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风神

    《神雕风神》

    很简单的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陈玄。”

      少顷,大殿烟光后,有人昂然起身,拨开自己金冠垂下来的丝绦上的珠光,其气清清,其声珠玉,蕴含着一种江河悠悠的韵味,打破了石殿中的平静,朗声道,“他自己找事,我们作壁上观即可。”

      听到声音,身披月白色褴衫的钟穆清不由得把目光投过去,就见莲花宝灯之下,映出一个俊秀少年人,他头戴金冠,肌肤晶莹,如描的双眉入鬓,自然而然有一种倨傲。

      “苏玉乐。”

      钟穆清若有所思,对方年纪很小,可其出身于五大姓之一的苏家,此时开口说话,极大可能代表下院中玄门世家的意见。

      果不其然,苏玉乐一开口,石殿中的世家子弟们纷纷点头赞同,就连同是陈家的陈子易也摇着折扇,不言不语。

      意思很明显,陈玄挑衅太昊派是陈玄自己一个人的事儿,不但不代表陈家,更不可能代表溟沧派!

      “嗯?”

      钟穆清刚转过此念头,就见殿中的世家子弟的目光齐齐投向自己,他笑了笑,用手摩挲着一件玉圭,不紧不慢的样子。

      此玉圭长一尺二寸,,中间有一穿孔,直径大约三寸,穿孔上有四寸半,穿孔下也有四寸半,晕着莫名的光彩,让他整个置身于一种冷色中,仿佛在琉璃世界。

      苏玉乐眼瞳中折射进玉圭的冷光,感应到一种茵茵润润,忍不住微微眯起,这样的辅助宝贝,就是他也眼馋,这钟穆清看来是真的受师徒一脉的看重,还未开脉就被赐下这样的宝贝。

      苏玉乐想到这里,用手一点,直接问道,“钟穆清,此事儿你们怎么看?”

      这个苏家的人,说话就是这么不客气。

      由此可见,即使在下院里,玄门世家和师徒一脉的关系也不融洽,并且对抗已经摆在明面上了。

      钟穆清目光扫过全殿,在一众玄门世家子弟面上掠过,他早有腹稿,所以不急不慌地开口,道,“陈玄为自家人出头,我们还是不打扰的好,省的好心办了错事。”

      “好心办错事。”

      苏玉乐听了,冷哼一声,这钟穆清说话还真是好听,明明也是不愿意动手,却还能够祭出这样大义凛然的话,果然够虚伪的。

      不管如何,随苏玉乐和钟穆清两个人相继表态,殿中众人算是达成一致,他们都不会插手陈玄和太昊派的“私仇”。

      说起来,现在石殿的人都是溟沧派下院中有资格参加即将举行的玄文法会的入门弟子,他们的决断就代表着溟沧派下院对陈玄和太昊派之事冷眼旁观,暂时不会入场。

      ……

      陈玄此时并不在乎外面的风风雨雨,他一个人在静室中,阎天殿藏于眉宇间,隐隐的,似牵引一道又一道的彩虹,其色金黄,绚丽到超乎人间想象,还有赞颂阴德之经诵读,一声又一声,一下又一下。

      陈玄身在霞光中,运转《通元真策》,配合阎天殿中阴德宝池中孕育的先天阴德之水,不但修炼开脉法门到了很深的程度,而且自己的身体体质再次突飞猛进,到了这个境界层次不可思议的程度。可以讲,只看这肉身的强度,真的称得上千锤百炼,无与伦比。

      不知多久,陈玄才睁开眼,眸子前所未有的明亮,他坐在室内的木榻上,眉宇间凝着尚未散去的光,好一会,才叹息一声,声音中蕴含着喜悦,也有少许不甘。

      喜悦的自然是在陈符玉所送的辅助修炼的外物帮助下,开脉法门《通元真策》修炼地顺风顺水。至于不甘,则是因为由于缺少一件辅助修炼的关键外物,导致《通元真策》无法修炼到圆满层次。

      “可惜。”

      陈玄摇摇头,直呼可惜。这个时候,他才深深感受到世家子弟身上的枷锁和身不由己,任凭你资质再好,运气再行,但只要家族不成全,不赐下修炼所正需的关键材料,就是修炼到圆满!

      这样说起来,张衍在开脉阶段所修炼的《玄元内参妙录》修炼难度大的惊人,只气机在经脉中行走的复杂性就远远超乎人的想象,但这修炼一事,完全系于自己一身,不用担心其他人来卡脖子,也是一种陈玄现在无法比拟的自在。

      当然了,如果让陈玄选择的话,他还是会选择现在的世家道路,虽然限制是有所限制,可得到的支持也是实实在在扎扎实实的,利远大于弊。至于张衍那种路子,如果没有残玉这种挂,谁走谁死。

      “差不多了。”

      陈玄又坐了一会,振衣起身,离开静室,往外去。

      “少爷。”

      真明正在檐下,琉璃玉光横斜,如雨丝细细,披在身上,让他显得更为精神,浑身上下有一种活力。

      “嗯。”

      陈玄扫了一眼,发现真明的体质也有所提高,不由得暗自点点头,他的天赋也算是不错的。

      “少爷,”

      真明跟在陈玄的身后,用不大的声音说话,道,“随玄文法会开始,山上的人都在谈论你和太昊派的事儿,整个羽玄山上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说这话的时候,真明面上有不小的担忧。这次的事儿经过有心人的推波助澜,早就闹得人尽皆知,凡是来羽玄山参加玄文法会的,不管是哪个门派的,都知道。在这样众目睽睽下,一旦自家少爷出现一点差池,恐怕就会成为笑柄。

      以真明对陈家这样世家大族的认识来看,世家大族都是很爱惜自己脸面的,一旦让陈家的权势人物觉得让陈家蒙羞,那恐怕就会被打入“冷宫”,没有出头之日。

      陈玄能够感应到真明的担忧,不过他并不在意,原因很简单,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

      当日到太昊派所聚的香舍跟前挑衅,陈玄就暗自动用阎天殿的力量一探究竟。他已经发现,太昊派的来人中不乏良才美玉,确实不凡,可绝对没有强到惊世骇俗的硬茬子。自己对上他们,一点不虚。

      “走吧,去看一看法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