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极致宠

    《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极致宠》

    腾蛇小队混子说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感应到那股压力,陈少捷心头猛地一跳,一下子悬了起来。

      他连忙把锦儿抱在怀里搓揉起来。

      “公子……轻些,疼……”

      锦儿低低的呻吟着。

      陈少捷也没有放轻,他觉得自己都有点条件反射了。

      那股压力一来,他心里的压力也立马跟着来了,然后手上忍不住用力……就挺变态的。

      那股压力来回在车队中扫荡,陈少捷感觉自己从没试过像这一刻这么危险。

      他抱着锦儿的身体,直接把人剥成了小羊羔,脸就深深的埋在一片雪白之中,让人没办法看到他的脸。

      锦儿动情无比的又叫起了“心肝儿”、“小肉肉”,为了能够被赎身,她也是半推半就的豁出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股压力才涣然消散。

      雾草……

      终于走了!

      陈少捷好像脱力一样,瘫在锦儿的身上。

      这么弄简直要命,一不小心就要死人。

      不过他自觉这一次终于是安全了,那青衣人应该已经放过车队。

      经过这一次,陈少捷觉得自己以后一定要多备几张敛息符,这简直就是保命必备的资源。

      锦儿不知道陈少捷为什么停了下来,她正有点不上不下,忍不住偷偷朝着陈少捷的身体瞄了一眼。

      她发现,唐公子并不是因为受伤不行了,这明明还很硬朗,可却偏偏停了下来,真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公子……”

      “别吵,让我睡一下!”

      陈少捷直接闭上眼睛,躺在舒服的马车内,睡了过去。

      锦儿一身香汗淋漓,难受得紧,呆呆的看着陈少捷很快陷入酣睡,有点不知所措。

      从这之后,陈少捷再也没有碰锦儿,一路上只和锦儿说话,好像完全看不到人家姑娘眼底的幽怨。

      车队走了三天后,陈少捷身上的敛息符终于彻底失去效用。

      这天正走在一片山林间,突然,陈少捷又感应到了一股压力从前而降,落在车队上。

      “又来了,这次死定了!”

      陈少捷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本来还以为逃过去,可没想到人家居然还冤魂不散。

      而且,这时候他的身上已经没有敛息符起作用了,换句话也就是说,他已经藏不住了。

      一瞬之间——

      他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一张遁行符扣在手上,然后跳下马车,准备跑一段再说。

      可还没激活遁行符,就听见有人叫了一声:“少捷。”

      是师父……

      陈少捷怔了一怔,那道叫他的声音明明是师父公玉晚晴的声音。

      他停了下来,抬头张望。

      “嗖……”

      只见天上剑光一闪,一道人影很快落下,出现在他面前。

      紧接着,陈少捷就看到了公玉晚晴的脸,那张脸上充满了惊喜。

      “师父!”

      陈少捷也惊喜交加,本来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来的却是师父,这下总算安全了。

      车队之中,很多人都看到公玉晚晴飞来的一幕,一个个都看向了这边,好些人甚至都跪拜了下来,口称“仙师”。

      公玉晚晴看也没看那些人,目光只盯着陈少捷身上:“你受伤了?”

      “我没受伤。”

      陈少捷摇摇头,解释道:“只是多用了几张遁行符,所以身体有些虚,不过已经吃过您给的伤药,便要好了。”

      公玉晚晴闻言显然松了口气:“只要人没事就好了。”

      微微顿了顿:“走,我们回山去。”

      陈少捷想了想,说道:“师父,您稍等。”

      说完,他转身走回到马车前,面向把脑袋探出来张望的锦儿说:“锦儿姑娘,先前向你撒了个小谎,我家并不在仐北城,只是被人追杀,所以才要去仐北城的。

      现在我师父来接我走了,我们就此作别。

      这里有些银两,算是答谢姑娘护送我的酬劳。”

      说完,他从储物手镯里掏出八锭银元宝,放在锦儿的手里,然后也不管锦儿怎么反应,转身走回到公玉晚晴身边:“师父,可以了。”

      公玉晚晴看了锦儿一眼,一把抓住徒弟,手捏剑诀,立即化作一道剑芒,一直朝着青禹山的方向飞去。

      见到剑芒飞走,车队的人又再拜服,嘴里说着:“恭送仙师!”

      而锦儿也痴痴的看着剑芒消散的方向,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心中只是在想:“唐公子他……他竟然是仙师!”

      ……

      公玉晚晴带着徒弟直接回到玉晚居。

      陈少捷一落地后,立即就问:“师父,银龙师兄现在如何了?”

      “他陨落了!”

      公玉晚晴沉声应了一句,又问:“你究竟是如何逃出来的,细细与我说一遍。”

      真的死了……

      陈少捷听见银龙真人的死讯,虽然已经早有准备,可是心头还是猛地堵了一下,难受得不行。

      好一会儿后,他才回过神来,没有回答公玉晚晴的问话,又确认的问了一句:“银龙师兄他真的……嗯,真的陨落了?”

      公玉晚晴看了一眼徒弟的神色,眼中流露出一丝柔和之色:“莫要说他了,你先和为师说一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又是如何逃出来的。”

      陈少捷长长的吐了一口闷气,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把自己去了银牙冰湖之后发生的事情,很详细的和师父说了一遍。

      这其中,只省去了自己在ji院的荒唐举动,其他的过程全都保持着原汁原味。

      “如此说,那人是冲着你去的?”

      公玉晚晴听完徒弟的讲述后,若有所思的问道:“他一直追着你?”

      陈少捷点点头:“肯定是的,若非如此他怎么会出现槿阳城?”

      略一沉吟,他又接着说:“当时我和邢南峰师兄、吴紫涵师姐一起逃出来的,那个内奸不追他们,只追我一个,还不能说明他是冲着我的吗?其实想弄清楚这事儿也很简单,只要查一查荥经和荥家村是不是有关系,就应该能弄清楚了……嗯,我觉得这里面一定藏着一个什么很重要的秘密,否则那内奸也没必要去屠杀整条荥家村了。”

      公玉晚晴思索了片刻,说道:“邢南峰和吴紫涵已经回来了,我已问过他们关于你的消息,他们所说的和你说的一般无异。”

      稍一停顿,她又说:“走,你随我去见你掌门师叔,你把知道的事情如实禀告,其他的自有你掌门师叔去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