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女配不做人啦

    《替身女配不做人啦》

    哪吒和乾坤弓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在顾青葶知道真相后,顾青舟也不在躲着她,此后两人每天都在一块晨跑锻炼,有时也会被顾青书要求写写字,得了空闲也玩玩斗地主,日子倒也过得充实。

      时光飞逝,小半个月就过去了,小草昨日回来后依旧是心不在焉,今天又请了假……

      顾青葶大发善心的同意了,自己这个月也是小有所成,比以前跑得快跳得高,主要是吃嘛嘛香,晚上倒床就能睡,由此便想着找夜羽先教个一招半式,自信满满的去世安院,结果夜羽不肯教,说基础没打好是不行的……

      “夜大哥,我想着每天练习一点点能有个三脚猫功夫就行!”顾青葶一脸认真地盯着夜羽,眼中带着一丝哀求。

      夜羽有些无奈地说道:“大小姐,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是有了基础不好好练习才能成的,属下觉得您也只能有个单脚猫的功夫。”

      ……

      单脚猫是什么鬼!顾青葶嘟囔道:“我才不要做单脚猫!”尽管声音已经很小了,夜羽还是听得真切。

      “大小姐要是打好基础,便可好好习武。”

      顾青葶叹了口气,放弃了!还是老老实实练基础吧,垂头丧气的转身离开。

      夜羽拱手:“大小姐慢走!”

      顾青葶回了兰葶院兴致不高,本来想撸猫缓解一下,结果顾小白到了夏天就不爱让人抱,小脑袋连续好几次地闪躲后退。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

      顾青葶无聊的趴在桌子上,这一天天的,还是好无聊啊,想念可乐冰淇淋炸鸡,空调手机秘制小汉堡。

      小花端着一盆冰镇荔枝兴致勃勃地走进来:“小姐,今有荔枝。”

      顾青葶对荔枝不感兴趣,底下的冰块倒是让她想来一口。

      “小花,这夏天也有冰块啊?”

      “是啊小姐,都是冬天冻来放冰窖里的,小姐你快尝尝这荔枝,可是从岭南快马运过来的呢!”小花小心细致地剥开一枚荔枝递到顾青葶嘴边。

      入口冰凉清甜,由于荔枝在大学门口卖得还是挺便宜的,顾青葶吃伤了,导致这会对荔枝没有一点兴趣,往嘴里送了块冰块嚼着。

      顾青葶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正给她剥荔枝的小花问:“小花,你知道小草家住哪里吗?反正我也是闲得,我想着明天去看看她。”

      小花剥荔枝的手一顿,仔细地想了想:“具体的话奴婢不知道,不过记得小草姐姐提起过,好像是莲花巷附近。”

      “知道大概就行,大不了到了附近再问问。”顾青葶说罢拿起一颗荔枝剥开塞小花嘴里。

      吃完荔枝,顾青葶又趴着思考人生,以后自己想必是要嫁人的,不敢奢望最好的,至少得不纳妾,……麻烦!

      少女胡思乱想了一整天,晚上睡觉时都磨牙……

      次日巳时

      顾青葶穿了一身银白绣茉莉的男装,和顾青书打了一声招呼后带着小花出了府。

      走出宁静的正阳街,渐渐变得热闹起来,小花带路,来来回回穿过不少巷子,把顾青葶累得够呛,终于在半个时辰后找到了莲花巷,

      小花摸着脑袋笑:“小姐!这其实也不算远,就是走了些冤枉路。”

      “……先找小草家吧!”

      迎面走来一身着黄衫手挎篮子的妇人,顾青葶走上前,问:“这位姐姐,你知道小草家住在哪里吗?”

      那妇人听后有些羞,脸上也挂着藏不住的喜悦:“哎呦~小公子真会说话!”说罢又思索片刻,摇摇头:“小草……我倒是不知道了,在这莲花巷里也没听说过这么个人,小公子你再问问别人吧!”

      “那便多谢姐姐了!”虽然没问到,顾青葶还是道谢离开。

      在莲花巷里接连问了不少人,居然没一个认识小草的,这让顾青葶有些犯难,难道是找错地方了?

      顾青葶怀疑的看着小花问:“小花花,你确定是莲花巷吗?会不会是你记错了?”

      小花肯定道:“小草姐姐说得就是莲花巷,奴婢不会记错的!”

      “哎!”

      顾青葶找个了地蹲下休息,这里来往的人时不时会多看她两眼,只见她衣着不凡,和这里的人格格不入。

      顾青葶有些焉,现在是又热又累,好想喝水……

      小花在她身后突然开口:“对了小姐,小草姐姐以前不叫小草的,好像是叫……胡大莲。”

      顾青葶侧头看着小花:“啊哈?小花你确定吗?”

