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爷,宠妻请节制!

    《九爷,宠妻请节制!》

    秘密基地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我今天不办喜事!江公子请回吧!”

      刘长文毫不客气,说完就要回去。

      江云凡也怒了,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刘长文这么不给面子,已经是在刻意打脸了。

      江云凡怒道:“刘长文!我给你个面子喊你一声刘公子,想当年你叔父也算是名满华阳县,却不料会有你这么个不肖子孙!”

      “江云凡!”刘长文丝毫不惧,喝倒:“我给你个面子也称你一声江公子,你真以为我刘长文怕你吗?”

      江云凡火起,怒道:“刘长文,这王家闺女从小就与你定了娃娃亲,可你呢?你叔父飞黄腾达之后,你竞对其不闻不问,三年前婚期就已经到了,那时你为何不娶?”

      “本公子愿意!我愿意什么时候娶就什么时候娶!我若不想娶,那就不娶。就算她就守活寡也是她自己的事,跟我有何关系?”刘长文不屑的看了一眼江云凡。

      江云凡眼中出现一丝冷芒,道:“可现在为什么又突然娶了?”

      “还是那句话,我乐意!你管得着么?”刘长文冷笑道:“这贱女生来就是不祥之人,当天就克死了她母亲,如今嫁人居然还能喜遇丧!谁知道娶了她,什么时候会克死我?”

      刘长文越说觉得自己越有理,道:“我只不过是不娶了而已,又没把聘礼要回来,全当做本公子施舍给她的补偿罢了,此后她与我再无关系!”

      刘长文这一席话,可是将两个村子的人都说怒了,就连街坊邻居也对他横眉冷对。

      “你自己挑的日子,跟人家姑娘有何干系?”

      “就是!三年前就到了婚约之期,你生生拖了那姑娘三年!人家不跟你计较,现在还要拖人家一辈子?”

      “太无情了,人家姑娘除了家里穷点,哪点不好了?配你还不绰绰有余?”

      刘长文冷声道:“一个乡下贱女,娶进门来也是糟蹋粮食,要之何用?”

      江云凡被气得够呛,问道:“你下了多少聘礼?”

      刘长文大笑一声,不屑道:“娶一个乡下贱女还能下多少聘礼?5两银子足矣!”

      江云凡也笑了起来,眼中透着丝丝冷光,问道:“买一个乡下贱女要五两银子,那不知道刘公子值多少银子?”

      江云凡这话问的很巧妙。

      刘长文说的是娶女子5两银子,江云凡问的是买女子5两银子。

      刘长文大笑道:“我值多少?哈哈哈,本公子最起码值1000两!”

      “好啊!哈哈哈哈!好得很,好得很!”躲在后面一直没吭声的孙浩大笑了起来。

      孙浩可是京城的公子哥,这种事见得最多。但能遇到这么无情的人,还真是平生头一遭。

      孙浩掏出来一个钱袋扔了出去,道:“这是两千两白银!都是你的了。”

      刘长文慌忙捡起钱袋,脸有喜色,他虽然家境富裕,却也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这可是足足2000两白银!

      可是孙浩的下一句话却让刘长文跌入深渊。

      孙浩冷笑:“你的命,本公子买了!”

      “好!”一声叫好,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喊道。

      这一喊不要紧,人群可就炸了锅了。

      “对!买了他的命!”

      “此等负心之人,就该用他的方法来办他!”

      “孙公子好样的!”

      刘长文傻了,惊得连连后退,被门槛绊了一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刘长文就算是再傻也想到了,江云凡问他,他值多少银子,是在给他下套了。

      江云凡笑道:“恭喜刘公子认孙公子为主,这价钱可是你自己开的,孙公子更是加倍给了你卖身银子,不能反悔呦!”

      刘长文看着面带微笑的江云凡和孙浩,仿佛看到了地狱中的恶魔拉着他一步一步走进深渊。

      “不不不!我说错了,我至少得值一万两!”刘长文慌忙把钱袋子扔了出来。

      孙浩笑了笑,一摆手,一个护卫又扔进去一个钱袋。

      “这是一万两,你新开的价钱本公子依然同意,那两千两你可以留着挑个好棺材。现在你的命依然是我的。”孙浩豪气顿生,问道:“你们大伙都看到了吧?他现在是本公子的家仆了对吧?”

      “对!刘长文把自己卖了!”

      “没错!刘长文从此以后就是孙公子手下的一条狗!”

      “我们大伙都看见了,愿意为孙公子作证。”

      “不不不!”刘长文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声道:“我没有去牙坊(买卖奴隶,丫鬟的地方),也没有要卖身,官府也没有文书,你们不能这样做!”

      “呵呵呵呵!”一声娇笑传来,只见人群中走出来一个绿衣女子,笑道:“哎呦!刘公子,您之前来我们牙坊时候,那可是已经同意了啊!这不是今天赶巧了,我就把买家孙公子带来了。”

      “你胡说!我没去过牙坊!更不认识你!”刘长文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刘公子说笑了,我就是牙坊的牙婆,您昨天还来求我来的。”那绿衣女子笑的很吓人。

      江云凡又笑了,这笑容落在刘长文眼中像是地狱的魔鬼一般,怒吼着要将他撕碎。

      那女子哪是什么牙婆?

      那绿衣女子是小关村里王姑娘的亲姑姑!这是看大侄女命苦,嫁不出去,到这报仇来了!

      刘长文的话,实在是太过分了,惹了众怒,不然也不至于一大群人都在作伪证!

      江云凡嘴角带笑,对着身后的衙役使了个眼色。

      一个捕快上前笑道:“刘公子,您昨天来衙门要求把自己编入奴籍的事情,我已经给你办好了,文书下午就给你送来。”

      刘长文瞬间流了一头大汗,急声说道:“不!这不是真的!我没有要入奴籍!”

      孙浩大笑一声,缓缓开口:“有牙坊的牙婆在此,官府的人作证,还有这么多目击证人,他现在的命归本公子了,大家都没意见吧?”

      “没意见!”

      “他就是孙公子的家仆!”

      孙浩大笑一声,对着身后道:“先废了他!”

      “是!”四个护卫应道。

      四个护卫直接向坐在地上的刘长文冲去。

      刘长文吓傻了,呆呆的坐在原地。

      四个护卫身法极快,最强壮的那个飞起一脚,直奔刘长文胯下。

      “嗷~”刘长文吃痛,惨嚎了出来。

      这!鸡飞蛋打啊!

      在场的男子,包括江云凡和孙浩都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胯下。

      一众男子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刘长文家中,被人抬出来一个老者,这老者开口喊道:“且慢!我儿子是秀才,不可能入奴籍,我这个当爹的不卖他,他就不能被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