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游戏,陆少神操作

    《末世游戏,陆少神操作》

    双色球129开奖结果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微博发完,任铭总算出了口恶气。

      看了眼时间,十点半了。

      关掉微博,他要开始准备《午间新闻》了,今天是第一天,要以最好的状态来上。

      微博。

      《相鼠》一出,任铭压抑了许久的粉丝们,也长舒一口气。

      “骂的好!”

      “骂的真解气!”

      “像苏凯强这样的无德前辈,不死何为!”

      “让写歌还不给钱?真无耻啊这人!”

      “文化人骂人就是不一样啊,如果是我骂人,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词,哪像人家,出口成章,而且还骂的比我犀利。”

      “唉,长相比不过就算了,现在连骂人都比不过了,能不能给我们点活路啊。”

      “这首《相鼠》是诗经里面的吧?”

      “虽然很像,但不是。这应该是他自己写的,不得不说,任铭真的是大才啊!”

      ……

      “艹!”

      阳城。

      在看到《相鼠》的那一刻,苏凯强的血压开始升高。

      虽然不太看得懂这首诗的意思,但从每句末尾的“死”字就能看出,这写的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过完年他就六十了,在已经过去的这大半辈子里,他从来没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

      愤怒、委屈、仇恨等负面情绪一起向他袭来,呼吸变快,胸口加速起伏。

      加之乌烟瘴气的评论区,他越看越气,当愤怒到达顶点时,他把手机狠狠摔在地上。

      啪察!

      咵啦!

      手机碎裂的声音让他的心尖为之一颤,整个人也从愤怒当中走出来,脑子冷静下来后,他开始思考对策。这次事件不处理好,自己就又要过气了。

      仔细想了一阵,现在道歉已经没什么用了,唯一的入手点,就是那首《相鼠》。

      虽然自己不对,但任铭这么咒一个老人死,相信肯定有网友会替自己打抱不平的,如果运作得当,可以将网友的关注点,从自己做错事上,转移到任铭骂人上。

      越想越觉得可行,他来到卧室,打开落灰的电脑,吭哧吭哧的用二指禅敲了二十分钟,点击发送。

      一个【发送失败】的窗口弹了出来。

      ……

      中午十一点半,任铭来到了《午间新闻》的演播室,此时距《午间新闻》开录还有四十分钟。

      和《早安南江》的男女搭配不同,《午间新闻》是单人播报的形式。

      除任铭外,《午间新闻》还有另外两位主持人,三人一人一天。

      虽然在《早安南江》已经干了一个月,但骤然间让他独挑大梁,他还是有些没底,所以他提前过来熟悉环境。

      南江卫视食堂。

      李卜点了份鱼香肉丝盖饭。

      在等待叫号的过程中,他掏出手机,打算看一下任铭和苏凯强事件的风波平息了没有。

      让官微转发后,他就没再关注了,现在一上午过去了,两边应该和解了……吧。

      一分钟后。

      李卜的眼睛猛然瞪大,爆了句粗口后,火急火燎的往办公楼跑。

      身后。

      “93号!93号的鱼香肉丝好了!”

      ……

      “各位中午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中的《午间新闻》,节目一开始,我们首先还是来关注一下和老百姓钱袋子息息相关的……”

      演播室内,任铭已经开始了播报。

      开始前他还紧张,但当摄像机开启的那一刻,他的心反而平静下来。

      演播室外,李卜满脸懊悔的站在那里,他没想到,自己才一上午没看,事情已经发展到这地步了。

      如果说《咏针》还能说是误会,那《相鼠》一出,事情就彻底没有转圜余地了。

      万一这事被领导知道了,任铭不知道会怎样,但他绝对会被问责。

      省台主持人在网上和人骂战,不管输赢,这影响都太恶劣了。一个弄不好,容易让民众对南江卫视的整体形象产生怀疑。

      这个任铭,骂人之前,你好歹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份啊!

      实在不行,你用小号也行啊。

      他叹了口气,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任铭已经说出了那么绝的话,而且围观者众,这件事,怕是没那么好办了哦……

      正当他思考解决办法时,手机响了。

      他一看号码,新闻中心主任。

      完了!

      他走到一旁的角落,接通了电话,“喂,主任。”

      “您也听说啦?”

      “这事我也刚知道,一发现,我就赶紧找他来了。”

      “他现在正在直播,我就站在门外。”

      “主任您放心,我一定尽全力把这事的影响降到最低,等他一出来,我就让他给苏凯强老师道歉。”

      “嗯,好,那主任再见。”

      挂了电话,李卜抹了把头上的汗,又回到演播室门口,苦笑地看着演播室大门。

      任铭啊,你这回可把我坑苦了。

      刚才主任说,如果外界产生什么不利于南江卫视的谣言,那他这个组长就别干了。

      演播室内,任铭还不知道外面李卜正在等他。

      今天初上《午间新闻》,他并没有用出绝活,第一次还是求稳,等以后熟练了,再玩花的不迟。

      十二点半,《午间新闻》结束了。

      “好,以上就是本次《午间新闻》的全部内容,感谢您的收看。”

      片尾曲响起,任铭开始收拾桌上的新闻稿。

      今天的首秀还算成功,无功无过。

      稿子收拾得了,他走出演播室大门,准备去吃饭。

      刚刚在直播时,他都能听到自己肚子的咕噜声,第一次没经验,以后再直播,还是要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你可算出来了!”

      一出门,李卜焦急的脸就映入他的眼眶。

      任铭愕然道:“李组长,您找我有事吗?”

      李卜带着责怪的语气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微博上和苏凯强开骂了?我跟你说的什么,不要爆粗口,不要爆粗口,你转头就给我忘啦!”

      “李组长,出什么事了?”跟在任铭身后出来的一名女导播,眼看任铭挨训,忙帮着转移李卜的注意力。

      “没什么!”李卜应了一声,低声跟任铭道:“你跟我来。”

      杂物间内。

      任铭难以置信地看着李卜,“您要我道歉?!”

      “是!”

      任铭断然道:“不可能!”

      他又没做错什么,让他给那个老家伙道歉,没门!

      李卜深呼吸一下,用平静的声音道:“任铭,这不是我的意思,是主任的意思。你在网上骂人这事,对台里的影响实在不好,让你道歉了事,已经是主任额外给你的优待了。”

      一听这话,任铭问道:“李组长,那您是怎么想的,您也希望我道歉吗?”

      李卜反问道:“我是怎么想的重要吗?”

      任铭点头,“这对我很重要。”

      李卜道:“我想让你道歉,不仅要道歉,还要取得苏凯强老师的原谅。”

      任铭有些失望,道:“李组长,能给我些时间吗?”

      李卜转身,“明天之前,我希望能够看到你和苏老师和解的消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