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啊

    《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啊》

    炼体媒介五道黑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水面下,

      木原憋了好久,

      险些笑出了“朱叫”。

      海水平平无奇,木原也没施展任何法术。

      甚至于慕容左刚下水的时候,木原还与他对视一笑,打了个招呼。

      但慕容左却没有半点单枪匹马冲上前的念头。

      他只是瞥见了水下的木原,便灵活地表演了一出“水中有诈”的戏码。

      而后,

      他就浮上来了。

      再然后,就和自家兄弟讲了“辟水宝珠”之事。

      辟水宝珠也不是什么稀罕的物件,木原身上就有,还不止一枚。

      但却是鲜少用到之物。

      修士不论灵根是何种秉性,都能修行辟水的术法。

      只不过寻常时候辟水咒单纯用来下水还是绰绰有余,若要论起水下斗法,还是有一枚辟水宝珠要来的保险。

      毕竟,真气之斗,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可能就是因为小小的一部分供给在辟水咒上的真气储量,从而导致了一场斗法的攻守易位甚至胜负扭转。

      慕容左相当“谨慎”,与他先前的鲁莽行为判若两人。

      此时,

      慕容左已然飞远。

      海面上独剩下慕容右一人。

      木原心想:“莫非是我的机会来了?”

      前身的记忆里头对于慕容兄弟不屑一顾,基本将慕容兄弟二人与“废物”划了等号。

      由此可见,这慕容兄弟顶多算是精英怪。

      而现在凭着木原的“足智多谋”,精英怪还落单了!

      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扑啦啦——

      海水四溅。

      木原从水底跃了出来。

      他没有趁手的本命法宝,只是从储物袋里头随意取了一件上乘的灵器。

      那是一柄三叉戟模样的灵器。

      励志于成为“海王”的木原觉得颇合他心意,握在手中也是趁手得很。

      “呔!”木原大喝,“背信小人也敢偷袭于我?”

      “宝出!”

      “疾!”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

      慕容右看呆了,心道:“这木老贼疯了不成,以前他追杀我兄弟二人之时,可是从不多说废话的,难不成他修成了什么厉害的新术法?”

      木原确实“疯”了。

      难得撞见大敌,木原入戏了。

      他逼逼叨了一大串的咒语,其实有用的只有一个“疾”字,其他的不是虚张声势之用,就是他想试试前世的“咒语”管不管用。

      事实证明,大威天龙可能还在另外的世界打盹,世尊菩萨也可能不管修真界的事情。

      他一套花里胡哨的操作,也仅仅只是把手中的三叉戟抛了出去。

      唰——

      木原前身留下的底子厚实得很,尽管他不会厉害的术法,光靠着前身留下的磅礴真气,便足以赋予三叉戟灵器披坚执锐之能。

      修真界里的法器、灵器、法宝之流,有着诸多共通之处。

      比如说一件极品灵器,可能是因为炼制手法精湛,而受限于灵材本身,是故炼制的成品只是一件极品灵器。

      反之,一件极品灵器本身炼制的材料奢华豪富,却受累于炼制者的水平有限,只能炼制成一件极品灵器,而做不成一件金丹修士所用的法宝。

      木原前身在金丹期修士中间也算是名列前茅之辈。

      随身收藏的灵器自然有其突出之处,木原随手取出的三叉戟灵器便属于后者。

      本身材质足够,却受限于炼制水平而堪堪只能算作一件灵器。

      这般极品灵器的厉害之处便在于,其本身具有击穿金丹修士防御的可能,因为其材质本身便是准备用来炼制法宝所用。

      而木原恰恰得到了应有的效果。

      慕容右悬于海面之上。

      骤然睹见木原穿出海面,他心中也是一惊。

      惊归惊,但他毕竟手中拿着完整的本命法宝“乾坤圈”,心中亦然有着与木原一搏的底气。

      岂料,

      木原一反先前话痨的姿态。

      一句话不说便是将三叉戟灵器当做箭矢射飞了过来。

      再加上木原心中紧张,体内真气使起来也不知道分寸,真气寄在三叉戟上的量明显偏多。

      得到的效果亦然显著。

      比起方才慕容左的“法宝火球”,木原掷出的小小灵器却同样有着别样的威力。

      噗——

      三叉戟灵器贯穿了慕容右的胸膛,后者登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原本,慕容右只需将自己的本命法宝抵在胸前,凭借法宝之威不说轻松化解木原“莽夫”般的攻势,至少也能卸去大半威力。

