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武道复苏

    《重生之武道复苏》

    魔族降临点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嗯,对赵德柱来说,赚一百多万真的不算什么。

      当初他迷上赌博,可不也是举手之间赚了几十上百万,然后掉进坑里?

      所以对这看似正当却太过轻松的赚到上百万,还有点惴惴。

      边打球边问张泽贵。

      IT从业者摇头:“这是我们这个行业的特点,信息资源不对称产生的暴利比比皆是,为什么鹏圳会成为高新科技技术集中的城市,就因为这里正好处在外来新技术,和巨大国内市场的交汇点,一台设备在国外可能随处可见白菜价了,但你从西南地区来恰好用得上,还不知道行情,自然是多贵都要买,商人可不就最喜欢赚这种钱么,这不是骗,这是信息不对等带来的价差,所有电子产品初期进入国内,都是这么赚钱的。”

      列举了每一次技术浪潮的碰撞,可以说国内所有闷声赚大钱的科技公司,全都经历过这样积累的原始资本。

      赵德柱认真倾听。

      这比特么上课看书强多了。

      高尔夫运动确实是个很适合这样走走聊聊,顺带打球的商务交际形式。

      可能是签下几十万的大单,更可能是这种环境,让张泽贵侃侃而谈,甚至建议赵德柱可以复制这样的模式到很多城市:“很多科技公司就是这样发达的,我们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只要证明在江州有市场有利益,马上复制到其他省,成本会进一步降低。”

      赵德柱笑:“可我跟这种掏钱金主的关系,不可能这么轻易复制吧,而且……导航定位技术真的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用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铺开,这玩意儿立刻就会变成白菜价,谁都糊弄不了了。”

      边说,他边轻巧的用AX推杆,在五米左右,推出一记非常精准的远距离推杆!

      其实两三米以上都可以称为远距离推杆了。

      想想看把乒乓球大的小白球,推进碗口大的洞里,这果岭草皮肯定没有台球桌面那样近乎水平,有些还故意设置了起伏、漩涡、坡道、斜面。

      只有在现场感受,才能体验到那种三五米外推杆进洞的成就感。

      对赵德柱这杆远距离推进,张泽贵都忍不住鼓掌了!

      哪怕赵德柱是帮他推进的。

      果岭上只有他俩,没有裁判也没有球童,下一组球手还在一百码外等着这边离开果岭。

      所以没第三人注意到赵德柱的推杆效果。

      赵德柱也很满意,这个标准的三杆洞,他真是漫不经心的就一杆靠近果岭,然后P杆靠近球洞,最后推杆进洞,标准杆轻松完成。

      可中间张泽贵啰里啰嗦六七杆,才凑到果岭上,后面球手等得都要冒火了,赵德柱看这个推杆张泽贵都要磨蹭半小时,干脆上手帮他打进。

      还歉意的对后面球手挥挥致歉。

      张泽贵可能就是被这个推杆分散了注意力,直到两人并肩走出来,才忽然想起来:“你怎么这么确定导航定位技术会在很短时间里,用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铺开?”

      赵德柱比赚了一百多万还开心:“哈哈哈,你给我免费做这单,我就告诉你突破口在哪里。”

      张泽贵再看眼这个连GIS三维地理信息的盈利点都不懂的十足外行。

      选择还是要赚这四十五万的业务:“呵呵,赵先生开玩笑了。”

