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此乃人祸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我们一前一后走进了房间,我当着大家面给胡月道了歉,胡月也假装不生气了,让我发誓以后不能这样,我也按要求做了。傅佩佩拉着小白出了屋,说让我和胡月单独聊聊,化解一下矛盾。

      我站到门口看到傅佩佩拉着小白走出去了好远才停住。我转身对胡月摆手让她过来。

      “怎么样?有进展吗?”胡月低声问道。

      “计划进展很顺利,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达到目的了。不过,她看出我们是在演戏了,她还以为我们演戏是为了麻痹小白。”

      “我们演得确实不好,她们都是聪明人,我也早料到会被识破了。你要多加小心,太顺利以防有诈。”

      “放心好了,我会很小心的。她既然也想接近我,顺利也是正常的。”

      “可是,如果真的达到目的了……你知道的,感情这种事很难把控的。”

      “我懂,别担心我,你要相信我。”

      “嗯。我信你。”

      “她们回来了。”

      “我进里面了,你在外面。”胡月说完进了里屋。

      “刘寒,你出来,我有话给你说。”小白在外面叫道。

      我走出屋子时,傅佩佩正好进屋,我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对我使了个眼色,又微微点了一下头。我猜测她的意思是说小白已被搞定了。

      小白拉着我走出去百米,问道:“你说吧,这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一时激动。”

      “你真是让我越来越琢磨不透了,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我很好骗吗?你们演戏演得太烂了。”

      我心说好吧,都看出来了,这还怎么继续?我硬撑着说道:“谁说的!演戏?傅佩佩说的?”

      “还用她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没揭穿你就是要问你这是为什么。”

      “你相信我吗?”

      “你说实话我就信。”

      “你要是相信我就继续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继续演下去,你要保密,谁也别说。”

      “这里只有我们四个,你这话的意思只有一种可能了,我已经明白了,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你们的目标我也不喜欢,早点解决她早安心。”

      “嗯。我知道。”

      小白是个聪明人,一切都被她看穿了。接下来就是她要配合我一起演戏了。

      “你以后和我没关系了,你的事我不管,我的事你也别管。”小白提高了声音说道。

      “好,那就一言为定,你也别打扰我的生活,我和她的事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和我现在开始只是朋友。”我说完低声又说道:“可以了,这样就可以了,演多了演不下去了。”

      “哼!不想理你了!”小白转身走了。

      我听得出,这句话是她发自肺腑的话。她确实有些生气了。

      我在后面跟着也进了屋。一进屋就听到她们在隔板后面小声讨论着什么,叽叽喳喳也听不清。

      我看了看表,五点半了,对里面喊到:“时间不早了,佩佩,我们去找吃的吧。”

      “刘寒,从今天开始,我和胡月一组,你和佩佩一组。我们各组找各组的食物。”小白在里面说道,然后又听她对胡月说:“走,我们今晚打美味去吃。”

      我坐在床上看着小白拉着胡月走了出去,傅佩佩却还在里面没出来。就又喊道:“佩佩,你干么呢?一会就天黑了。”

      “来了,来了,很快!”傅佩佩回道。

      又过了五六分钟,傅佩佩穿了一件连衣短裙出来了。在我面前转了一圈,满面含笑问道:“好看吗?”

      “好看,不过天都要黑了。你怎么想起来换衣服啦?”

      “你没听到梦茹姐说吗,以后我们就是一组的了。我们自己找到的食物自己吃。”

      “这和你换衣服有什么关系?”

      “一会我给你抓好吃的,下水衣服会湿,我找了半天也只有这件比较适合了,脱起来方便,晾起来干得也快。”

      “好吧,你这样子就像我们是度假一样。”

      “我就是在度假,可惜很多东西都在船上没拿下来,不过也还好。”傅佩佩说话的样子就像是真来游玩一样。

      我和傅佩佩单独来到一处海边,她脱了连衣裙给我拿着,然后拿着网兜潜入了水里。

      我把她衣服放在一旁,四处去捡了一些干柴,等我捆绑好了一大捆干柴之后,傅佩佩提着满满一网兜海货从水里走了出来。颗颗水珠从身上滚落,湿透的内衣紧贴在身上,优美的身姿动人的曲线加上一张清纯的面庞,这副模样怎么也不能和阴险狡诈的杀手联想在一起。

      “这么多啊?你的水性真好,有空向你学习学习。”我迎上去说道。

      “好啊,你想学我明天就教你,我们先不回去了,就在这生火烤着吃吧。”傅佩佩把网兜递给了我,又说:“你去把它们处理一下,我来点火。”

