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北林楠

    《林北林楠》

    只要你开绘里奈我们就是好朋友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萨拉斯讪讪笑着别过了脑袋。

      眼皮耸拉着,将浑浊却又充满怨恨的眸子隐藏了起来,但微微颤动的袖筒,却暴露了他并不平静。

      他恨啊!

      与八万年魂骨、晋级封号斗罗的希望失之交臂。

      但,当林琅天提出斗魂的那一刹那。

      萨拉斯就明白自己失去了机会。

      “希望、希望圣子能发挥出魂骨的最大效用,尽快晋升封号斗罗,老夫为你、为武魂殿庆贺。”

      在场所有的主教都缄默不语。

      任谁都能听出来,话语中那丝难以抑制的颤抖,以及浓浓的不甘。

      众人面色古怪,怎么就不敢斗魂呢?

      人群中,白金主教杰森摸了摸光亮的大脑袋,眼含不屑地看了看萨拉斯。

      也就这点器量了……

      这种“聪明人”想得多,顾虑得也就越多,难以坚持信念。

      “既然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

      林琅天收敛了爆发的气势,残火太刀也化作点点火星消散,淡淡说道。

      附近的主教们也终于松了口气。

      在那骇人的风暴中心,他们可是难过至极。

      身上的长袍都被汗液黏湿。

      胡列娜露出惊喜的神情,两只水盈盈的眸子落在林琅天的身上,写满了崇拜与濡慕,一双纤手垂在小腹处拨弄手指。

      “太帅了吧……”

      如果有动漫特效的话,胡列娜觉得自己的眼里,一定会冒出粉红桃心。

      就算是高坐在王座之上的比比东,俏脸也是变得明媚了许多。

      但在林琅天抬头的刹那,又迅速收敛。

      微微扬起白腻的下巴,比比东瞥了眼林琅天,点了一下权杖,高声宣布道:

      “魂骨,由圣子来吸收。”

      正殿之中无人提出异议。

      他们都是目光复杂地盯着林琅天的背影,心里很清楚,圣子的实力将更上一层楼。

      那么,他的实力极限在哪里?

      ……

      圣子房间。

      一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魂骨,在半空中静静悬浮。

      顺着魂力的指引,它贴上了林琅天的左腿,接着缓缓没入,光芒笼罩小腿,彻底融合之后,发出了雄浑的魂力。

      八万年魂骨内蕴含的能量,游走在林琅天的四肢百骸。

      林琅天的第二武魂死亡蛛皇,特征之一便是吞噬能量,将魂骨中溢散的魂力,鲸吞牛饮般地全部吸收干净。

      不一会儿,林琅天睁开眼睛,似有玄光闪过。

      “不愧是八万年的魂骨,全部吞噬后,竟然升了两级,附加的魂技也很……”

      未等林琅天细究,耳边忽然响起了电子合成音。

      【大反派系统登入……】

      【检测到有敌对势力对宿主心生怨恨,确定对方身份——力之一族,作为反派,绝不能让敌对势力有喘息之机。】

      【任务发布:收服或彻底摧毁力之一族。】

      林琅天眉头微微蹙起。

      记得呼延力主动要为自己解决力之一族,现在系统又重申了一遍,可见象甲宗并不能成功。

      “算了,等从星斗大森林回来时,顺手解决了吧。”

      林琅天从床上起身,扭了扭肩膀。

      六十八级的魂力在体内很充盈。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阿春被林琅天恩准可以带家人来武魂城,近日已经离开,前往家乡索托城。

      林琅天只得亲自开门。

      不出意外,门口正是巧笑嫣然的胡列娜,水嫩的俏脸染着红晕,鼻尖还落了一点灰。

      “琅天,我们明天就动身了吧?”

      “所以我做了一些菜肴,为我们践行,还有就是……庆祝你来武魂城的纪念日。”

      说着,胡列娜心虚地目光闪躲。

      “好吧。”林琅天点头应道。

      阿春不在身边,还真无人来伺候他的起居。

      两人穿过走廊,边走边探讨些修炼上的问题,当然,却是林琅天为胡列娜解惑。

      说起来,胡列娜能先邪月与焱一步晋级魂王。

      也确实与经常缠着林琅天请教有关。

      几分钟后,两人来到胡列娜的房间。

      刚一进门,林琅天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菜香,目光一扫,就见到满满一桌的菜肴,一盘盘都是色香味俱全。

      难怪胡列娜的鼻尖上会落了点灰。

      “那个、琅天,尝尝我的手艺吧?我准备了一个清晨,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胡列娜脸颊红彤彤的,结结巴巴地说道。

      林琅天坐下,拿起银筷,夹了一口鱼肉细细咀嚼,不由赞道:“很好吃。”

      看来胡列娜是用了心思的。

      就在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邪月与焱并肩走了进来,见到桌上的菜肴与林琅天,微微一怔。

      “哈哈,我说妹妹怎么做了好多菜?”

      邪月促狭着对胡列娜挤了挤眼睛。

      这么多年,他这个做兄长的,岂能不知妹妹的心思。

      “娜娜,明日去星斗大森林,还是多带些魂师吧?只有你和圣子的话,不安全。”焱脸色一僵,攥紧拳头生硬的说道。

      胡列娜却不管那么多,推搡着两人,把他们推到了门外。

      嘭地一声被关上。

      “别来烦我!还有,有琅天一个人就够了,不会有危险的。”

      对着房门小声威胁了一句,胡列娜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好不容易跟林琅天二人世界的机会,她怎么可能带上电灯泡。

      “妹妹让我好伤心啊……”

      门外,邪月笑着调侃,但还是带走了焱。

      ……

      教皇正殿。

      比比东望着台阶下的坤德白金主教,面无表情,清冷的氛围使得对方头也不敢抬。

      生怕被教皇陛下迁怒。

      “萨拉斯……竟然敢搭上长老殿?还真是长本事了啊。”

      朱唇轻启,比比东冷笑道。

      一张俏脸已是布满了寒霜,不怒自威。

      受大供奉千道流的制约,长老殿成了超然于教皇的势力,以往只有教皇能联系。

      但为了掣肘比比东,千道流改变了规定。

      只要白金主教以上的级别,遇到某些有争议的决策,便可上报给长老殿决断。

      坤德主教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说道:

      “不止如此,我们抓捕了一个自称是萨拉斯下属的魂师,他说萨拉斯曾试图收买圣子的仆从,但被对方发觉并警告。”

      “混账东西!”比比东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