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不如娶你

    《春风十里,不如娶你》

    还想着进京审判我在潞安就砍了你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在看出神乐曾经做过什么以后,源清之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在源清之原本的世界,已经登顶的他也不敢说能够屠灭这么多的妖怪,更别提极东世界的妖怪实力更加深不可测。

      所以就算不知道什么原因让神乐变得这么弱,他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而神乐看着严阵以待的源清之,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她选择出手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要痛快一战,限制自己的实力很好玩吗?憋屈的要死。

      源清之一挥手,无数符箓飞向神乐,这些符箓威力不算大,但在这种数量之下神乐也会头疼。

      而隐藏在符箓后面的源清之身上逐渐逸散出一丝丝鬼气,同时额头上出现了一对角。

      “东藤,拜托了。”源清之对着体内的鬼族式神说道。

      “哦,小心点,这个女人……是真正的鬼!”

      说着这话的时候,东藤鬼都感觉自己的话有些奇怪,但他就是这么觉得的,妖怪的直觉总是比人类敏感。

      “哦?式神附身,稀奇的手段。”

      神乐的声音在后方传来,源清之脸色一变,转身时一道刀芒转瞬即逝,他只来得及将双臂护在胸前。

      噗嗤~

      源清之的两条小臂直接被斩断,鬼族的身体强度就好像形同虚设一般。

      源清之意念一动,一张金色符箓贴在了身上,紧接着四面八方的斩击几乎同时落在他的身上,源清之甚至都没有看清神乐的身影。

      那些被丢出去为他式神附身争取时间的符箓传来的感觉都是没有找到目标,剑巫有空间移动的阴阳术?配合剑道造就的瞬间从四面八方斩出的刀芒?

      被斩断的小臂重新长了回来,鬼族的恢复力体现无疑,否则无法拔刀无法结印的源清之就是一个活靶子。

      “空之一线……”源清之闭上了眼睛,手掌握住刀柄,趁着身上的金刚符还能撑住,冥感一扫而过,这是专门针对空间能力的剑技,只要感觉到空间移动的迹象就能够一刀斩断空间,连带着杀死隐藏在空间后的人。

      然而让源清之失望的是,没有,并没有空间穿行的感觉,但空间上确实有奇怪的感觉。

      “这叫缩地术,想学吗?”

      神乐突然出现在源清之面前微微一笑,缩地术并不是空间移动,而是把空间像是白纸一样折叠起来。

      就算你斩开的空间,就像被一刀两断的白纸一样,但并不影响神乐把它叠起来。

      ‘影居合’

      一道剑光闪过,神乐瞳孔一缩,脖颈被切开一道大口子,鲜血流了出来。

      而伤口已经出现,源清之才好像后知后觉的斩出一刀。

      缩地术发动,神乐一步后退出十几米捂住流血的脖子。

      刚才那是逆转因果律?不可能,哪怕是天照大御神附身后的神奈川也没有表现出这么bug的能力,并不是说天照神没有逆转因果的能力,只不过很难像是斩出一刀一样的简单。

      “剑鬼的剑,还是太慢了……”神乐失笑摇头。

      源清之没有说话,双手迅速结印,一发大火球飞了过来。

      饿鬼道发动,火球直接被吞噬,源清之一点也不意外,火球只是为了遮蔽视线,他已经再次冲到了神乐面前。

      要是剑巫一直使用缩地术,他也很难击败她。

      两把太刀碰撞在一起,肉眼无法捕捉到的斩击从两人手上斩出,一时间竟然打的有来有回。

      源清之后退一步,剑巫脖颈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刚才她可是带着普通人必死的伤势和他全力对砍。

      已经不能当做人类来对待了吗,那么既然没有弱点又怎么杀死?

      这就是源清之后退的原因,刀剑已经杀不死这种怪物了,要知道就算是鬼族脖子上被他斩出那么大的伤口也不可能毫发无损的继续和他对砍。

      剑道没法杀死她,阴阳术会被那个诡异的术破解,硬实力比神乐低的人,就连杀死她的可能性都没有。

      “你比现在的我要强,但却没有杀死我的可能性。”神乐脸上带着淡笑却冷漠的说出了这个事实。

      “而且,我要是动用一些杀招,你必死无疑,但总体上你确实比我强,这就是底蕴,极东最强的底蕴。”

      “极东最强不是神奈川神见吗?”源清之冷冷的反驳道。

      神乐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但眼神却非常恐怖,她是真没想到源清之会知道神奈川的存在。

      一看就是天照大御神在别的世界吹的牛,来让自己被神奈川打败不那么的尴尬,不过在源义经之前最强的确实是神奈川。

      “真是,没礼貌。”神乐伸手一点,一道箭矢飞出。

      源清之看到了一闪而逝的金光,只来得及侧身,结果手臂直接被轰碎。

      先不提剑巫究竟是不是极东最强,但都不是他能对抗的存在了,她拥有的手段阶级太高,就像是同样级别人家却一身神装一样,根本没法打。

      打到这一步,源清之已经萌生了退意,这根本不是他能对付的怪物,要不是她拥有的灵力不太够的样子,他根本坚持不到现在。

      其实要不是神乐的剑道出了问题,哪怕不动用灵力,单凭手上的剑,源清之就不是神乐的对手。

      单说斩开极东的世界屏障的这份意境,只要在净尘上加持一点,对砍的时候源清之的刀早就断了,没了刀的话,剑术再强也没用。

      但是现在,源清之想跑也跑不掉,他被拉进了狭间之中,没有同等的手段根本没法脱离这里。

      源清之倒不是没有办法,但是那需要布置仪式来突破这个空间的封锁,神乐可能给他布置仪式的时间吗?

      源清之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要是赢了,神乐完全可以凭借这个空间的性质脱离,他要是输了却必死无疑。

      这也是他被神乐身上那浓郁的化为实质的罪孽所惊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反正人已经进来了。

      “东藤,看来我们要在这里战死了。”源清之叹了一口气,浑身灵力涌动而起,看样子是要做最后一搏。

      源义经双手结印,庞大的灵力如同汹涌的风暴一般,搅动着狂风的舞动。

      神乐一挑眉,缩地术发动,刹那之间出现在源清之面前,手掌贴在了源清之的胸口。

      饿鬼道发动,周遭的灵力波动逐渐降低,最终消失。

      “你大意了……”源清之逐渐失去生气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神乐眉头紧皱,一道道咒文顺着手掌侵入了她的身体,这是把诅咒铭刻在了自己的灵力中,而灵力被神乐吸收就像吸入了剧毒一般。

      如果是普通人也许能够凭借手段压制一下,但神乐是纯灵力体,结果就像电脑中病毒一样,诅咒愈演愈烈,源清之的最后一击竟然是一道恐怖的诅咒。

      “有点……意思。”神乐眼前逐渐黑暗,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