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黄金眼

    《最强黄金眼》

    学霸和学神的世界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由于王婕怀孕, 没有家人在身边照顾,沈诗意平时免不了多照顾她一点。奈何王婕恶心反胃经常想呕吐的症状大大减轻后,那颗跃跃欲试想作死的心回来了, 休息时间闲不住。

      听完她的周末计划,沈诗意往文件上签名的力度加大了点, “消停点吧,你是个孕『妇』。”

      王婕收腹挺腰地站着, 向沈诗意展示自己平坦的小腹,“我不说,谁能看出来我是个孕『妇』?”

      沈诗意写完最后一笔, 无奈地抬头注视王婕, “你找其他消遣的事情,不行吗?为什么要参加酒会这种商业『性』质强的活动?”

      “因为我最喜欢的男演员会参加, 我想见见本人,当然这是次要的, 重点是工作需要。”

      “好吧!谁举办的活动, 拿到邀请函了吗?”

      “没邀请函, 要找你帮忙。”王婕捧起手机, 将活动信息发给沈诗意, “信息微信发你了, 请务必弄到邀请函。”

      找完沈诗意帮忙, 王婕回自己办公室里干活。

      沈诗意看完活动消息, 不禁皱眉。

      王婕想参加的活动, 主办方是腾飞集团。

      用她的人脉资源,不通过慕寒去拿到邀请函,费劲了点,但会拿到的。她不想费劲, 下班后回家,直接问慕寒要邀请函。

      难得她主动问自己要东西,慕寒意外地反问:“你是帮人要的,还是自己想参加?”

      “帮王婕要的,我也会陪她去。”

      “好。”问清楚,慕寒立刻电话吩咐张明哲。

      邀请函全部统采用电子版,张明哲先发给慕寒,再由慕寒发给沈诗意。

      而后,沈诗意收到慕寒推过来的片,以及一连串的数字。

      沈诗意不明所以地扫一眼慕寒,“你干嘛?”

      “这是我助理张明哲的微信和电话,你有什么事,可以叫他做。”

      “我能有什么事叫他做的?他又不拿我发的工资。”沈诗意不认识张明哲,认识慕寒上任助理,慕寒那会叫她添加他助理为好友,存着他助理的号码,她基本上也没事叫他助理做。

      “方便联系我,如果你有急事要找我,我在工作,没接到你电话,你他电话。”

      “哦。”沈诗意动手保存张明哲的号码,慕寒说得有点道理,小汤圆住她这,她偶尔可能确实会有急事找他。

      “周六的活动我要『露』脸,你到时跟我起去?”

      “不要。”沈诗意不知道腾飞集团还有多少人认识她,不想和慕寒起去,被旁人关注和好奇,“你到时候装不认识我,或者你『露』脸几钟,就赶紧走。”

      慕寒蹙起眉心,“我在,你和王婕做什么都方便。”

      “方便别人八卦吧!”沈诗意神『色』冷淡地正视慕寒,“你公司内部的传言,我可是听过,说我心机深沉、用尽手段当上你的女朋友,怀孕还是靠偷偷扎破安全套。”

      她如今无所谓别人在背后说什么,陪王婕去参加腾飞集团举办的活动,也不怕有人认出她,传出点什么八卦。可她曾经在意过,那些话也没忘记,还记得自己当时很想问慕寒知不知道。

      往事被提起,慕寒心头一紧,充满歉意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传这些东西。”

      沈诗意嘲讽地勾起红唇,“我在dk的旧同事,跳槽到你们公司,入职第一天,就成为八卦群众的员,跟坐我旁边的同时分享,我还要感谢她,如果不是她,我还不知道你们公司的人是怎么说我的。”

      昔日的伤害已经造成,切缘因那场被取消的婚礼,慕寒看着她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心口被懊恼占领,“抱歉,我……”

      沈诗意摆摆手,“我不是要翻旧账!我要睡了,你下去。”

      “晚安。”

      ***

      不是普通的商业酒会,含有工作目的去参加,王婕没放弃对外在美的追求,趁肚子没大,能穿上的晚礼服,必须拿出来穿,并且要化个超级搭的妆容。

      来王婕家里次数多了,沈诗意被告知开门密码是多少,在小区门外等王婕十钟,没见王婕下来,她按奈不住地上楼,发现王婕没结束化妆,只好坐下来等。

      镜子中显示沈诗意无聊地坐着,王婕不由将她从头到脚量一遍,“你穿得太职业了吧?”

      “商业酒会,职业装省事。”

      “……”王婕涂好口红,转身面对沈诗意,“你这样,跟我走一起,不搭。”

      “有什么不搭的?”沈诗意瞥了瞥王婕身上艳丽的晚礼服。

      “我有几件裙子没穿过,适合你。”王婕立马往衣柜里扒拉衣服,找出es的裙子,“你喜欢哪件?换上!”