      “好的,你先休息一会再点火吧,不着急。赏着月,吃着烧烤,陪着美女,也是不错的。”

      “你别乱看,小心挖你的眼哦。”傅佩佩开玩笑道。

      “好了,不看了不看了,你这身材真的很美啊。秀色可餐知道吗。”

      “我发现你也挺会哄女孩子的,不过我不喜欢这么假的话,什么秀色可餐,这么形容女人就是色魔。”

      “真是有个性,我也不喜欢说那样的话,就会那一句。好了,你也辛苦了,我去收拾收拾,很快的。”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繁星点点的岛屿上,两处篝火中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这条鱼好了,给,你先吃。”我把一条烤熟的鱼递给旁边的傅佩佩。

      “一起吃。”傅佩佩接过鱼去,用手扣下一块递到了我嘴边。

      她的这个举动使得我内心一阵酸楚。她真的是杀手吗?她的体格看起来没有胡月强壮,肌肉也不及胡月,她的武功真有那么厉害?面对这么一个美丽体贴的弱女子,我却在骗她,还要杀她,我能下得去手吗?

      我张开嘴她把鱼肉放了进去。我慢慢咀嚼,品味的不是鱼肉香,而是内心的痛。她又扣下一块放进我嘴里,然后才悠哉地吃起来。

      她现在就像是刚刚陷入爱河的小姑娘一样。对她的防备和警惕心,随着接触的时间增加而减弱。

      “这龙虾也能吃了。”我拿起一个龙虾小心地剥起来。

      “小心烫手,我来吧。”傅佩佩忙说道。

      “我皮糙肉厚不怕烫,你负责吃就行了。你真厉害,这么大的龙虾你怎么抓的?太佩服你了。”我说着把剥好的虾肉递到她嘴边,说:“张嘴。”

      傅佩佩很听话地张开了嘴,我把虾肉放进去。她闭起眼睛慢慢品味着,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好吃不?”我问道。

      “嗯,从来没有这样吃过。这种感觉好奇怪。”

      “什么样的感觉?”

      “说不清的感觉。”

      “再给你一块。”我又放进她嘴里一块,说:“感觉清晰了吗?”

      “嗯,是的,像你刚才一样的感觉。”她慢慢睁开眼看向了我。

      “像我的感觉?你知道我什么感觉?”

      “苦咖啡加少一点糖。”

      我心中一震,她不但漂亮,还绝顶聪明。我的心思似乎都要被她看穿了。

      我缓缓舒了一口气,目光看向远方,说:“突然之间感到好无助,人活着太苦了,可是又不能不活下去。”

      “你信教吗?”

      “不信。你呢?”我收回目光看向她。

      “我也不信,不过我有很多教会的朋友。我经常和他们聊天,上帝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有罪的,我们要上天堂就要赎罪,你想上天堂吗?”

      “我不想。你呢?”

      “你不想?这种回答恐怕也只有你一个。我想,可是我知道我上不了天堂,来世做个小鸟就好。”

      “天堂不是每个人都能去的,所以我也不奢求。我要陪你做小鸟,自由自在,陪你游遍大江南北,天涯海角。”

      “如果有鹰要吃我们怎么办?还是不要飞得太远了。”

      “我先为你开道探路,绝对不会让你先被吃了的。”

      “……”傅佩佩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哽咽了,说:“那我还想做人,你还想做人吗?”

      “想,你做人了我肯定要陪你呀。”

      “你不怕受苦了?”

      “只要有你在,没有什么事是苦的。”

      “谢谢你。那就期望有来世吧。”傅佩佩扭头擦了擦泪水。

      “不用来生,今世就可以。”

      “今世?你有这份心就好了,我不会忘记的,但是真的不行。”

      “好吧,那就做个闺蜜吧。”

      “这个还可以。”

      “我们快吃东西吧,天黑外面不安全了,吃完快点回去。”我催促道。

      “你是说那些幸存者?他们昨天都没来,估计也害怕我们。他们不敢来了。”

      “那我们就不用值班了对吧?正好可以睡安稳觉了。”

      “不过还是小心点好,好了。快吃吧。”

      我们很快吃完了晚餐,扑灭了火一起回到屋子,小白和胡月正坐在我的床上聊天,看到我们进来,她们打了声招呼就直接进里面了。

      “你早点休息吧,我去睡了。”傅佩佩说道。

      “好,你也早点睡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