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庶夫

    《嫡女庶夫》

    玩中年熟妇让你爽视频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这次出击张丁孤注一掷,几乎把家底全都押上了。除了少量兵马留守坞壁外,其余人马全部参战,到底有多少人他自己也不清楚,一万?一万二?他只知道其中的骑兵应该有两千二百多名,这些人都是石里坞的精锐,也是他张某人最大的资本。

      大量的步兵集中在中间,少量弓弩手杂在其中,骑兵护卫着两翼,说是护卫,其实就像牧羊人看守着羊群,主要作用是防止羊走失,将他们驱赶着向一个方向前进。

      张丁本人在队伍的中间,身周是一千三百名精锐步兵,装备有皮甲、札甲、兜鍪、环首刀、圆盾、钩镶、战斧等等,这是他的步兵精锐。而紧紧围绕在他身边的二三十人装备的是当时最先进的鱼鳞铁甲,有“盘领”保护颈部,有“钎”防护臂部,甲片一直垂到大腿。因为铁甲较重,为了节省体力,行军时不着甲,等到了战场要冲锋时再往身上穿戴。

      总体来说,有三千余名悍匪是石里坞的核心武装,他们大多从贩私盐时就一直跟随着张丁,从流动的强盗到坐地的强梁,这些人是他的基本盘。其余八九千人都是乌合之众,打仗时最大的作用是当炮灰,冲击对方防线,消耗敌军的箭矢和气力。

      苏延年随在张丁的身边,说道:“大将军,听说小皇帝策反了杨家的家兵,兵不血刃拿下杨树坞,咱们石里坞……”

      “怕什么?宋成你还不放心吗?那厮哭着喊着要当前锋,我硬把他摁住,坞里总得有个信得过的人。大军已出,不要尽说些不吉利的话!”张丁低声斥道。

      苏延年本来还想说什么,此时只好闭上了嘴巴。他想说,要是敌军趁着坞内空虚,派一支偏师过去偷袭……可转念又一想,宋成手下有一千多人,一千多人守着坚固的石里坞,大门一关,就是一万人都未必打得下来,何况以他们的情报,对方顶多只有三四千人,就是全派出去也无妨,此地距离坞堡不过十几里,只要宋成守住一时半刻,大军骑兵马上就能回援,到时里应外合,准能把这些娃娃兵包了饺子。

      看起来,这一仗真是十拿九稳了。

      这时前面传来了一阵呐喊声,士卒们嗷嗷地叫着,有的是惨叫,有的是发力的狂吼。

      传令兵来报,大军行进到赤眉贼的营盘,遇到了抵抗,张丁鞭梢一指,“杀!后退者斩!”

      前面喊杀声更大,张丁在悍匪的环绕下缓辔而行,一波一波的士卒向前冲击,好像是波浪不断拍打着岩石,可那岩石好像不是岩石,而是一块豆腐。

      一会儿的功夫,前面就喊着敌军逃了,营已经破了,士卒们冲进了营垒。

      张丁指着地上深深浅浅的沟壑,对苏延年道:“这就是娃娃兵修的工事?这沟还没有张某的小腿深呢?”

      营里营外到处都是沟壑,四处散放着拒马和鹿角,铁蒺藜撒得满地都是。

      张丁笑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以为这些东西就能阻住张某的大军?”

      阻住是不可能的,但是确实使大军的步伐稍稍放缓了些。

      这个胜仗让强盗们更加嚣张。张丁狂笑着,喝令悍匪们继续冲锋,争取把另一座军营也一举拿下。

      小营的陷落给大营赢得了一点时间,此时羽林军已经准备好了,刀枪出鞘,弩箭上弦,蓄势待发。

      小皇帝还没过射箭的瘾,可当敌军逼近的时候,牛得草带人死活把他从弓兵的阵列里拉走。如今他站在后面观战,周围的卫兵举着大盾,将他牢牢地遮住。

      “老子的眼睛都遮住了,还观的什么战?”