      “高?”

      “成衣,快去换!”王婕之所以有es的裙子,是某任前男友送她的,说尝试新风格。es多数衣服是飘逸又带点仙气,她穿起来很奇怪,不伦不类的。

      “嗯。”沈诗意拿起几件裙子去洗手间,逐试过,确定最喜欢哪件就穿哪件。

      王婕比她高两公分,身形差不多,裙子她穿上后,挺服帖的,唯一不好的地方是拉链她没法彻底拉上来,只好出去求助王婕。

      自己穿会奇怪的裙子,被沈诗意穿得正合适,背后一大片雪里透红的皮肤肌肤『露』出来,看着使人产生冲动,想将手放上去,必是细腻光滑的手感,王婕边帮她拉链子,边遗憾说:“可惜我不是男人。”

      沈诗意扭头注视王婕,“什么?”

      “如果我是男人,我就追你。”王婕把沈诗意扎头发的小皮筋弄下来,“你妆容和裙子不搭,我帮你重新弄。”

      “你面那句?”沈诗意佯装害怕头疼地『揉』额,“如果你是男的,我会有多远离你多远,新鲜感去得快的人,不宜谈恋爱。”

      “恋爱一要谈感情?今朝有酒今朝醉,开心了再说。”王婕拉着沈诗意到梳妆镜坐下,“还是那句话,你情我愿,即使没有恋爱的义,对方愿意,你想做什么都行。”

      “你好像在教我做坏事。”

      “没叫你杀人放火,不算坏事!”王婕拿起化妆工具,帮沈诗意调整妆容,“你是怎么忍得住谈次恋爱,有需求也忍着,不采取就近原则,叫慕寒当你情人?”

      “……”沈诗意表情僵了僵,“你上次跟我说完后,我差点没当面问他!还好我及时刹车,没问出来,他不会答应这种伤自尊的事。”

      王婕失笑几声,“你知道慕寒的底线吗?”

      “他最不喜欢别人骗他,强迫他和算计他。”

      王婕轻捏沈诗意的下颚,将她的正脸对着自己,“不是这种底线,是你们之间,他对你容忍的底线。”

      沈诗意认真思索,“不知道。”

      “用我的恋爱经验来跟讲,突破一个人的底线后,你叫他做什么,他都会答应你。”王婕有过几段恋爱,疯狂试探对方的底线,她也不是故意的,那时太小不懂事,第一次突破对方的底线,反馈十好,她尝到甜头,后面停不住。

      “是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原则,底线哪会那么好突破?”

      “不要太高估别人,低估自己,有时候不用你故意想办法去突破,发生些事,你自然的反应,就会突破对方的底线,可能你自己意识不到。”说完,王婕用卸妆棉擦掉沈诗意画的眼影。

      “我听懂了,但是怎么知道对方的底线被突破?”沈诗意本来想跳过这个话题,却不自觉地请教王婕。

      “自己观察。”

      “……”

      手机屏幕亮了许多次,有新消息进来,沈诗意低头回复消息。

      不继续聊天,王婕专注担当化妆师。

      沈诗意出门前留有充足的时间,在王婕家磨蹭了个小时,去活动现场时,也没迟到。

      向工作人员出示邀请函后,她和王婕准备进入会场,旁边一个长相端正的年轻男子,满脸殷勤讨好地对她道:“沈小姐,您好,我是慕总的助理张明哲!慕总已经来了,我带您去找他?”

      沈诗意早跟慕寒说过,在这里撞见她,要作什么反应。

      结果慕寒助理要带她去找他,那她只能礼貌地笑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们慕总。”

      “……”张明哲语塞。

      老板叫他站门口守候沈诗意的到来,他想过沈诗意不愿去的可能,唯独没想到沈诗意装作不认识慕寒是谁。

      踏进会场,沈诗意第一时间帮王婕寻找最喜欢的男演员身在何方。

      工作要紧,王婕进入状态,记不起自己所谓最喜欢的男演员,转动的大脑,在想着要如何完成自己的目标。

      两人心思各异,没注意到有几道身影在向她们靠近。

      “沈小姐!”

