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大唐

    《化工大唐》

    黄龙枭首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王红兵吃惊的回头看着李嘉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孙子怎么敢栽赃给他。

      “我草,你......”

      李嘉尚双手合十连连作揖,“兵哥,五哥求你了,你就帮五哥顶了吧,你看我这一身肥.....”

      教官韩东气汹汹的走过来,喝道:“王红兵。”

      王红兵的瞪了一眼涎着一张胖脸的李嘉尚,转过头去:“到。”

      “出列。”

      “是。”王红兵前跨两步,走出队列,至于为何跨两步,这都是从《士兵突击》等军事题材电视剧里学的。

      这一刻,班里所有人的视线全部聚焦在王红兵身上。

      刺头,挑事,被教官驯,这个桥段最有意思了。

      王彩玲也看了过来,嗔怪的瞪了王红兵一眼,这孩子昨天跟你说的话都望了?

      “下次点名快点响应,别磨磨唧唧的,刚才是你在说话?”韩东问道。

      王红兵:“是。”

      “你听话多啊?一百个俯卧撑。”韩东冷酷的道。

      语气不容拒绝。

      32班的同学们蒙了,就连王彩玲都懵了,一百个俯卧撑啊,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处罚。

      这王红兵能做下来么?

      “是,一百个俯卧撑。”

      王红兵二话没说,直接向前倒去,当快趴在地上时,双手微屈支在地上,双肘与肩齐平,做起标准的俯卧撑。

      “一,二,三......”

      韩东意外的看着王红兵,这小子练过?

      这个想法只是在脑袋里一闪,他的注意力便又放在了眼前的这群大学生身上。

      “这是军训,不是过家家,你们一个个的都给我醒目点,不然别怪我在军训总结上给你们差评,到时候得不到奖学金什么的可不怪我。”

      “瞅你们一个个散漫的,站都没个站样,全体都有,立正,稍息,立正,稍息,双手都给我扣住裤线,那个兵,第二排左数第七个,你八十岁老头啊?给我挺直了腰板。”

      那人赶忙挺直腰板,他可不想背上未老先衰的帽子,班里三十多个女生瞅着呢。

      他还想以后近水楼台先捞个月亮甜甜蜜蜜的渡过四年大学生活。

      王红兵继续匀速做着标准的俯卧撑。

      一百个俯卧撑对他来说就是小意思,他可以气做三百多个。

      “五十九,六十.......”

      赵楠韩博等人看着王红兵在那里受罚,而李嘉尚脸上不禁没有愧疚的神色不说,居然还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你个锤子真没人性。”韩博小声谴责。

      “我说你们这个班怎么回事?又谁在说话,给我站出来。”韩东直接蹿了。

      这是在赤裸裸的挑衅他的权威,这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一对喷火的大豹子眼,如刀子一般看向赵楠和韩博。

      就声音传来的方向来判断,大概就是这两个人在说话。

      韩博见状,心一跳,随后大声叫道:“报告教官。”

      韩东很恼火的看向韩博:“说。”

      “我举报,刚才说话的是我身边的这个胖子。”韩博大义凛然的道。

      李嘉尚牙恨的都痒痒了,恨不得给这孙子一大脖溜子。

      一百个俯卧撑,这不是要他命么?

      韩东唰的看向李嘉尚:“是不是个男人?”

      “当然是了,我可是纯爷们。”李嘉尚叫道。

      这可事,可不能马虎。

      王红兵闻声,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小沈阳不差钱的那个小品,想道小沈阳那个角色的样子和说话时候的形体语言,他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纯爷们?

      一般都是不男不女的二椅子才说自己是纯爷们的。

      “是爷们的话,下边的话不用我多说了吧?”韩东意味深长的道。

      “......”李嘉尚一脸苦逼,如同吃了根狗屎。

      但是,他还必须得咽下去。

      他瞟了一眼女生们,一咬牙:“一百个俯卧撑。”

      韩博和赵楠三人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班里的其他门也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李嘉尚见状,这个恨啊,他走到队列外,大喊道:“报告。”

      “纯爷们怎么了?难道你要认怂?”

      “报告教官,韩博这小子打小报告,这种行为是可鄙的,是汉奸叛徒行为,必须得接受处罚。”李嘉尚本着拉垫背的心里,把韩博给顶了出来。

      至于有没有效,他管不了了。

      恶心一下,也是好的。

      “我草,教官这货血口喷人。”韩博急了。

      “闭嘴。”韩东怒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你,赶紧做,内个,王红兵你站起来。”

      “是。”王红兵右腿前蹬一步,从地上站起,脸不红气不喘的拍了拍双手。

      韩东打量着王红兵:“行啊,有两下子,练过?”

      王红兵点了点头,含蓄的道:“练过几年。”

      “身体素质可以么。”

      “一般般,与教官们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王红兵得意之下,不忘一个小马屁递了上去。

      韩东一直扳着的脸终于笑了:“刚才你为什么不为自己辩解?”

      “啊?报告教官,李嘉尚太虚胖了,我怕他受罚会把他累死。”王红兵道。

      正趴在地上,上身动肚子腿却贴在地上,坐着极其不雅,极其不符合标准俯卧撑的李嘉尚闻声,忽地大喊起来。

      “十一,十二......”

