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爱情

    《爱上爱情》

    残忍的手段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第二天一早,简臣就从睡梦中惊醒,正要习惯性地打开脑海中的手机,就立刻反应过来,跟了他几十年的手机在昨天就已经消失了。

      还是有点不甘心,抱着希望试了一下。

      没有任何反应。

      突然有些哀伤。

      22世纪的人们依赖于科技,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的性格也随着大环境,变得越来越淡薄。

      尤其在婆婆走后,他就变得更加独来独往。

      可他还是人,是人就会有感情。

      至少,他此时此刻,无比怀念他万能的手机。

      叹了一口气,起床洗漱,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平头,嗯,手感还是一样,舒服。

      背上竹篓,下楼,有些提心吊胆,但他已经不那么纠结了。

      不管有没有避开七月十四的捉妖,他都不会像昨天那样纠结,因为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婆婆教育幼时的他,一切随缘,老天已经为你安排好了路。

      由于婆婆的影响,他从来不信逆天改命。

      能逆天改命的人,是天生就有这个逆天改命的“命”。

      这个逻辑就仿佛是昨天他一直纠结的书中人究竟是否有“自主意识”。

      其实有也好,没有也好,路就在那里,只管走便是。

      作者就是这个世界的“老天爷”,安排好了一切注定要经历过后就会成长的路,那他何必顾虑重重?

      反正一切都将会化险为夷。

      简臣,注定成神。

      既然如此,走什么路又有什么区别?

      结果是一样的,过程是不是顺利就不那么重要了。

      他是一个反复的人。

      反正他是这么宽慰自己的,纠结那么多精神、哲学、意识上面的东西,不如过好当下。

      人之所以纠结,是因为没有办法解决矛盾。

      那他不去想矛盾,不就不会纠结了?

      随遇而安,上等之选。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预设,当下楼看见无头人啃鸡腿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简臣还是忍不住起了一丝绝望。

      他抬眼眼,远远就看见朱管家往这边走。

      简臣叹了一口气,拉住了一个店小二,问:“今天是几号?”

      “七月十四。”

      重活了一天。

      他,被动,穿越了。

      太贼了。

      不触发剧情就将当天无限循环?

      这个世界,太、贼、了!

      简臣垂头丧气地跟着朱管家去了隔壁镇上的朱府。

      到朱府的时候日头正盛,而《山河不负》里的剧情是在夜晚,这之间会发生什么呢?他会不知不觉走向剧情吗?他忍不住在心里想。

      ……

      “简师傅先在此处休息会儿,还有一位师傅也会来。”

      简臣有些意外,还有一位?

      正说着,一位白衣男子,带着一位白衣女子,缓缓而来。

      白衣男子脸色十分苍白,比年老的朱管家还要没有精神的样子。

      身后的女子亭亭玉立,安静地守在男子身侧。

      简臣摸了摸自己最爱的头发,已经认出了两人。

      这两人的气质太过显眼和特别了。

      白衣男子姓颜,名北商。

      颜北商,《山河不负》第二男主。

      他的名字是作者精心取的,在古语里面都代表星宿,北辰星和商星。北辰星也就是西方占星里的北极星,而商星则是天蝎座里最亮的一颗。这两颗星星都与帝王有关。

      “颜北商”这名字一出,简臣这位熟悉各种小说套路的人就全明白了。

      这位颜北商,身份不简单,还是位大佬。

      对比了下简臣这个名字,不得不说,是有点嫉妒的。

      好歹,他简臣是第一男主,第一!

      结果名字那么随便。

      颜北商身后的女生,叫阿拾。

      拾,即为十。

      阿拾这个名字其实比简臣还要随便。

      阿拾之所以叫拾,是因为她排在颜家收养的孤儿中的第十位。

      阿拾其实是颜家买来给这位身体虚弱的颜家大公子做童养媳的,冲喜。

      知道了这一层信息的简臣看向阿拾的眼神就带着些怜悯。

      这么漂亮的姑娘,命运这么凄惨,作者不做人。

      “这位公子可曾见过我?”

      阿拾的声音很温柔。

      简臣曾经幻想过以后的老婆会是什么样。

      就是阿拾这种款的。

      阿拾完完全全符合他一切对于“美”的标准。

      他太喜欢这种善解人意又温柔的女生了。

      奈何天公不作美,这样的美女被无良作者配给了一个不解风情的病秧子,真是“暴殄天物”。

      突然一阵掌风袭来,他就被掀翻在地,在地上摩擦了几丈远,砸到墙才停。

      简臣瞬间吐了一口血,真是疼啊!

      要了命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竟然还能爬起来,冲着颜北商骂:“你他妈是不是有暴力倾向啊!操!”

      莫名其妙打他干甚?

      话音刚落,一阵青烟飘出,直冲颜北商。

      颜北商立即挥袖抵挡,和青烟缠斗起来。

      “少爷”,阿拾在一旁着急。

      颜北商此时震惊于一个普通人竟然得了守护灵,又正与这位普通人的守护灵斗法,哪有空听她劝架?

      阿拾无奈,转身走向简臣,伸出一双芊芊玉手,扶着他在椅子上坐下,然后捏了一个诀,简臣周遭瞬间围了一层温暖的光。

      光中的简臣只觉得痛感渐渐消失,还带着暖意。

      没过多久,他竟已完全复原。

      阿拾也就在这时收了光。

      阿拾朝他赔礼,“真是对不起,少爷他最近脾气不太好。”

      简臣动了动胳膊,“我看他不是最近脾气不好,是脾气就没好过。”

      半晌,他都没听见阿拾的回话,便抬头看着她,只见她以一种疑惑的眼神打量他。

      简臣这才发觉刚刚的话,暴露了他对颜北商的了解。

      可没办法啊,他确实挺了解的。

      他还知道这颜北商小时候看过阿拾洗澡呢。

      哎,这话不能说。

      简臣轻咳了两声,望向还在角力的青烟和颜北商。

      颜北商被身体拖累,竟然被青烟缠了几个回合。

      要知道,颜北商现在灵力是殊途阶段,打青烟本应该绰绰有余。

      简臣看着缠绕颜北商的那一缕青烟,一时五味杂陈。

      他欢喜青烟护着他,又有些愧疚,因为他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简臣了,青烟护着的,是这个世界的简臣,不是他这个外来客。

      青烟的气势逐渐被颜北商压制。

      守护灵的水平高低取决于其主人的灵力高低。

      青烟作为他一个普通人的守护灵,就算生前作为灵兽时再厉害,其能力也会被他这个平常人拖累。

      再跟殊途的人打下去,只会受伤。

      一向对人际关系淡薄的简臣突然有些心疼这只年迈的鬼,便朝青烟喊道:“回来。”

      青烟极其听话,不一会儿就飘了回来,飘进了竹篓里。

      还好是竹篓,摔不烂,要换成其他的什么,怕是早碎了。

      简臣义父送的东西,还真的挺好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