      谁信他说的话啊。

      不是谁都有罗世信那样的底气和心态。

      况且赵德柱也确实在高尔夫上面展现出是个行家。

      所以直到约好晚上过来签约,张泽贵居然都真的没有再问关于导航技术的未来。

      肯定也不知道他错过了什么样的机会。

      用四百五十万他可能都愿意换来的信息。

      赵德柱也稳住不说。

      其实他知道的也不多,手机还有两三年就会有装上导航软件系统的,因为那台手机他买过,而且就是用的张泽贵的星图软件。

      这也是赵德柱敢一次性付款的原因,这是个做事儿的企业。

      所有什么某度地图、某讯地图、某德地图全都是星图软件的小师弟。

      而等到苹果手机彻底把智能化推上极致以后。

      手机导航就成了难以改变的趋势。

      多少大企业在这一连串的变革中销声匿迹。

      这其中就包括一度独领导航市场的星图软件。

      也包括赵德柱兜里的诺基亚。

      03年的人们,谁能相信被称为天下第一大手机厂商,占据全球半壁江山的科技产业,居然都能瞬间崩塌。

      赵德柱都在琢磨自己要是找上诺基亚的大门口去卖这条信息,到底是能得到对方多少钱,还是被当成疯子打出来。

      唉……明显这也不能成为自力更生的长久之计啊。

      让冯晓婷陪着张泽贵回他公司,算是考察下真伪,这小姑娘也算是见多识广了。

      等她回来无声的点点头,赵德柱带财务去银行取了五十万现金,直接两层黑色垃圾袋那么装着提出来。

      周梦霞帮他用头绳把那五万单独拴出来的时候,发现他又有请全体在鹏圳人马开心庆祝的打算。

      忍不住小声:“能不能节约点,之前没有钱的时候,大家都为你担心,这次出来我跟晓婷也讨论过,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做,纯属带着我们见世面。”

      “你当然不在乎买衣服吃好的,可如果你要一直带着我们做事,我们心里很慌你知道吗,万一赚不到钱,你还这么大手大脚,我们却习惯了吃好喝好,又没本事帮你,怎么办?”

      赵德柱很意外,也许在老家,从小周围人都知道赵家拆迁有钱,大家都习惯了吃他的用他的理所当然。

      相逢不过一个月的新朋友,感受却不一样。

      随便就会遇上这么心灵美的姑娘吗?

      所以他有点不敢相信:“为什么会心慌?”

      周梦霞嗯:“我家里从小就穷,我体会过那种等着爸妈去借钱,才能买米做饭的心慌,现在条件好点了,但穷到骨子里的感觉我始终都记得,所以很怕很怕,你这些钱也来得很惊险,不是吗。”

      赵德柱刚想顺手拿一叠钱给自己的私人财务。

      周梦霞拨弄下额前厚厚的刘海儿遮住眼:“不是跟你要钱,我们都叫你老赵,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我很想跟着你也做个自力更生的人,而不是白吃白喝,别这样把我们养成伸手党,好么?”

      赵德柱忍不住反思,以前树倒猢狲散,所有人都习惯于找自己当伸手党,难道是自己的错?

      面对这确实是第一个主动明确自己职务身份的同伴。

      可能跟每个人的家庭环境、经济条件、成长经历都有关系。

      总体来说,这些新朋友可能比一直在那条街一起长大的狐朋狗友,感悟还是要多些,起码这都是些读了高中读大学的年轻人。

      赵德柱想了想改正:“那以后你可以随时叫停我花钱的事情。”

      低着头的女生偷偷扯了下嘴角,好一会儿才轻声:“嗯,我会对得起这份信任。”

      赵德柱反正是还没想到这份责任有多么重大:“不过财务上面的事情,我听说很复杂的,你要抓紧时间好好学,才有资格叫停我。”

      舞蹈专业的大二女生,显然已经在偷偷下功夫了:“我们还是要办个公司,这笔钱是你个人跟夏总签订的协议,可如果真的成交,是要出具账务发票的,当然我们可以凭你跟夏总的关系私人结账,他们地产公司自己想办法冲账,可如果不想被人抓住把柄,最好就是光明正大的开票做账,至于我们进价是多少,那是我们的事情,对吗?”

      赵德柱很想像以前那样甩手不管,可随之而来的就是过段时间就告诉他公司亏损没钱了:“好,之前你不是准备成立洋酒贸易公司吗,这次搞起来吧,他们还有些日子才能交货的,正好收尾款的时候用我们的公司去跟夏总那边交接。”

      周梦霞又提出个让赵德柱没想到的建议:“那……就叫汽车用品贸易公司吧,这样顺便我能把驾校那边的帐也做到这里面来。”

      赵德柱啊?

      什么账?

      周梦霞给他解释:“龙老师给我说了,刨掉所有教练、油费开支以后的纯利润,你和学校各一半,有公司才能名正言顺的把这钱收进来,那些驾校的车也算是汽车教学用品吧,算公司的固定资产,租给驾校用……”

      她肯定是囫囵吞枣的看了些财务书籍,学得挺一知半解,但说话有点那个味儿了。

      而且在这个时候,已经算是对赵德柱挺专业的建议。

      赵德柱就乐了:“那我也应该名正言顺的给你月薪了哦?”

      周梦霞终于抬头满是忍不住的笑:“嗯,我也想名正言顺的每个月从你拿领工资,心里就不慌了。”

      看来赵德柱这种不把钱当钱的态度,饱一顿饿一顿的惊险,反而激起了小伙伴们的忧患意识。

      不知道是不是跟地区差异有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