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圈盼我别恋爱

    《粉圈盼我别恋爱》

    班达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更得人心。

      危难之际收留的人,肯定比太平祥和的时候收留的人更忠诚。

      六盘水义军就是一个例子。

      鱼禾和鱼丰在他们垂死之际,救了他们的命,他们便死心塌地的跟着鱼禾和鱼丰。

      鱼丰几次率领着他们踏上战场,他们作战都十分勇猛,即便是受了伤,也不会畏战,更没有说过半句怨言。

      要知道,他们中间大部分人只是兵营里的更卒和民夫,在兵营里负责的只是一些守卫和后勤,武力根本不如兵营里的正卒,也很少在战场上撕杀过。

      可他们被鱼禾和鱼丰救了以后,表现出的斗志和骁勇,丝毫不输给正卒。

      鱼禾和鱼丰父子看似收拢了一批属下,可实际上更像是收拢了一批死士。

      一批只愿意为鱼禾和鱼丰父子赌上性命的死士。

      鱼禾趁着老弱妇孺们危难之际,收留了老弱妇孺,老弱妇孺也会成为他们父子的死士。

      虽然他们没办法帮助鱼禾和鱼丰父子在战场上撕杀,但是他们可以帮鱼禾和鱼丰父子营造营寨、种田储粮、锻造兵械。

      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充作马骨,帮鱼禾和鱼丰父子吸引更多的逃难的百姓。

      鱼禾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以后,才决定收留那些老弱妇孺的。

      他知道那些老弱妇孺跟着他们,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好处,所以才决定收留他们。

      他并不是脑袋一热,心肠一软,什么也没考虑,就将老弱妇孺收入麾下。

      张武不知道鱼禾的心思,在听到了鱼禾的话以后,皱眉道:“我们现在还在逃命,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考虑怎么活下去,而不是收拢其他人的忠心。”

      漕少游在一旁郑重的点头,表示赞成张武的说法。

      鱼禾提醒道:“我们已经逃出了六盘水,暂时已经脱离了危险,在江关校尉查清我们的身份之前,我们是安全的。

      就算江关校尉查到了我们,也很难派遣大军围剿。”

      张武沉声道:“江关校尉什么时候能查清我们的身份,什么时候请兵围剿我们,我们谁也说不准。也许我们刚收留了那些老弱妇孺,江关校尉就率兵杀过来了。

      到时候我们是丢下那些老弱妇孺继续逃命呢?

      还是为了那些老弱妇孺,跟江关校尉率领的人死战到底?

      我们在六盘水兵营内击溃了约有两百多正卒,江关校尉要剿灭我们的话,肯定会派遣更多的兵马。

      人数只要超过了五百,我们就难以招架。”

      张武深知,他们此前攻打六盘水兵营,之所以能够取胜,完全是因为他们谋划得当,而不是说他们手里的力量足以碾压六盘水兵营。

      江关校尉只是一时大意,被他们偷了家。

      江关校尉若是认真起来,率领重兵前来围剿他们,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鱼禾盯着张武道:“我们现在在平夷,江关校尉要率领着兵马进入平夷,也得问一问句町人答应不答应。我想,平蛮将军冯茂也不会允许江关校尉擅自转移战场。”

      平蛮将军冯茂如今在巴蜀等地疯狂敛财,他才没闲心让江关校尉率领着兵马赶到平夷,再开辟出一处战场。

      眼下西南战局陷入到焦灼中,他可以一边抽空巴蜀的青壮去跟句町人和滇人打消耗战,一边安心的在巴蜀之地疯狂敛财。

      再开辟出一处战场,战局很有可能就会出现巨大的变化。

      到时候冯茂不仅没办法继续敛财,还得带着自己的精锐再次投入战场。

      冯茂只要不蠢,绝对不会再次率领精锐踏入战场。

      他在巴蜀等地疯狂敛财,又强占了百姓们的屋舍,弄的百姓们怨声载道。

      他现在封锁着消息,所以前方的巴蜀儿郎们,并不知道他们在前方作战的时候,他们的家人已经被冯茂给祸害了。

      一旦他率领着精锐再次投入战场,他封锁的消息就会迅速的传到巴蜀儿郎的耳中。

      到时候冯茂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句町人和滇人了,还有巴蜀的一众儿郎。

      巴蜀的儿郎们一旦反了,整个益州就会陷入到混乱当中。

      王莽知道此事以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送冯茂和冯茂的家人去死。

      所以,冯茂只要不蠢,绝对不可能再多开辟出一片战场。

      鱼禾在看到了那些老弱妇孺,了解了冯茂在巴蜀之地的所作所为以后,就知道冯茂为了敛财,将自己放在了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

      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只能努力的维持着现状,继续敛财。

      冯茂能坐上平蛮将军的位置,绝对不是那种蠢的无可救药的人。

      所以冯茂绝对不会为了他们几十个反贼,再开辟出一片战场。

      张武并不知道,鱼禾已经通过一些断断续续得到的消息,了解到了冯茂和江关校尉的处境。

      他听到了鱼禾的话以后,继续道:“若是我们遇到句町人呢?”