      但事实上,

      慕容右一瞅见三叉戟灵器袭来,便想起了百余年前被木原前身支配的恐惧。

      那是一种你无论怎么反抗都无济于事的失落感。

      慕容右永远也忘不了那些天发生的事情,好像面对木原的时候除了逃,别无他法。

      是故,他有些呆滞了。

      这一停顿的功夫,左胸膛便被三叉戟灵器轻松贯穿。

      夫战,勇气也。

      慕容右怯了!

      所以他落了下乘,陷入了颓势。

      他的脸色愈发煞白,嘴角隐隐渗出血迹。

      丹田真气变得虚浮,眼神也开始不自信起来。

      不远处,

      某片白云之后。

      慕容左并未走远,他早已料到木原不可能会是如此孱弱。

      他也深深地记得以前被木原前身支配的恐惧。

      无奈,

      一者财帛动人心,二者家仇不可忘。

      两相权衡,他们兄弟二人便硬着头皮扛下了所有。

      此前,木原亲自来虹叶岛何谈之际,二人便有退缩之意,所以就答应了木原和解的请求。

      之后又被李氏的几个筑基长老哄骗,说什么木氏老祖重伤待死,如今只是狐假虎威。

      慕容左当真想回去给那几个李氏长老一人来上那么一下!

      木老贼这样子,像是垂垂待死的模样么?

      难道我弟弟是睿智,轻易便让木老贼贯穿自己的左胸膛么?

      一定是木老贼一边挥斥灵器之际,一边朝着自己的蠢弟弟施展了幻术,令他无暇顾及眼前的攻势。

      否则,如此单一甚至有些蠢笨的攻势,慕容右岂会招架不住?

      细细一想,似乎很有道理。

      慕容左心中默默将李氏的筑基长老打杀了千遍万遍。

      另一边,

      木原也是诧异得很。

      自己居然得手了,还将那人给重伤了?

      “???”

      木原一脸的黑人问号。

      是自己太强了?还是对面太弱了?

      他不得而知。

      但是木原不会放过这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唰唰唰——

      三簇锋利的木矢如风飞过。

      噗——

      慕容右再次吐血三升。

      作为木原为数不多学会的术法,“木矢术”虽然结印简单,却对修士的真气质量要求颇高。

      同样是因为前身留下的丰厚底子。

      木原使出的“木矢术”威力远胜同阶。

      不得不说,金丹期的体质确实很好。

      若是寻常的凡人吐了这么多血,早已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慕容右不一样,

      他虽然被木原击穿了胸膛,又被三枚木矢连补了三下。

      血吐得越来越多,他也是仅仅脸色变得更白而已。

      眼瞅着木原没有停手的意思,慕容右也是矜持不住了。

      他取出一枚靛蓝色的符箓,真气一动便将其燃成灰烬。

      这是慕容兄弟之间特有的传讯符箓,只要离得不是千里之远,相互传讯只需半盏茶的功夫。

      “兄长,木老贼假意不敌,实乃暗藏杀机,速来救我!”

      慕容右传音刚出,慕容左那边也是很快答话。

      “兄弟,你再坚持一二。这厮商家忒得黑心,竟欲讹我灵石,且稍待片刻,辟水宝珠即刻就来。”

      传音完毕,慕容左便是头也不回地溜走了。

      他相信自己的弟弟有实力活下去!

      这也是慕容兄弟一贯的默契。

      昔日木原追杀慕容兄弟二人时,便是弟弟慕容右抛下哥哥慕容左独自逃生。

      方才有二人的今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