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凤舞七星寂

    《一曲凤舞七星寂》

    三足鼎立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话说回来,此时的李舒窈正在为如何扮演一个五岁孩童发愁,孟氏已抱着她与奶娘说起了郎中的叮嘱和节气饮食。

      没过多久,主院传话来,说老爷归家了。

      孟氏认真吩咐了几句要仔细照看小娘子,入秋了,莫要让她再感染风寒。又摸了摸女儿的头,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如孟氏所料,李仪抽空差人来告诉她不必等,自己却忙得没空吃饭,此刻正吃着厨房送来的羊肉汤饼当宵夜呢!

      此时将所有小麦面粉做成的面食都称为“饼”,包括蒸饼、烧饼、汤饼、炊饼等等。

      其中汤饼指的是水煮的面食,也就包括我们后代俗称的面条。

      这里的羊肉汤饼自然就是羊肉面了。

      抻好的面沸水下锅,再放炖熟切片的羊肉,加盐,葱花,姜末,芫荽等调味,一碗兼有面条的筋道和羊肉的鲜香的羊肉汤饼就有了。

      孟氏进门时瞧见自家官人并不算文雅的吃相,心中又好笑又心疼。

      李仪见她回来,也弯起凤眼笑了,疲惫的脸上因这笑容也多了一点暖意。

      他指指自己面前的碗,“咱们家厨娘的手艺越发好了,这羊肉汤饼我吃着很有味儿。”又问:“娘子可要尝尝?”

      孟氏摇摇头,“我在英英那里用过膳了,官人自己吃吧。”

      李仪点点头,又低头吃了起来,其间还不忘问一句女儿的病情。

      孟氏答道“面色倒是红润了些,只是……”,她停了一会儿,又道“只是我总觉着她如今有些木讷,不似从前一般活泼爱笑。”

      怕娘子担心,李仪便安慰道:“许是静养了这么久,闷着了。等过些时日她好了,我趁着休沐,带家里人去城郊散散心。”

      “也好。只是,多少也有家里没有孩子同她一起玩的缘故。淇哥儿毕竟年纪大了她许多,又是男孩儿。”

      “这却好办,”李仪笑言,“咱们再生个小娃娃陪她玩儿就是了。”

      孟氏含羞嗔他一眼,李仪更是大笑。

      笑完又怕自家娘子真恼了,他只得放下碗,认真起来:“这也简单,挑两个开朗伶俐些的小婢子侍候,同是孩子凑在一起也热闹些。有空再带英英去几趟她外祖家,多和几个表姊妹作伴也好。”

      说完又看孟氏,只见她低着头,一张秀丽的瓜子脸,黛眉杏眼,弱质纤纤,灯光下更显柔和娇媚。

      李仪顿时心神恍惚,只想着这几个提议一块实现了也并无不可。

      是夜,芙蓉帐暖,两情缱绻自不必多言。

      只可惜接下来数月,李仪依然每日忙得不可开交,休沐带家人散心一事便只能搁置了。

      倒是孟氏,几日后真给李舒窈挑了两个伶俐小丫头来,都长得颇为清秀,六七岁的模样。

      其中一个身材纤细,长眼细眉的,生在六月,名叫玉莲;另一个圆脸圆眼睛,个子矮些的,生在腊月,名叫玉梅。

      孟氏觉得这两个名字寻常了些,琢磨着给她们改个名儿。

      玉梅年纪小些,人却机灵胆大,直接向舒窈行了一礼,正色道:“还请小娘子赐名。”

      舒窈一惊,心想:关我啥事儿?我才多大,给人起名?

      孟氏却觉得有些道理,既然是为了给女儿挑婢子兼玩伴,只要英英她叫得顺口便好。

      舒窈看着她俩犯了难,毕竟她两世也没有给人取名的经历——这一般是父母长辈的权力。

      思索良久,她伸出小手指指玉莲,“你就叫阿细”,又指指玉梅,“你便叫阿圆。”

      众人听了都笑起来,抱着她的孟氏更是笑出了声儿。

      舒窈纳闷儿了,这不是你们让我改的吗?我可是深谙取名的艺术:不仅简洁明了,符合个人特点,并且朗朗上口。

      又想起前世养过的一条小狗,因其毛色黄白交杂,李舒窈就叫他蛋炒饭,当时妈妈听了也笑得肚子疼。

      想到这里,她自己脸上也浮现出了笑意。

      李舒窈替人取名的手法着实不够高明,好在大家都只当童言稚语听个有趣儿。

      最后还是孟氏给两人改了名儿,一个叫青莲,一个叫白梅。

      青莲和白梅都是从家生子中选上来的,她们祖父一代就在原来的李府里伺候当差了。

      李家祖籍山东,原是大族,从前朝起便出过好几个进士。李仪的爷爷,也就是舒窈的曾祖父,李仲仁,先帝时出入内外,曾两度官至宰相,晚年以太子太傅致仕。

      也是在这位曾祖父在世时,李氏一族的主要支脉迁到了汴京城生活,李舒窈的哥哥李舒淇如今在读的学堂就是李家的族学。

      只是李仲仁的子辈这一代里,李仪的父亲英年早逝,只留下李仪一个独子。

      李仪自小便在祖父身边长大,直到后来祖父去世,他自己成年娶亲,考中进士授官之后才独立开府。

      青莲和白梅因为祖父辈的关系,对原先李府众人的血缘亲疏比现在的舒窈还清楚得多。

      舒窈心喜:正愁对原身及其身边人了解得不够,有了她们俩,自己要适应这里的生活也能轻松一些了。

      同时,也多亏了她们俩爱说爱闹,舒窈和她们待在一起久了,官话也说得更利索了。

      俗话说得好,病去如抽丝。

      舒窈的病又拖拖拉拉了一个多月。等郎中宣布她彻底好了的时候,园子里的桂花都已经开了。

      喝了好多天苦药汤的她,秋风一起,闻到金桂的香气,就开始怀念桂花糖的味道来。

      孟氏让人在园里的树上摘了一些新开的桂花,亲自给舒窈做了一罐。

      挑拣过的桂花清洗几次,晾晒过,一层桂花一层白糖地均匀倒进罐子里,密封保存。静置几天,只待那糖化了。

      听上去虽然简单,可这桂花糖不管是用来浇在米糕上,浇在蒸熟的糯米藕上,还是浇在煮好的圆子里,都极香甜。

      不过李舒窈觉得,最好吃的还是桂花糖芋头。选大芋头去皮切块,再放上几粒莲子上锅蒸熟,出锅淋一遍桂花糖。芋头软糯,配上桂花清甜,这,才是秋日里该有的滋味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