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不自持

    《医者不自持》

    性奴便器精厕贱奴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基德,又是你!

      目暮十三连忙招呼警员疏散民众,破碎的墙体砸坏了不少店家的招牌。

      柯南正想追上去,又被小兰和小五郎拦住。

      这个女孩怎么在这...

      他看向小泉红子,她一点也不担心的么。

      柯南的疑惑在下一秒得到了解答。

      正在坠落的银色身影像变魔术那样拿出滑翔伞,随着伞翼展开,他一溜烟又回到了半空中。

      “各位,再会咯——”

      汤川刻意将声音拖得很长,反正这个马甲以后会有人顶替,他也不那么在意名声了。

      不过怀里的龙舌兰真的好重。

      没错,高大威武的龙舌兰此刻正蜷在汤川的怀里。

      回想起刚才诡异的场面,他一激灵蜷得更紧了。

      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想知道。

      汤川似笑非笑看着他的二把手,真是个小胆的家伙。

      刚才他没有念什么花里胡哨的咒语,只是从吧台里摸了几个手榴弹攥在手中,然后拉动引信。

      他一时忘了龙舌兰虽然是组织成员,但终究还是个凡人。

      以肉身硬撼手榴弹这样的壮举的确有些吓人了。

      不过他只觉得很舒适。

      红子平日里的训练立了大功,汤川的火抗已经叠到了很高的层次。

      “回据点,还是?”

      龙舌兰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想静静...”

      但汤川考虑了几秒,转头就朝据点飞去。

      那里很近,抱着龙舌兰的手酸得不行。

      “你得减肥了。”汤川严肃道,“以后跑销售,这身膘不顶事。”

      “...”

      龙舌兰寻思,自己190好几的个子有个两百来斤恐怕很正常吧。

      而且和伏特加那家伙站在一起,他明显瘦很多。

      等等...

      他捕捉到了舍得言语中的关键:“跑销售?”

      “对啊。”汤川口气显得理所应当,“我马上就要创设一个新的部门。”

      “主营烈酒销售,然后我设想的是你管销售,我负责行政。”

      “然后我再从其他部门薅个科研人员。”

      正在努力工作的宫野明美突然打了个喷嚏:你直接报我身份证号就行。

      “可是...”

      “没那么多可是。”

      汤川神情一肃:“这是那位大人的意志。”

      扯虎皮当大旗的把戏他可干得多了。

      如果事后龙舌兰再来追究,他就火球伺候。

      “但...”

      汤川已有几分不耐烦了:“你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行就是行,不行也是行。”

      “给个准话行不行!”

      “不,”龙舌兰的声调突然高得有些异常,“我是说,我们好像在下降。”

      “...”

      他说的是实话。

      自汤川开始试图挖外联部墙脚起,滑翔伞的飞行高度就在不断减小。

      【怪盗基德体验卡,已到期】

      【请宿主做好准备】

      汤川苦笑着看向龙舌兰:“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么。”

      说罢,银色的外套、滑翔伞以及基德的一切装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正处于半空中的两人只能王八看绿豆,大眼瞪小眼。

      咚!咚!

      万幸下面是一条河,但不幸的是,准确说来这是一条臭水沟。

      “舍得,你没必要做到这个份上。”

      龙舌兰哭丧着脸,将被打湿的风衣环在手上:“我答应你就是了。”

      从半空落下来没死,招揽了一个合伙人,都是好事。

      明明是双份的快乐,为什么会这样呢。

      汤川在心头问候了系统千百次祖宗,但也只能脱下风衣和外裤。

      考虑到身上弥散着的臭味,今晚恐怕是睡不了床了。

      ......................

      “咳...咳,你们干啥去了。”

      伏特加惊讶地打开大门:“怎么头上还有水草,莫非你们是去游泳了?”

      汤川并不觉得他的笑话好笑,冷着脸坐回属于他的独凳。

      琴酒抬眼打量了两人一眼:“任务失败了?”

      “嗯...”

      “去填写工作记录表吧,这个月的绩效不太好看。”

      “舍得,你又是怎么回事。”

      汤川神色灰暗:“我真傻,陪女朋友逛公馆能遇到炸弹,陪他喝酒也能遇到。”

      “琴老大,你说这算什么事嘛。”

      琴酒沉默了。

      一个杀手——一个杀手组织寄以厚望的杀手,居然被炸几次就抱怨连天。

      他和伏特加简直就是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然后跌入刀山火海。

      但现在还不时活得好好的。

      琴酒觉得有必要找时间给汤川展示一下,他执行任务留下的伤疤。

      他甚至怀疑,那位大人是不是看走眼了。

      什么预言之子,天命所归...

      “东西在谁手里。”

      伏特加难得清醒得提出了一个宝贵的问题:“能处理掉么。”

      龙舌兰摇摇头:“说来话长,多半已经落到了警方手中。”

      汤川精简着给两人讲完过程,顺便给他和龙舌兰开脱了一番。

      “所以那个戴眼镜的家伙想炸死我们的交易者,然后就把公文包掉包了。”

      “汤川提前意识到了危险,抢先一步拿到了炸弹,但中途又被一个叫怪盗基德的家伙...”

      伏特加复述不下去了,这任务过程属实离奇。

      不管是预知危险的能力,还是中途杀出的飞天大盗,都显得太过魔幻。

      “你们不是随便编了个故事吧。”

      龙舌兰和汤川将头甩得像拨浪鼓一样。

      琴酒默默拧开了电视机的开关,这么重大的事故应该会有报告。

      “日麦电视台报道,今天下午5点,米花町2丁目某推理公馆发生了一起爆炸。”

      “警方称这是一起报复杀人事件,据称是满天堂职工竹下裕信针对其同事中岛秀明展开的报复。”

      “下午六点整,对街大黑大楼发生了猛烈爆炸,原因不明。”

      “有目击者指出,自称怪盗基德的银翼魔术师曾在现场出现...”

      琴酒将音量降至最小:“看来你们没有撒谎。”

      “绩效点数不要扣那么狠了。”

      汤川表示并无所谓,反正他现在不属于外联部,而且龙舌兰也将不日加入他的队伍。

      “好。这是我在外联部的最后一份工作记录表了。”

      龙舌兰咬咬牙,下定决心道。

      琴酒似乎并不太意外,他瞥了汤川一眼:“你要和他去创业卖酒?”

      “嗯嗯。”

      “身为老大哥,给你个忠告。”

      “生活骨感,创业不易。”

      说罢,琴酒悠然坐回躺椅,读起了昨天的报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