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间客》

    准神弑魔劫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除掉尼翁后,西因士睡了一个好觉。

      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

      他醒来的时候房间很安静,西因士还以为自己是第一个醒来的人。

      他爬起床伸了个懒腰往隔壁一看,他发现妲斯琪盘坐在床上专心致志的盯着电视机屏幕。

      电视机关了声音,正安静的播放着。

      “把音量打开”

      过了一会儿,西因士可以听到电视机播放的新闻声。

      他仔细听了一会儿新闻声,手指开始转起来。

      “昨天17时经四方公会核实,魅惑彩蛋守护者遇袭,彩蛋下落不明。两名守护者已送往附近医院抢救,案件扔在调查中,本台记者安杰罗为您报道。”

      西因士仔细听,天桥事发第二天四方公会就出面核实消息。

      *“消息核实了,确实被截胡了。”

      一旦公会放出了消息,魅惑彩蛋失窃这件悬案就如板上钉钉假不了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被人这样恐吓我心里确实不愉快。”

      妲斯琪听着隔壁床青年那个慵懒至极的哈欠声,他似乎对世界灭亡了都不大在意。

      妲斯琪知道尼翁的存在,她也知道昨天夜里大致发生了什么。

      她也是第一次接触西因士这种了类型的钥匙能力者,对方的钥匙能力载体外形过于隐晦吓人以至于她会下意识觉得对方来自正义的对立面。

      听到这句话青年抓抓头发,他站起拖拖拉拉的走到浴室。

      “彼此彼此,被人视奸的感觉真烂。”

      西因士摸进浴室,他嘀咕了一句。

      “说起来我查了一下你的资料,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能当上守护者。”

      西因士一边刷牙一边含糊的说到。

      西部出身的妲斯琪却在南方教廷统区就读南部能力者高等教育系统。

      妲斯琪明明不是四大个派系编内成员却被提名负责押送彩蛋。

      如果这都不是最令西因士感到敬佩的,那么可以忍受多日直播恐吓每夜视奸的遭遇那又怎么说。

      西因士觉得妲斯琪这种自由钥匙能力者可以混成这样,她算是摸到某个食物链顶端的天花板。

      ……

      西因士头脑不清醒刷牙时他和血色沼泽连通的精神纽带,昨天捕获尼翁的大手告诉他。

      她们找不到尼翁的尸体。

      按照西因士以往的经验,只要活物被那双大手带入血色沼泽那么对方十有八九会被她们吃掉。

      “你昨晚应该见过它了,它没吵到你睡觉吧?”

      当西因士深度睡眠时,他的大脑皮层会放松而在他放松的时候他的血色深渊就像他大脑的思维般活跃。

      *“它是什么?”

      妲斯琪听到这里她迟疑了一下,西因士口中的钥匙能力载体被他说的像是聒噪的女士们。

      “那个长得有些吓人的血池子。”

      西因士在漱口,他吐了水后擦擦嘴补充道。

      “除了这件事情妲斯琪我必须告诉你一个事情,虽然这件事情有些耸人听闻,但是你也必须接受现实,昨天我抓住那人没了。”

      *“什么叫没了?逃了?”

      如果说血池子还是能让人接受的话题,那接下来妲斯琪便有些接受不了。

      她不接受尼翁没有死这个事实。

      “别着急听我说,没了的意思就是他不仅死了尸首还意外不见的意思。”

      西因士深深看了眼妲斯琪,对方不的眼神仿佛早就知道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妲斯琪眼光扫到他探究的目光,她神色一闪。

      “他原来叫尼翁,我的女神们告诉我尼翁的尸体消失了。”

      *“女神?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听到这里妲斯琪做了一个疑惑的手势,西因士说到的事物触及到她的知识盲区。

      “女神们是住在我体内的女士,她们我的钥匙能力载体。”

      西因士在妲斯琪面前伸出了一个“耶”的手势,再频繁弯了弯手指表示强调数字“2”。

      “我本来以为尼翁会被她们吃掉,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她们吃不了的东西。”

      西因士解释到,对于钥匙载体能吃人这个问题大部分能力者都是略有耳闻。

      这就是为什么通常情况下像西因士这种公众人物是不允许使用钥匙能力。

      “既然你知道尼翁的名字,那么你应该知道更多尼翁甚至他的组织的事情才是。精神型能力者是不会贸然单兵作战的。”

      西因士知道自己抓住尼翁其实也有运气成分,尼翁并不打算取妲斯琪的彩蛋他只是一个耳听。

      监视妲斯琪的尼翁背后一定有人指示他这样做。

      妲斯琪眼睛转了转,西因士是一个人大智若愚的角色。

      *“他们叫他潘先生。”

      *“尼翁的上头叫潘,潘有很多像是尼翁这样有能力的手下,潘先生的身份很复杂我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他具体来历。”

      潘?

