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虐渣当武帝

    《我靠虐渣当武帝》

    万中无一的天才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那是谁?”

      “追随我,我辅佐他儿子!还天下一个太平!”

      “你权利大了,不会篡权?”贾诩有些不相信。

      “对当皇帝没什么兴趣,那太累了!”

      “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由不得你了!”贾诩还是有些不放心。

      “自有马放南山之计!没有的话,文和先生不会帮我想一个办法来?”

      贾诩沉默好一会,明白眼前之人真的不想当皇帝,于是抬头说道:“好,这算君子约定吗?”

      “嗯,忠君一诺!”张任沉声道。

      “好,我愿追随与你!”

      “得文和先生犹如得一臂!谢谢先生相助,我愿成立一个中情镖局,希望先生执掌!”

      “中情镖局?”

      “是,犹如当年秦国黑冰台!”

      “秦国黑冰台?中情?”贾诩知道张任交给自己的责任,无比重大,“少主,这黑冰台当年可是花钱如流水,你哪有那么多钱才?”

      “没钱,可以赚呗?”张任说的很轻松。

      贾诩转念一想,近来赚钱最快的,自己还仔细研究过,一直到陈仓也实地考察过,这川红花芬就是陈仓这发起来的,贾诩试着问了问:“川红花芬?”

      “果然瞒不了文和先生,这川红花芬就是在下的产业!”

      “果然,可惜,还是不够,我算过,川红花芬一年最多也就三百万左右的利润,虽然已经有大汉十三州的税赋的三分之一,但是大的世家收入何止一年千万?”

      “不够去赚,不出三年,我张家年收入千万也是正常的!”

      “这中情镖局,如有千万资金收入,勉强可以维持!”

      “目前也就打探信息,我有个镖局,你可以为首领,大汉十三州都要有镖局!,以后就叫中情镖局!”

      “镖局?我只在长安见到过,听说主要是送货的!”

      “嗯,镖局最重要的事所有人都能打仗,有高超武艺,成为密探是最好的,送货可以成为掩人耳目的手段,要知道送得起的都是世家豪族。”

      贾诩眼睛一亮,点头道:“少主说的有理!”

      “我会让人跟你交接的。”

      “谢少主信任!”

      “未来,你可是要进入朝廷的,陪伴我左右,劝谏陛下,这中情也只是一时你处理。”

      “少主,我有个事需要少主帮忙。”

      “你想……”

      “救段公?”

      “我想想!”张任摸了摸头,然后郑重答道:“好,我尽力而为!”

      “谢少主!”

      “好,我们下山吧!”张任一吹口哨,十几个轻骑兵过来。

      “文和先生,能骑马么?”

      “还行!”

      张任领头,一行人向长安骑马飞驰而去。

      贾诩看着这些轻骑兵,啧啧惊奇,这十几个轻骑兵明显素质远超虎贲和羽林,哪怕当年段公手下,百战之师都没如此精锐。

      一行人很快赶上赵云一行人,由于四个姑娘一个孩子马车太慢,武安日拜托赵云帮忙照看,留下了二十个轻骑,秋雨、管敏和程斌三个当家的也脱离大部队照看这马车,这样倒像世家大户家的千金出行,而武安日一行一千四百多人,分两组昼伏夜出,快速赶向摩天岭。

      当休息之时,秋雨三人那个献殷勤啊!但窃玉三人没当一回事,秋雨更是郁闷,妙玉旁边总是有个风翼的孩子,很是仇视他,秋雨还拿他没办法,要想娶妙玉,那就是他未来的小舅子,不巴结不行啊。

      这一夜,路旁休息之时,花解语一时无聊,拿出自家的的琴奏起来,当窃玉她们一时兴起正打算跟她合奏之时,另外一个萧声响起来,琴箫相合,很快两人配合默契,犹如心心相印。

      一曲毕,窃玉马上冲到花解语身边:“姐姐,谁跟你这么默契啊?”弄玉和妙玉也很好奇。

      “我也不知道!”花解语脸一红,好像心事被人探知一样。

      张任早就到了此地,看着一条远去的背影,他知道这人是谁。

      “去问问少主,这都是他的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我觉得要是领头的那个就好了,好帅啊!”窃玉弄玉第一次看到赵云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像平日那些男人看自己的样子,虽然平时自己都觉得恶心,但自己看到赵云的时候免不了,动了春心。

      “那个?我知道,估计最多十三岁,小孩子一个!”花解语轻轻的说道,她早见过了,并不动心,毕竟二十五岁的姑娘不像小迷妹了,而跟自己琴萧相合的,那个肯定有非常多的人生阅历,绝不是十多岁的孩子说拥有的。

      “姐姐,要不要我帮你去问问少主?”花妙语问道。

      花解语愣了愣,含羞的点了点头,她和三个姐妹不同,只有她体会过鱼水之欢的,虽然有誓言,但是那种需求早就有了,只是有誓言,一直压抑着,上次那个男人野蛮的将自己的裤子脱掉的时候,虽然自己拼命躲避,但从心底还是有所渴望的,这就像洪水,越压抑着越多,只剩一点点理智,那点理智挺到了楼主的出现,自己在洗澡的时候哭泣,不知道是哭泣命运,还是哭泣自己差点失身,养活着哭泣自己没有勇气走出这一步。

      甚至前几天还有做了个春梦,在那个梦里,自己很疯狂,那个梦中的人,自己一直想看看他的脸,她一直没看到他的脸。

      她的包里一直有一串铜钱,一直没用着过,一路车马劳顿,此时此刻只能依靠弹琴疏解自己心里的情绪。

      张任并不希望这个男人和花解语有所关系,毕竟自己知道花解语的誓言,这会是一个痛苦的感情,毕竟这些这人都是自己最终核心人物。

      “少主,是你?”花妙语找寻张任,眼睛尖,看到张任躲在树背后,以为是张任在吹箫。

      “那人离开了,妙语,你是知道解语的誓言的,他们这样是没有结果的,这你应该知道!”张任微微一叹。

      “可是我在琴音中听出姐姐依然渴望得到爱情,渴望有人珍惜她啊!”妙语一双美目看着张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