “爹!你醒了!”莺莺脆脆的小萝莉的叫声,我真切的听得了。

      辨别出是那天那个小萝莉的声音,我微微睁开眼,又见了那张俊秀的萝莉脸。

      小萝莉见我醒来,笑的很是开心。再看她嘴唇已变得粉润,也换上了多彩华丽的衣服,两条系着绒花的小辫荡来荡去的让我难以捕捉。

      “莹......莹!”猜测她就是‘我’的女儿,生怕叫错就迟疑的喊到。

      只见那小萝莉开心的笑容瞬间消散了,她又哭了起来,一米四高的小身板跪没在床边。

      “爹!虫儿知道错了,你要打我就打吧!”

      什么跟什么啊!虫儿?弄得我一头雾水。我抬起头想安慰她,却只看见两个水嫩水嫩的小手掌,掌心向上举着。

      小萝莉像是怕极了,一直低着头有些哭声。

      我去,有这么严重吗?我也没做什么呀,就是喊了“莹莹”吧。

      “你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该受什么惩罚吗?”

      虽然听到小萝莉委屈的哭声我心有不忍。可想到那利刃上泛起的生硬光泽,我感觉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时,还是不要暴露自己的存在为好!

      既然小萝莉叫我爹爹,那我就做她爹爹吧。智商还在线的我,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王王王生前怎样,我还是要保持原样的,虽然不知道他该怎样。

      “我不该打扰爹爹休息。以前爹爹每次叫我‘莹儿’都会打我手掌一下。今日爹爹叫我莹莹岂不是要打我两下。

      一个手掌怕疼,午饭后还要跟三娘学绣花,爹爹就一个手掌打一下吧。”

      小萝莉就是王莹莹!我看着王莹莹抬起圆圆的小脑袋带着哭腔说完话,又见古灵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像是在问我是否同意她的提议。

      喔......叫个名字都能吓成这样,看来王家家教严格的很呢!也就不难怪王家会将才辈出了。

      我无语的摇了摇头,微笑着提起手,噗噗!轻轻在两个小手掌上拍了两下。

      “爹爹不该如此宽纵虫儿,每次爹爹罚虫儿都会讲家训: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过,不讲!则自甘堕落,非王家人能为;有过,讲明不罚,则长者坏王家传承;有过,罚而不重,则幼儿不惧,损长者威,论其效果不如不罚;有过,罚而过重,伤幼儿身心,则背离本心;罚幼非补已损害的,而止损害于未来。所以长者应要明白控制处罚量级’。

      虫儿刚才并不觉得疼,应当是爹爹宽纵虫儿,处罚过轻!虫儿没有害怕再次被罚,其效果不如不罚,进而坏了王家家教传承,那虫儿的过错就大了。”王莹莹粉嫩的小嘴,巴巴的说道。她也从未收回那两只水嫩的小手。

      我去!这么复杂!

      望着十二三岁的王莹莹竟能如此详记遵守家训,我感觉到了这里危机四伏!

      这么小的王莹莹就要有过必罚,罚还必重,那他家大人呢!我又想起那日手拿短剑的妇人!我清楚记得她的神态,像是我只要稍有异常,她就会拔剑刺我一样。

      这可难办了!我想动动脚却感觉脚根本不听使唤。哎呀!我想逃走也是不行的。我还是干脆装聋作哑吧,这样不至于不清不楚的就一命呜呼了!

      “爹爹我......刚醒来,手还不听使唤,并没有要宽纵你,来!重新罚过。”我感觉王莹莹年龄还小,也没感觉出她有多大的疑心。所以我觉得跟她说话应该没有什么风险。想来我能活到现在还要谢谢她的。

      啪!啪!

      “谢谢爹爹,虫儿以后不敢打搅爹爹休息了。”王莹莹收回印红的手掌,在身上边搓手掌边小声说到。

      “虫儿,爹爹累了,你出去玩吧。”从王莹莹身上就获得那么多震惊,我脑子里一片乱,只想静静了。

      “好!虫儿这就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