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在侧花满堂

    《美人在侧花满堂》

    关于最近更新的问题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刘飞尘听了地母王娘娘的话后,对那红衣女子说:等我们过了十二湾,爬上中坳,再去地域怎么样?

      红衣女子面露难色,迟疑道:十二湾的每道湾皆为阴,我现在是阴人了,必须得从阴处去阴域,占阳的地方,我去不了,阳地不会敞开地域之门的。

      他明白了还有这样的套门,自己也真是孤陋寡闻了。停了不久,他又问道:我是阳间之人,必须要从阳处入地域了。那也不是哟,凡是阳间之人,得到了道士之类高人的指点,他们随处可入,上可揽月,下可五洋捉鳖。

      刘飞尘听起来,双臂像插上了翅膀,也就是说自己不再是从前只会读《四书五经》之人了,自己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了。

      红衣女人善于察眼观色,她见到他脸上漾溢着喜气,便也开朗了起来,对刘飞尘说:我生前也是一位书香门第之一,只是一堂伯在外做官,得罪了朝庭奸臣,被治罪流放去海南,途径琼州海峡,遇飓风沉船身亡。此事并不被奸臣们放过,他们又派人彻底追查我们一家,从家中抄到了堂叔与家人往来的书信,以此治罪于我们。我迫不得己连夜逃往古昆仑山,嫁给了一位樵夫。

      刘飞尘想起自己的身世与红衣女子相比较,至少没有她那么大的波折。他叹息了一声,又对她说:我与你也摊得上是同是天涯沦落人。

      那红衣女子叫刘飞尘说说自己的波折。她说后,马上又时刘飞尘说:我们到那个山窝里去叙说吧!

      ……

      刘飞尘叙说道:我十六年那年去乡试的途中遇到一位知书达礼的女子。俩人一见钟情,只是她的父母不同意,认为我是古昆仑山中的一个穷户人家的读书之人,况且功名还没有眉头。他们要将她嫁于一户豪门。等我考完回家经过她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她被嫁人了。我经打听,又痴情的走到他婆家附近再次打探消息。她因为永久不能伤害我,不从他夫君之意,被夫君一顿暴打,逐出家门。她处于两难之境后,选择了削发为尼。

      那她后来呢?红衣女子焦急的问。

      我考上秀才后,本地几个大户人家想请我做私塾先生,被我婉言谢绝了,我出家四处探听她的下落,古昆仑山附近有寺庙的地方我都一个不落的找了,就是不见她的人影子。

      再后来呢?红衣女子忧心忡忡的问。

      再后来,我就放弃了寻找,回到云雾山村,做起了私塾先生,一年后成了家。

      那姐姐真可怜!要是以后找到她就好!红衣女子落泪了说道。

      刘飞尘透过树罅,看了一丝天空,说:时候不早了,以后有机缘,我们再聊吧!快快去地域吧!

      俩人很快到了阴域之门,两位把守大门的阴兵,神色凝重,面无表情,开始还把刘飞尘吓了一跳。

      红衣女子悄悄地对他说:阴域里的人都是这么样的表情,因为他(她)们留恋阳间的生活,舍不得离开自己的亲人,所以他(她)们个个都是冷若冰霜之人。

      红衣女子说完,她从怀里取出一块渡牒(相当于通行证,一个阴人只要出示此牒,可带三人进到阴城。),递给一位高一点的阴兵看了一下。那阴兵阴阳怪气的说:他是阳人,怎么随意进阴城呢?

      红衣女子趁此时无别人之机,很快的给他俩各塞了一块白晃晃的银元。

      一阴兵说:我俩在阴域拿着无处使用呀!

      另一位阴兵也这么附和了一句。

      红衣女子反应特别快,她神秘的说:你们收藏好,以后转轮王批了你俩人投胎人间,不就有用了吗?我前些日听阴域一异士说过,只要把阳间当朝使用的货币朝东方一照,就可以在阴域看到自己阳间的亲人;若是朝着西方一照,阴人可以见到自己死去的亲人……

      两个阴兵半信半疑。互相对视了一下,让刘飞尘进了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