      冷不丁听到有人叫她,沈诗意最先反应,觉得应该是腾飞集团的人。

      事实证明,叫她的人确实是。

      她侧目扫过去,几个人里有两个她是认识的,个是慕寒,个是丁子龙,曾经是慕寒的助理,现在是腾飞集团握有实权的高管。

      慕寒来得比沈诗意早,站在会场视线最好的地方,方便看见沈诗意,就过来找她,他动,围在他旁边的几个人也跟着他动。

      沈诗意想装不认识丁子龙和慕寒,可丁子龙又叫了她。

      没得到回应,丁子龙也没尴尬,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沈小姐,这么多年不见,您真是一点没变,还是像以前那么漂亮。”

      当慕寒助理的几年里,亲眼见证慕寒和沈诗意如何相识、相恋、筹备婚礼和再到生下孩子,跟沈诗意还算熟悉,他能爬到现在的位置,比别人清楚得多,沈诗意对慕寒的重要『性』。

      多年未见沈诗意,今天见面,他自是要展现最友好的面。

      沈诗意扫了扫丁子龙,“丁助理?不对,你现在什么职位?”

      “我现在是ai业务的负责人。”

      “事业发展得不错,恭喜。”

      “多得慕总提携。”丁子龙不由望向已经站在沈诗意身旁的慕寒。

      听丁子龙和沈诗意的聊天,有人疑『惑』地问:“丁总,这位沈小姐是?”

      问题下子为难住丁子龙,目前没人确切知道慕寒和沈诗意是什么关系,他也不敢贸然回答,担心回答不好,惹起慕寒的不悦。

      慕寒瞥向问丁子龙的人,“诗意是我……”

      不知道慕寒会怎么介绍她,沈诗意没丁点听的兴趣,朝丁子龙笑了笑,然后挽着王婕走开。

      从丁子龙口中得到的‘沈’,慕寒说的‘诗意’,加起来就是沈诗意,这个名字,旁边的人没有不听过的,心照不宣地知道慕寒和沈诗意的关系。

      沈诗意没搭理慕寒,也没等慕寒介绍完,就走开。

      此时,几人默契地想起关于他们的传言。

      传言变了几个版本,面的版本,大部分是别人的恶意猜测,全认沈诗意为求上位,不择手段。最新的版本,沈诗意是不婚族,勉强地和慕寒起共同抚养孩子,其实对慕寒爱答不理。

      刚刚的场面,印证最新的传言,也印证以前传的东西是别人恶意猜测。

      霎时,几人眼中多了丝对慕寒的怜悯,事业再成功,条件再好,照样得不到爱情和婚姻,有孩子,也不能父凭子贵成功。

      见沈诗意走开,慕寒迈步跟上去。

      余光扫到慕寒走过来,沈诗意停下脚步,“我天不是跟你说了吗,在这里碰见我,你应该做什么反应。”

      慕寒紧抿薄唇,“做不到。”

      王婕默默松开沈诗意的手,感觉自己不适合听他们说什么,道:“诗意,我去忙了,待会回来找你。”

      是陪王婕来的,王婕自己忙活,沈诗意找个位置坐下。

      慕寒挨着她坐,问:“王婕忙什么?”

      “工作。”

      桌上什么都没有,慕寒起身,“诗意,你要喝什么?”

      叮嘱他装不认识自己,或是『露』脸几钟就回去,他半个字没听,还碰到热情跟她打招呼的丁子龙,沈诗意不用想也知道有关他们的八卦消息又要更新内容了。

      她不禁『揉』额,扫一眼旁边摆放的酒水,“果汁。”

      慕寒端来两杯果汁,人一杯。

      抿了两口果汁,沈诗意闲着无聊看手机。

      她不想说话,慕寒也不想讨她的嫌,安静地陪在她身边。

      屏幕看久,眼睛有些累,沈诗意抬起视线,“果汁不好喝,帮我拿一杯香槟。”

      闻言,慕寒话不说端来香槟。

      喝完小杯后,沈诗意想起自己是开车来的,“喝酒不能开车,王婕是坐我车过来的,她回去时,你找个司机送她。”

      “好!你坐我车回去吗?”

      “嗯。”沈诗意不介意坐慕寒的车,他们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回家的方向致。

      腾飞集团是酒会的主办方,正如慕寒所说,他要『露』脸,但不是来到这就算了,得上台说几句话。主持人有请慕寒上台时,全场目光往他们这边扫来,连带沈诗意也成为了焦点。

      认识沈诗意的人,目光中夹杂点探究和好奇。

      沈诗意神『色』如常地浏览手机页面,无暇去管别人看她是用什么目光。

      慕寒上台简短的发言过后,又回到沈诗意的身边。

      酒会结束,慕寒安排好司机送王婕,随即和沈诗意回家。

      他们回到,已是晚上十点多,是陈阿姨和小汤圆睡觉的点。

      慕寒照常地要去小汤圆的房间看看他,沈诗意则回自己房间洗漱,第一步是要换掉身上的裙子。

      问题来了,拉链是在后背的正中间,不管她怎么弄,她都弄不下来,反而弄得双手酸痛,心生烦躁,必须找个人帮忙。

      走出房门,恰好撞到慕寒准备下楼,她道:“帮我拉下拉链。”