      听到潘这个名字,西因士想到了自己反复记起的梦。

      在这个节骨眼上真的有人叫“潘”。

      “你和潘先生是什么关系?”

      *“猎杀关系,我调查过他,他会让他手下的人进行围猎以此满足他的收集癖好。”

      “特殊的收集癖?”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我觉得他在收集些不得了的东西。”

      妲斯琪表示潘在收集不得了的东西。

      当时由于前后发生的事件通通指明潘先生的收集事物极有可能是彩蛋,所以那一刻西因士产生了一种错觉。

      潘追杀妲斯琪是为了妲斯琪守护的那颗彩蛋。

      “一个可能喜欢收集彩蛋的疯子?这种人公会一定对他加倍呵护才对,按照你所说的这号人物应该是公会四处通缉的危险人物。”

      收集东西竟然收集到彩蛋头上,潘怕不是嫌命长。

      西因士表示潘这种明显有些反社会倾向的能力者绝对会被四方公会加倍关照严加看管才是。

      妲斯琪摇摇头,如果潘是四方公会紧盯那个恶棍,她当然不至于如此狼狈。

      *“他没有被通缉,不仅如此公会还不知道他的存在。”

      妲斯琪表示潘先生是四方公会管不到鞭长莫及的存在。

      “听起来就像是你被害妄想症。”

      听到这里西因士不可置信的挑挑眉。

      即使被四方公会漏网的穷凶极恶之人少部分确实存在。

      但是西因士很清楚,这个概率非常小。

      四方公会对所有能力者的登记从他们出生到死亡都有详细记载。

      *“如果我没有被他三翻四次追杀,我也不会相信一个案底清白的良民是凶手。”

      妲斯琪留给西因士一个意味深长的停顿,她相信西因士能明白有种犯罪就是不被法律所束缚。

      “这就像有完美不在场证明的凶手。”

      妲斯琪点了点头,看到对方确认西因士有些头疼。

      “这件事你要向四方公会汇报。”

      遇到麻烦找组织,西因士劝妲斯琪别拿自己生命当儿戏。

      *“这个人恐怕四方公会管不了。”

      “什么意思?”

      *“他不是能力者,他在浩瀚数据库里显示是个自然人。”

      听到这里西因士陷入冗长的沉思,自然人确实不在四方公会的管理范畴。

      这绝对是他近日以来听过最糟糕的事情。

      神秘人“潘”是个自然人。

      这是真的钥匙能力者领域的法外狂徒。

      肩负着回归仪式的机械城市政府根据突然降临的噩耗启动了紧急事件对策。

      机械城里列车照常发车,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如约被挤进车厢。

      大街小巷报纸上写满了机械城彩蛋失窃的官方回复,手机屏幕里面都是各路大咖危言耸听。

      无论机械城表现得多么镇静也好,事情的发生就是无可逆转的。

      因为魅惑彩蛋的失窃,妲斯琪和西因士带着另外一枚尚且安全的彩蛋准备提前抵达彩蛋回归仪式现场。

      他们来到通往会场的运输枢纽,机械城松树空岛隧道电梯分三类,自然人电梯、能力者电梯最后还有货梯。

      西因士看着妲斯琪走到隧道电梯等候的队尾,他向她招招手示意她不要过去。

      “你想搭电梯?”

      妲斯琪点头,他示意她看看隧道电梯上空。

      妲斯琪从松树低端一眼看上去,她仰望隧道电梯的视觉就像看地质穿梭机的梭子般由粗到细。

      他们视线尽头的那一个小点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过来过来”

      妲斯琪听着青年那种像是喊心爱的短脚腊肠犬的语气,她犹豫再三走过去。

      “如果沿着松树空岛的隧道电梯跑,你觉得我们会发生什么事?”

      西因士看着上方他问到,他就像说今天天气晴朗一般自然。

      *“你会被机械城的电子警察罚款。”

      妲斯琪接下了这个话桩,她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她觉得这可能是脑筋急转弯。

      “你有多重?”

      *“不太重”

      “不太重是多重?”

      *“过分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