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辞秋

    《花辞秋》

    第三十九节克尔苏加德来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卫宛之抱怨道,“都怪你不给我联系方式,我就只能在这里等你。”

      夜天啸微皱眉头,手提着长剑,站在门前看着她道,“天色以晚,我送你回去吧?”

      到了嘴边的话卫宛之一下说不出口,只是看着他。

      这感情的事情真的没任何道理,她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却早已为他心动了。

      夜天啸不作多想,收起长剑走了过来。

      卫宛之直接跑了过去,一把保住了他。她想要触碰看看,这是不是真的他,她竟然有点患得患失。

      卫宛之喊道,“我想你了。”

      夜天啸微怔,温暖的身体隔着衣服接触只有一刻,卫宛之就被夜天啸拉了出来。

      他皱眉看向卫宛之道,“你这是怎么了?又被人欺负了?”

      卫宛之干笑了一下,忍不住的看向他的眼睛,他的黑色的眼眸里只有她的影子。

      她再次伸手说道,“就让我抱一下。”

      夜天啸却抵住她的额头,无奈道,“不要胡闹了,男女有别。”

      卫宛之苦涩一笑,“我想你了,我有很多的话想要对你说?”

      夜天啸道,“你一个小姑娘半夜跑出来,太危险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两声想念,他都没有正面回答,只有搪塞。

      卫宛之看着他正经的目光,无端的失望。她盯着他的眼睛道,“我今日来,是因为我被皇上赐婚了。”

      卫宛之接着说道,“可是我不想同那人成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夜天啸坐下去的动作微微一顿,稍瞬即逝。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剑,平静道,“我也听说了,你为什么不想成婚?这人同那盛思元不一样,是个不错的人,同你挺相配的,对你也好,是个良配。”

      卫宛之微微一怔,她有点恼怒,这人怎么不明白她来的意思,还是在装傻。

      卫宛之也坐了下去,看着他说道,“可是我喜欢你。”

      卫宛之两世第一次告白,她说的果断,其实心中乱跳。她感觉全身都在发热,她期待的看着他的回答。

      夜天啸握着剑的手微微用力,手指开始发白。

      卫宛之看他这反应,他对她也有一点心动吧?

      于是她试探的说道,“我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不如以身相许吧?”

      夜天啸长叹一口气,终于看向了她。只是他带着面罩,看不见表情。

      夜天啸缓缓摇了摇头,淡淡道,“多谢姑娘重爱,只是夜某配不上你。”

      卫宛之胸中一滞,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揪了一下,连呼吸都是痛的。

      她不想放弃,急忙又说道,“我觉得很配啊,郎才女貌。”

      夜天啸确陷入了沉默,眼里是无声的拒绝。

      卫宛之尴尬的笑了笑,又说道,“你是不是因为身份的原因?”

      她便又解释道:“身份只是枷锁,若你原意,我可以舍弃这枷锁。我可以放弃现在的一切,身份,钱财,与我都是身外之事,我只愿与你浪迹天涯。”

      她紧张到呼吸停止的看着夜天啸,平时冷静无比的她,此时脑子里只有他。

      夜天啸深深的看卫宛之一眼,叹道,“可我,还是更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

      他再次拒绝了她,屋内一片安静,只有烛火在轻轻的摇曳。

      桌旁围坐两人,一时沉默,屋内只有烛火灯芯燃烧的噼啪声。

      卫宛之未想到他会拒绝的如此的干净利落,她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眼睛模糊。

      从前受了重伤她都没有哭过,这一次她却有点忍不住。

      卫宛之暗自擦了擦眼角,一定是这个破身体,太过敏感了。

      夜天啸坐在那里,像尊神像,气氛即尴尬又诡异,更静得让卫宛之有些抓狂。

      她直接追问道:“你一直没有回应我,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她从不喜欢遮遮掩掩,更不喜欢猜来猜去。

      她只知道,既然自己爱了,就不要让她自己后悔,若他真的无意于她,那她也定不纠缠。

      既然不能两情相悦,也可相望于江湖。

      夜天啸依旧是沉默。

      卫宛之吐出了一口浊气,闭上眼睛又睁开问道,“莫非,你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

      他本是坐得端正,可听了卫宛之这话时,却几不可查的动了一下,似心虚,又似隐忍。

      卫宛之终于确定了,原来这是一场只有她一人心动的暗恋。

      她苦笑的站了起来,她平时自诩潇洒,她想要笑笑,同他说个什么。

      可是,眼前越来越模糊,啪嗒一声,眼泪落在了地上。

      夜天啸的手指动了动,却没有抬头看她。

      卫宛之还是失望了,她缓缓的走到门口,看了他一眼,踏入了夜色。

      眼泪像是珍珠一样,一颗一颗落下,却也只能掩盖在尘土之中。

      卫宛之离开了,夜天啸才抬起了头。他默默的看着夜色,直到她的身影看不见。

      桌子上还有一滴水,那是她的眼泪。

      夜天啸一直知道她的坚强,以为她不会哭。

      只是,这一次他还是让她失望了。他面无表情的用手擦去泪水,眼中光芒涌动,紧攥的拳头让他的指骨更加分明。

      小屋内烛火熄灭,就像没有人来过。

      卫宛之都不知道自己这样能哭,眼泪怎么擦都停不下来。

      这个破身体,她忍不住的骂道。

      借着月光她能看见周围,她一边走着一边回头。

      可一路上,她却形单影孤,那个人并没有追来。

      既然这样,那便就此死了这条心吧!

      努力擦干眼泪,拍着自己的荷包,寻了一家酒馆就进了去。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她告诉自己,只放纵这一次,之后,她要活好以后的每一天。

      只是,她此后的每一天里,只有她自己。

      “这位小姐有什么吩咐。”小二未想到今日遇见一位如此的美丽女子。

      “给我弄个包厢。”卫宛之红着眼睛吩咐道,她从来不在外人面前哭。

      “好咧。”小二立刻给她引进了包间,“那小姐要什么?”

      卫宛之冷笑一声,“当然是酒,把最烈的给本小姐端上来。”

      小二退了下去,微微摇了摇头,感叹倒,这定是哪家公子伤了这漂亮小姐的心,方才让这小姐出来买醉。

      那世家公子是不是傻,这么漂亮的小姐,还忍心去伤害。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