      “好。”

      沈诗意立即转身,背对慕寒。

      拉拉链是举手之劳的小事,慕寒也不是第次帮她拉,即将动手时,望着她修长洁白的脖颈,他心跳小幅度地加快了点。

      片刻过去,没等到慕寒帮她拉下拉链,沈诗意催促:“你快点。”

      “等等。”慕寒抬手,捏着拉链,缓缓地往下拉。

      拉链越往下,大片细腻白皙的肌肤,bra的带子,还有bra后面薄如丝的布料,闯入眼中,他体温稍稍提高,心跳也变得紊『乱』,忽地有点口干舌燥。

      大致地感觉到拉链被拉下了半,剩下的可以自己搞,沈诗意转回身,想跟慕寒说一声‘谢谢’。

      谁知道,头微微抬起,她看见的慕寒,眸『色』幽暗又复杂,像一匹在草原上的野狼,盯着自己的猎物。

      两人恋爱六年,太明白他这种眼神代表什么。

      到嘴边的‘谢谢’说不出来,她当即又转身,想把房门关上。

      岂料,失去了高跟鞋,裙子有点长,她不小心踩到裙摆,个踉跄。

      门口处铺有地毯,可正面摔倒,还是会摔得很痛,她急忙想扶着墙,来改变自己摔倒的命运。

      见她要跌倒,慕寒眼疾手快,上扶住她。

      有慕寒的帮助,沈诗意站是站稳了,但她发现锁骨以下的温度突然下降,低头看,拉链被拉下半,裙子的面没有支撑点,垂落下去,布料滑到腰际,而慕寒的双手,正好是放在她的腰上。

      她表情微僵,抬起双眼。

      慕寒比起刚才更幽深的目光在注视她,似乎他也没料到她裙子会变成这样。

      静谧的空间,掉根针的声音也会听得见,她清晰听到他略微粗重的呼吸声。

      时之间,四周莫地围绕暧-昧的气息。

      正当她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场面,他长手伸,将门给关上了。

      她眼神微变,张开红唇,想叫他出去。

      声音没来得及发出,下秒,红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紧接而来是她的后脑勺被轻轻扣住,她眼睛不由睁大些。

      很快,惊讶被他攻势太强的吻淹没,当她反应过来,后背抵在门上。

      素了太久,又有美景所诱『惑』,慕寒吻上她的红唇,没察觉她的抗拒,放心地将她抵在门上,而后目光炽-热地注视她。

      两人身体贴得十近,仅有几层布料之隔,依稀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声。

      慕寒比她高大半个头,此时,他低下头,额头与她的额头是连接的,沈诗意分不清上升快速的体温,是她自身控制不住体温而导致上升,还是他体温太烫,传染给她的。

      她有话想说,微『乱』的思绪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只是一个吻,未能让慕寒紊『乱』的心跳变回原样,反倒心跳更『乱』了些,体内的血『液』沸腾,大脑里划过曾经日日夜夜与她做过的事。

      轻抬起她的下巴,指尖划过红唇中间,如海绵轻柔般的触感,引他神智『迷』『乱』,情不自禁又吻上去。

      不同刚才的攻势太强,这次的吻,是小心的试探,又是婉转的柔情,直让人『迷』失其中,结束后,沈诗意四肢微微发软,全身有些无力,内心还有些东西隐隐要破土而出。

      慕寒脑袋偏了偏,薄唇靠近她的耳畔,极力克制地问:“可以吗?”

      此时此刻,慕寒喷洒在她脖颈的气息,仿若有几根羽『毛』齐齐拂过,带来阵阵颤栗和酥麻,似一股电流遍布体内,沈诗意全身无力地依偎在慕寒怀中,心跳也快了许多。

      每当生理期快要到时,受内泌激素影响,身体比平时敏-感,她那方面的需求会强烈些,想要找人解决。

      过往四年多,因为身边没有可以解决需求的人,忙碌的工作,加上她转移注意力,轻易地能压下需求。

      现在离她生理期就挺近的,她原本没想那方面,却被慕寒两个吻勾起压在内心深处的需求,若不是理智还在,她刚刚可能会直接点头答应。

      迟迟没听到她回答,仔细端详她的神情,也不似要拒绝他的模样,慕寒唇角微翘,再次问:“可以吗?”

      沈诗意听到的不止慕寒带有蛊『惑』的声音,还有自己加速的心跳声。

      与此同时,对上他幽深的眼眸,发现某种浓浓暗示的信号。

      瞬间,她思绪『乱』如麻,脑中有两个声音在吵架。

      “答应他,将他当成解决工具用一用!”

      “不行!你们不是男女朋友,也不是夫妻,不可以做这种事。”

      “什么年代了,不讲究这玩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