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败给了柴米油盐

    《初恋败给了柴米油盐》

    奸臣妖妃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天启六十六年十月十日;

      朱由校二人终于到了天罡宗宗门前,在这一个月之中,朱由校通过勾连气运紫龙,告诉了张嫣等人他们没事。

      天罡宗所在的岛屿不是很大,只有大明位面陆地的面积一半。

      依附于天罡宗的几十个中小势力都分布得不是很远,但是天罡宗还是与每个势力都布置了传送阵。

      乱星海每次兽潮的时候,这些中小势力根本无法抵挡,只能求助天罡宗,如果不布置传送阵,等天罡宗人来了,黄花菜都凉了。

      天罡宗的宗门建筑群与天星殿比起来差了不止一点两点,不过也算是繁华,岛上除了天星宗的宗门以外,还有许多散修以及没有修为的凡人。

      城池也有许多,但是论起繁华程度,还是远不及天星岛,但是朱由校也很满意了,宛然把天罡岛当成了自己的领土。

      两个元婴期的修士来到了天罡宗宗门外,天罡宗的人自然有所察觉,一个金丹后期九层巅峰的修士出来迎接,不卑不亢的问道:

      “不知前辈来我天罡宗有何要事?”

      显然这个金丹后期的修士不认识原妙音宫宫主安妙依,更别说朱由校了。

      “朕来接收此地,朕宣布,天罡岛现在归大明了”

      朱由校一字一顿的说道。

      金丹后期修士听到朱由校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冷声道:

      “前辈是在开玩笑?两位前辈一个元婴初期一个元婴中期在我们天罡岛还不够看,我们天罡岛…”

      话还没说完,朱由校就直接一道剑气把这个金丹后期九层的修士斩了,顺手收过储物袋,打开一看,只有十多万下品灵石,一两件法宝,其他丹药材料若干。

      朱由校撇了撇嘴,嫌弃的神色溢于言表,金丹期修士还是没元婴期修士身家丰厚啊,还是得多杀元婴期修士。

      这位金丹后期修士的死显然惊动了天罡宗元婴后期的修士,暴怒的声音远远传来,

      “找死!”

      一个灰色长袍的老人缓缓从天罡宗无数宫殿群飞出来,怒声道:

      “是你杀了我徒儿?”

      嚯,原来是这老家伙的徒弟,怪不得如此暴怒,朱由校戏谑道:

      “正是朕,不仅你徒儿要死,你也要去陪你徒儿,你们天罡宗全部都要去陪你们宗主”

      “宗主也是你杀的?就凭你个元婴初期的修士?”灰袍老者一脸不信,但是也如临大敌,宗主的死,他们早就知道了。

      命牌破碎,他们本来也不相信,乱星海能杀杨周子的也就只有那几位了,人族修士肯定不会下杀手,毕竟杨周子平时都没有得罪过天星殿的人,天星殿肯定不会出手。

      这里面还有个原因就是杨周子有希望晋级化神,未来天星殿的化神强者走了以后,庇护人族的重任肯定要交给后人。

      灰袍老者认为宗主的死与妖族化神有关系,毕竟杨周子可是带了三个元婴期的修士随同,怎么可能一下子全死了。

      或者说眼前的修士难道隐藏了修为,其实是个化神老怪?

      朱由校哪里管灰袍老者什么想法,直接祭出飞剑,一道‘剑荡八荒’的剑气直逼老者,

      隔着几百里之外的灰袍老者哪里能感受不到这剑气的威力,反应也不慢,祭出龟壳形防御法宝抵挡的同时,手中古篮子形状法宝也不慢,朝着朱由校驶来。

      朱由校冷哼一声,周围剑气纵横,施展出自己最强一击,漫天的剑气宛如排山倒海般,又犹如奔流不息的滔滔大江,一泻千里。

      恐怖的剑气也让天罡岛修士大惊,之前的大战早就惊动他们了,本以为这个元婴初期的修士会被灰袍老者一招秒掉,哪里知道这元婴初期修士是扮猪吃虎,战力恐怖如斯。

      灰袍老者也是大惊,这简直不是一个元婴初期剑修应该爆发的威力,怎么会如此恐怖,简直要赶上化神期强者的一击了。

      灰袍老者躲无可躲,被无数剑气贯穿身体和元婴死得不能在死。

      天罡宗那元婴初期的修士看见大发神威的朱由校也是肝胆俱裂,直接祭出法宝欲要逃走,最后还是被朱由校斩于剑下,只剩下一个元婴被朱由校擒在手中。

      天罡宗无数修士见太上长老都被杀死,鸟惊鱼溃,纷纷逃走,朱由校也没去追,任由他们逃走,这么多人,也追不上,先去天罡宗的宝库收刮才是王道。

      “天罡宗的宝库在哪里?”

      朱由校沉声对着才抓获的元婴问道,

      “你要是不说,朕将你元婴日日夜夜用阴火熬炼,受尽各种折磨而死”

      “在宗门禁地,我给您指路”

      “安妙依你找个地方布置传送阵法,朕已经通过气运紫龙联系了皇后,她们已经在大明宫布置传送阵阵法了”

      “是,陛下”

      来到天罡宗的宝库,朱由校不由得撇了撇嘴,

      “这就是你们天罡宗的宝库,怎么还没你们宗主的储物戒子里的东西多?”

      被朱由校擒拿的元婴惊慌道:

      “这不关我的事啊,宝库都是宗主与刚刚被你击杀的二长老在管理,大慈大悲的皇帝陛下,您放过小的一命吧”

      “小的实在是对您构不成威胁啊”

      那神色语气要多卑微就有多卑微,

      朱由校没有答应他的要求,而是问道,

      “你们天罡宗还有其他元婴期修士没有?”

      “有,三长老,百年前去了中洲就一直没回来过”

      “他去的时候什么修为?”

      “去的时候元婴中期六层巅峰,当初说是去中洲寻找机缘,看能突破到元婴后期不。”

      朱由校也很好奇,被他击杀的元婴中期四层修士才第四长老,按修仙界实力为尊的原则,在他之前应该还有三个元婴期的修士才对。

      到现在为止朱由校才击杀了两个元婴后期的修士,还差一个啊。

      朱由校对天发誓不是贪图他的储物戒子里的宝物,只是本着斩草除根的想法,不给大明留一丝祸患。

      收刮完天罡宗的宝库,朱由校随手就把这个元婴初期修士的元婴处理了,不处理放走也是祸患,当皇帝也要心狠手辣,在大明位面朱由校都是心狠手辣,在此方世界也一样照杀不误。

      ...

      ...

      PS:求下推荐票月票,谢谢今天投票的兄弟萌,拜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