      鱼禾闻言,微微直起身,老神在在的道:“句町人并没有在平夷县内大肆屠戮,反而让平夷县的人每一岁上贡一万匹布。

      那就说明句町人并没有屠戮的心思,他们也有所求。

      真要撞上了句町人,除了人以外,他们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

      相信句町人也不会太为难我们一群流民。”

      张武又道:“江关校尉若是冒险带人杀进平夷呢?”

      “那他得先考虑考虑,该如何应对句町人。我们可以用鸡头山的张兴牵制六盘水兵营的兵马,也可以用句町人剿灭江关校尉的人。”

      “你想故技重施?你就不怕引狼入室?”

      “谁是狼?对我们而言,江关校尉才是狼。句町人虽然也贪婪,但绝对没有江关校尉胃口那么大。句町人只求财货,但是江关校尉却想要我们的命。”

      “……”

      鱼禾和张武一问一答,说了很久。

      鱼丰等人心中的疑惑、顾虑,随着他们的问答,渐渐的解开了。

      鱼丰见鱼禾说的张武哑口无言,就缓缓开口,“行了,你们两个人的心思,我已经明白了。禾儿想收留那些老弱妇孺,为我们以后做准备。张武觉得那些老弱妇孺是累赘,怕他们拖累了我们。

      你们两个人的想法,都有道理。

      如今你二人各持己见,僵持不下,不如取个折中的法子。

      我们暂且收留那些老弱妇孺,带着他们进入平夷县,为他们谋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一旦江关校尉带人找上了我们,我们没办法照顾他们的话,就将他们留在平夷县。”

      鱼禾听到鱼丰这话,心头苦笑一声,没有再言语。

      他已经将张武辩的哑口无言了,张武明显已经被他说服了。。

      鱼丰在张武服软之前,果断开口,打断了他们二人的谈话,给了一个折中的建议。

      鱼丰是在维护张武的面子。

      张武沉吟着道:“那就依照军侯的意思办。”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附和。

      鱼丰在众人附和以后,看向了鱼禾,道:“你思虑周详,既然决定了收留那些老弱妇孺,应该也有安置他们的办法吧?”

      鱼禾点头道:“我们得先找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让他们住下,还得派人去清理刚才的战场。两个小吏,十多个县卒,突然就没了,平夷县内的人肯定会追查,在我们没有在平夷县内站稳脚跟之前,不能让人知道人是我们杀的。”

      鱼丰思量着道:“找落脚的地方的事情,就交给漕少游和相魁去做。清理战场的事情,让张武跑一趟。”

      鱼禾继续道:“我得尽快去一趟平夷县城池内,了解一番平夷县内的详情。”

      虽然鱼禾从吴归和安牛口中,已经知道了平夷县内的大致状况。

      但是鱼禾还得亲自赶往平夷县,去证实一下。

      鱼丰微微皱眉。

      他担心鱼禾孤身入城,会有危险。

      鱼禾看出了鱼丰的心思,又道:“我会扮作游商,向他们收一些山货,相信他们还不至于对一个小游商下手。”

      鱼丰沉吟了一下,道:“等相魁和漕少游找到了落脚的地方以后,你再去平夷县内。”

      鱼丰言外之意,是要让相魁和漕少游跟着鱼禾一起去平夷县,保护鱼禾。

      鱼禾知道鱼丰是一片好意,所以没有拒绝,点头答应了此事。

      “事不宜迟,动身吧。”

      鱼丰吩咐了一声。

      张武等人起身,纷纷向鱼丰行了一礼,各自去忙了。

      鱼禾则留在鱼丰的身边,没有动。

      鱼丰在众人走后,有些神色复杂的看着鱼禾。

      鱼丰原以为,鱼禾死过一次了,经历了生死的磨难,变聪明了,也开窍了。

      可鱼禾表现出的一切,已经没办法用开窍解释。

      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辩才、心智、谋略,远超同龄人。

      甚至也超过了他这个当阿耶的。

      鱼禾感受到了鱼丰复杂的目光,略微有些疑惑的道:“阿耶,怎么了?您对我的安排有疑问?”

      鱼丰迟疑了一下,低声问道:“臭小子,你以前是不是一直在藏拙?”

      鱼丰没想过鱼禾的灵魂真的换人了,他也没往那方面想。

      他思量了许久,觉得鱼禾以前有可能在藏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