      那狗怂的样子逗的临近的其他班的学生们都跟着笑了起来。

      “你小子还挺将义气的,我记住你了,归队。”

      “是。”

      虽然李嘉尚做的很不标准,也几乎费不了太多的力,但是一百个做下来,也累的满头大汗,吩吩直喘。

      看到李嘉尚被处罚累的跟狗是的,只哈哈哈,32班的其他人也不敢在造次了,一个个的乖乖的训练。

      第一天的军训很枯燥,也很累。

      立正、稍息、齐步走、向前后左右转。

      这几个项目周而复始的练,一直练到了十一点半才解散。

      一万多人,如刚出圏的鸭鹅一般,叫苦连天的乱哄哄的直奔几大食堂。

      一是真的饿急了,二是想吃完赶紧回寝室躺着。

      秦小川吃过完后,拿起电话给老妈打了过去。

      电话刚一接通,便叫苦连天的叫了起来。

      “妈,你儿子要死了。”

      “啊?怎么了小川?”

      “太累太苦了,就这一上午我都受不了了,现在脸和脖子都火辣辣的。”

      “宝贝受苦了,可是这军训是国家规定的,都得训练,你就坚持坚持吧。”

      “什么?坚持?你想看着你儿子死啊?不,我受不了了,你马上给我想办法,请个病假什么的。”秦小川嚷道。

      “你好好的怎么给你请病假啊,再说给你请什么假啊?“

      ......

      512寝室。

      一阵呜嗷喊叫的声音,响彻楼道。

      “我草,你们要干啥,散开我。”王红兵大喊道。

      “扳住他,扳住他,老四你丫的能不能把你拉屎的劲使出来?别让他动弹。”凌波叫道。

      赵楠道:“老六啊,哥哥们都是为了你能更帅点,你别挣扎了。”

      王红兵更懵逼了:“为我好?你们要干啥?”

      “给你刮胡子,你说你才多大啊,留着这一溜胡子干啥。”李嘉尚坏笑道。

      ”是啊,老六啊你不用不好意思,都是一个寝室的兄弟,不用客气。”韩博道。

      王红兵把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我不刮胡子,我妈不让我刮。”

      “什么你妈,这多难看多显老啊,逸飞剪刀找到没有啊?”赵楠喊道。

      声音中透露着兴奋。

      “找到了,红兵你别动啊,三哥先给你剪短点,再给你上剃须刀。”

      王红兵用力的挣扎着,“我草,谢老三你要敢剪,我揍死你。”

      “我贼,你个瓜怂,居然还敢威胁你三个,你看我敢不敢剪,按住他。”

      李嘉尚哈哈坏笑:“老六你就别挣扎了,你越挣扎,我们几个越亢奋,你小子就从了吧,哈哈哈哈。”

      赵楠怪笑着空出一只手揉着王红兵的脑袋:“红兵乖哦,老大爱你呦,别挣扎了嗷。”

      “撒开我,我草,你来真的,救命啊~“

      几分钟后。

      512寝室又爆发出一阵夸张而又放肆的爆笑声。

      赵楠、谢逸飞、韩博、凌波几人笑的肚子都疼了,李嘉尚更夸张,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王红兵现在的样子实在太好笑了,这小子刮完胡子后,上嘴唇那一条子肉格外的白嫩,和一张晒的黑红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又突兀,又搞笑。

      那种感觉,就好似太监的感觉。

      王红兵拿起赵楠桌子上的镜子一看,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

      这让他下午怎么见人啊。

      “老子跟你们拼了。”他大叫一声,扑向最近的赵楠。

      “呃的亲娘嘞,老六疯了,要杀人了,哎呦我草,你小子真下狠手啊。”赵楠叫道。

      “哈哈哈,哎哎,老六,胡子是谢逸飞给你刮的,你揍老大干啥?”凌波坏笑道。

      谢逸飞一听,鼻子都歪了:“老二我日你大爷,你特么害我。”

      王红兵放下赵楠,咬牙切齿的走向谢逸飞:“谢老三,你过来,保证不打死你。”

      “三哥错了,老六,老六,哎呦,老子大腿根啊。”谢逸飞把着王红兵的掐住大腿根的手,惨叫着。

      李嘉尚等人却看的哈哈哈大笑,“老六使劲拧,谢老三这小子最蔫吧坏了。”

      “老五,你真他么孙子,老六,三哥跟你说啊,这一切都是老五这王八蛋挑唆的。”谢逸飞叫骂道。

      李嘉尚吓了一跳:“你大爷少在那诬赖好人,老六咱哥俩可是老乡啊,我能这么对你么?你可不能信他的话啊。”

      韩博和凌波这时一口同声道:“老六,别听这孙子胡说,就是他怂恿我们的,说你小胡子看着太别扭,向小日本,让我们给你刮了。”

      王红兵撒开谢逸飞,恶狠狠的看着李嘉尚:“我就知道是你个死胖子倒的鬼,咱们寝室里我看就顶数你坏,我让你坏。”

      说着,他直接扑向转身欲要向外逃去的李嘉尚。

      “哪里跑,死胖子接受正义的惩罚吧。“

      “啊哈哈哈,我错了,五哥错了,哈哈哈哈,老六啊饶了哥吧,哈哈哈哈,你们几个孙子,真他么坑死我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