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餐厅

    《魔法少女餐厅》

    天下第一剑6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断恨刀红芒乍现震撼全场,那闪着寒芒的刀身,直接就架在了刘切的脖子上。

      徐林双目蕴含怒火,脸上的表情紧绷,死死的握着断恨的刀柄,锋利的刀刃,已在刘切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就像是一言不合,刘切就会人头落地。

      徐林:“还不快放开你的狗爪!难道要小爷给你做一个截肢手术?”

      血红的断恨刀一出,所有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向了徐林。

      全民修仙的社会,却也看修炼资质,自古能够觉醒出本命武器的修炼者,皆是可以修炼成仙的大能者。

      十年前鸿蒙药馆出了一个霜雪成功觉醒,却迟迟无法筑基,成了全城笑柄。

      现在,鸿蒙药馆竟又蹦出一个觉醒者?

      就在所有人心中都在猜测徐林身份的时候,只听楚清幽大喝一声,“徐林!这件事你不要管!带着你小师姐回屋!”

      徐林诧异的看着楚清幽,“师父?”

      楚清幽的长发在刘切的手中,乌黑的秀发已有数根断裂,但她的目光却死死的盯着徐林,眼神之中竟带着哀求的神色。

      他认真的看了一眼楚清幽,那眼神之中蕴含着担心和不确定。但下一秒,却从楚清幽的红唇之中听到了最不想听到的一句话。

      “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此话刚落,徐林的嘴巴紧抿,双手已有颤抖之色。

      他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扯了一下,灵气一散,断恨刀化成了点点星光飘散在了空气里。

      有的时候,在乎的真的不是生死,而是在那个人的心中,自己是不是也同样重要。

      可明显……呵!

      徐林的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容,他转过头,拉过已经被吓傻了的霜雪,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冷漠的转身。

      霜雪已被这群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浑身颤抖脸色苍白,见徐林牵住了自己,下意思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小林子,我们不能不管师父……”

      徐林却打断了霜雪的话,沉声说道:“我们先回家。”

      见徐林和霜雪两人当真跨入了鸿蒙药馆的大门,白玉成冷哼一声,笑了,“你们鸿蒙师门,凋零了只有几百年吧?却没想到养的都是一些蛇虫鼠蚁,胆子还没我小拇指那么大。当真是贻笑大方!”

      徐林面色一冷,低头对霜雪嘱咐道:“小师姐,一会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门知道吗?”

      随后,他“嘭”的一声将大门关闭,快速转身,断恨红刃瞬间出手,带着寒风和怒气,狠狠的斩向了刘切。

      “啊!!”

      那只拉扯着楚清幽头发的手臂,被徐林整个斩断,断臂带来的痛苦,让刘切浑身抽搐满地打滚,脸色霎时间就苍白了下来。

      徐林大赤赤的将断恨刀抗在自己的肩上,一脚踏在了刘切的身体上,直接将嚣张无比的刘切踩的晕了过去。

      徐林这才沉声说道:“蛇虫鼠蚁?我看你们才是蟑螂臭虫,没事干跑我们鸿蒙药管来撒野,也不打听打听,在这片山头,老子说一不二!”

      白玉成先是一愣,淡淡的瞟了一眼楚清幽,指着徐林的鼻子骂道:“楚老板,你就是这么做事的?我白氏药业可是给足了你面子,念你为着鸿蒙师门守几百年的墓,大大方方的给了你一个高价,要收你这鸿蒙药馆后面的那片破药圃,你就是这么待客的?”

      “呵,高价?”楚清幽低低一笑,低着的头也重新抬了起来,她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冰冷无比,“我鸿蒙师门就算是凋零了,留下的东西也是你们这些世俗家族几辈子也摸不到的财富!你们白家竟想用区区五万,来收购我鸿蒙药圃?!”

      楚清幽伸手一挥,一把通体雪白的长剑出现在她的手中。

      这把长剑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变,白玉成甚至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就连说话都结巴了,“楚清幽,我告诉你,你现在什么境地你也清楚!现在,整个澄江市,只有我白家可以帮你,你如果在这里动了我,那就是彻底和我们白家撕破脸!别说是你,还有你的徒弟,一个都别想好过!”

      “不想好过?”

      楚清幽的声音越来越阴冷,手中的长剑挽了一个剑花,顿时一片寒冰之气升起,片片冰晶以楚清幽为中心瞬间向外扩散,寒风所过之处,大地冻结,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花鸟虫草上,也蒙上了一片冰晶。

      楚清幽冷声说道:“徒儿,为师观你觉醒的是把长刀,今日就将鸿蒙师门刀法的第一式传授给你。”

      徐林见状一脚踹开了刘切,“我准备好了,师父。”

      “好,那你可看清楚了,鸿蒙刀法第一式,血饮沧海!”

      “唰唰唰——”

      数不清的剑影在人群之中炸开。

      她的身法已快到常人难以捕捉,徐林这个修仙菜鸟,哪怕是在全神贯注的情况下,也只看清一个虚影。

      楚清幽以剑用刀法,偏偏耍的得心应手,每一道剑影都在白玉成的身上留下一道印痕,又不伤他性命,纯粹的只是教训。

      白玉成带来的那群保镖着急了,顿时对着徐林和楚清幽一拥而上,楚清幽身影一闪,瞬间来到了徐林的面前,浑身气势一震,巨大的气浪掀开,那群保镖哀嚎着倒飞了出去,“轰”的一声全部倒地。

      楚清幽帅气的一挥手,手中的长剑消失不见,她回过头,“徒儿啊,看清楚了吗?”

      徐林嘴角一抽,忍不住吐槽道:“我看清楚个die!你身法那么快,我是安了电子眼吗?你这样教学谁学的会啊!”

      “好。”楚清幽拍了拍手,“刷”的一声再次祭出自己的雪白长剑,轻声说道:“那咱们再来一遍。”

      白玉成闻言,连忙后退,“你敢!”他一边后退一边叫嚣,“楚清幽,我告诉你,你摊上事了!你竟然敢对我动手!你给我等着,我们白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徐林见楚清幽还有揍人的意思,连忙上前了一步,“师父,你看他那么不禁打,就不劳烦你出手了,交给我的了,徒弟我一定好好照顾照顾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