      小花疯狂点头:“奴婢不会记错的!”

      “……”

      顾青葶重整旗鼓,找个大娘一问,还真有胡大莲,据大娘所说,小草家就在巷子最里面那家。

      往里走了许久,终是走到最里面,小花赶紧上前去敲门,过了良久门才缓缓开了个门缝。

      只见门缝里两个瘦弱的小男孩正怯生生的看着她们。

      小花问“这里是胡大莲家吗?”

      矮一点的孩子点点头,正想说话却被高一点的孩子拉到身后,他手持一把小木剑,警惕的看着门缝外的“姑娘”小花。

      顾青葶上前半蹲下问道:“小朋友,那个,胡大莲在吗?”

      刚问完话,小孩见是位男子,啪!门被重重的关上,顾青葶差点被门夹住鼻子,吓得跌坐在地上。

      “小姐!”小花急忙将顾青葶扶起来。

      这什么情况?顾青葶站起来,看着紧闭的大门。

      正在这时,有四个光着膀子的大汉,出现在胡同口,几人大摇大摆的朝顾青葶走来,到了跟前,为首的一男子脸上有道拇指长的刀疤!看起来凶悍异常,上下打量了她俩一翻,直接就开始敲门:“胡海!该还钱了!今个再还不上钱,就拿你女儿抵债!”

      顾青葶正欲问问他们是什么人,动静一闹出来便见周围的街坊邻居往这边聚集,那些人看着一伙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又有人来找胡海,咦~可怜那两个小娃娃呦!”

      “可不是嘛!要不是她女儿在大官家里当差,小孩早就被饿死了!”

      “大莲那丫头也是可怜,这么小为他爹……哎!”

      ……

      顾青葶转过头,好奇的看向她们,他们远远的看着也不凑近,他们穿着都是粗麻布衫,好像不想惹麻烦,只是会可惜一下无辜的孩子。

      那人见敲门不开,便想撞门,看见顾青葶俩人靠的近:“滚!一边去!别挡着老子!”

      “你……~!“

      兰葶苑。

      小草满脸焦急一路跑着进了院子,眼睛里满是慌乱,进门找了一圈没见人。只有李嬷嬷在厨房收拾卫生,:“李嬷嬷!小姐,小姐她去哪了?”

      李嬷嬷看着小草焦急的样子:“小姐出去了吧!一大早就走了,小草你是有什么急事吗?”

      小草脸上一阵灰暗,使劲咬着嘴角,眼睛噙着泪花:“李嬷嬷!我爹把我卖了!我刚看见赌场的那群人了!他们冲我家去了,我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只想求小姐借我点钱,让我把我爹欠下的赌债还了!我不想被卖去青楼啊!”

      李嬷嬷放下手里的抹布,过来把小草抱在怀里:“小草不哭了!你先在府里等小姐回来,现在小姐变的很好了,不会坐视不理的,只要你在咱们顾府待着,没人敢拿你怎么样的!”

      “可是!可是!我两个弟弟还在家里!我害怕他们伤害我弟弟!”小草捂着脸哭得无力。

      昏暗嘈杂的赌坊,吆喝声,起哄声络绎不绝,在罗家大赌坊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抱有一个目的,一夜暴富!罗家赌坊是京都最大的赌坊,据说背景极深。

      嘈杂的赌场大厅后面有道大门,里面是赌坊的坊主,一个锦衣公子,坐在一张桌子后面,腿翘在桌子上,看着桌子上的一张宝钞:“你是说有个白衣公子替胡海还了钱?”

      “是的!公子,他还带着一个丫鬟!看样子不像平民。”脸上有道刀疤的男子站在在中央回道。

      “哦!他还了钱之后呢?”

      “他给了小的钱,我带人在后门盯着他呢!他们没过多久就走了,胡海也没开门,看样子胡海也不认识!”

      锦衣公子拿起桌上的宝钞,细细看去盛家宝钞最鲜明的特点就是宝钞中央印着一条蜀江,活灵活现!崭新的一千两宝钞,盛家宝钞一般都是给官家发响!民间大多数用的还是罗家的宝钞,这人怕不是官家的?但是上面的意思是……“刘唐!”

      “小的在!”刀疤男赶紧凑凑上来。

      “你明天带人继续去胡海家要债!”

      刀疤男一愣,:“为啥?那人不是替胡海还清了嘛?”

      “你就说,我们赌坊的利息是九出十五归!没钱就把他女儿卖去秀春楼!”

      “是!”

      刀疤男离开以后,锦衣公子坐起来,嘴角轻笑自言自语,“顾家!活财神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