      尽管皇帝提出抗议,可没有人理他,在皇帝护卫这件事上,牛得草有全权。

      敌军还在百步开外,一个乌家兵便举起了弓,立刻被斥令放下,那人气得跳起来要和对方殴斗,乌春抢上来一鞭子抽在他的脸上。

      “一切行动听指挥!”乌春厉声喝道。

      事实证明这一鞭子可能救了他的命,因为吕钦已经带着人杀气腾腾地走过来,见乌春出手才退了回去。

      敌军中的弓箭手开始放箭,没有什么齐射,只是零散的箭枝,大都落在营外,偶尔有箭枝射入营中,也没有射中一个人。

      全军本来或依靠栅栏,或借助盾牌,防备着对方的箭矢,见此情景,都觉得没什么必要了,这个箭矢密度,能造成多大伤亡?

      唯一的用处是替营内的人确定了距离,当更多的箭矢进入营地中时,那便是大部队进入射程了。

      但是齐射的命令依旧没有下达,乌米心里已经很着急了,平时这个距离,自己已经至少射了两轮了,难道还要再放近些吗?

      敌军从走变成了跑,开始是小跑,然后加速,骑兵驱赶着步兵,后队驱赶着前队,好像漫山遍野的羊群。

      前锋已经到了工事面前,乌米已经能看到最前面敌军的脸,此时才有命令传来,“张弓!”“发箭!”

      六百名箭手齐齐引弓,斜向着天空,手指松开,箭飞出,在天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呼啸着飞向敌阵。

      与此同时,弩兵也齐齐开始射击,数百箭矢直飞出去。

      弓箭是抛射,落入人群后,若从高处望去,可见到一片黑压压中陡然出现多处空白。而弩矢的射击效果更加直观,就是敌军前锋瞬间倒下了一大片。

      弩兵是轮射,每轮按照命令发箭,弓兵则在第一轮命令发出后自由射击。乌米松了口气,终于可以随自己的心思发箭了。

      在营内看不到射击目标,射手只是按照指令向一个方向抛射,但是听着射击开始后外面不断响起惨叫声,乌米知道肯定是射中了不少。

      刚刚射出四箭,忽然听到停止的命令,乌米只好停了手,可是心里却觉得极不过瘾。

      原来敌军前锋在承受弓弩打击后,立刻掉头向后逃。他们本来就是一群强盗,见利则来,无利则走,为什么要拼着性命惹这么一只大刺猬呢?

      可他们的首领,石里坞的大BOSS张丁不这么想,他现在就像是一只兴奋的斗鸡,向空中挥舞着手中的刀,大叫道:“吃着张某人的饭,就要为张某卖命!冲,都给我冲上去!”

      他的精锐还没有出动,死伤的都是炮灰,张丁一点都不心疼。

      “大将军,贼人弓弩厉害,强攻损失太大,不如先让我军弓弩手全部突前射击,压制一下贼人的弓弩。”苏延年知道劝不动张丁回军,只能尽力让他改变一下作战方式。

      这是可行的一招,相当于现代战争的炮火准备,一万多人的军队,总比对方三千人的弓弩手多吧?

      还真没有!

      羽林军中弩兵是最多的,足足有七百多人,弓兵虽然只有一百多,可是加上乌家的五百人,也有六百余人,弓弩兵加在一起,共有一千三百多人。

      可张丁的队伍中,带弓出来的并没多少,至于用弩,那玩意多麻烦!出去抢劫有背着弓的,没见过端着弩的,总得拎在手里,抢了赃物都空不出手提,谁用那个!

      张丁吆喝着:“会射箭的都给我上去!”

      总得前进到射程之内吧!可是这一声令下,背着弓的都吓得后退,“我不会射箭,我背这个就是玩的!”

      “妈B的平时看你打猎没少用,快上去!”

      近千名弓箭手被驱赶着来到阵前,停在距栅栏百步开外,再不敢前进一步。

      “发箭!把你们带的箭都射光!”

      这是石里坞大军难得一见的集中射击场景,千名弓手向着羽林军营垒射击,确实形成了规模,可他们的箭有一半落在了营外。

      几轮箭雨后,羽林军营中一片寂静,既没有惨叫,也没有对射。张丁哈哈大笑:“这些小儿,被我大军吓怕了吧?冲!冲垮他们!”

      强盗们见营内一片安静,胆子又大了起来,在弓箭的掩护下,嗷嗷叫着冲了上去。等冲到近前时,却听营内号角齐鸣,栅栏后忽地冒出许多人头,那令人畏惧的弩箭正直直地对着他们。

      又到了割韭菜的时候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