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田园:农门媳妇很嚣张苏晓婉容昊

    《锦绣田园:农门媳妇很嚣张苏晓婉容昊》

    图书购买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黑白二胖正在和赵极海缠斗,听到老大红脸胖子的喝止声,不甘心地往后退去。

      赵极海身上有三处伤口,但都是皮外伤,只要包扎好,涂抹上草药,就没有啥大问题。

      黑白二胖带着疑惑来到红胖子身边。

      “老大,怎么回事?为啥叫我们停手?”

      红脸胖子盯着徐安庆咬牙切齿道:“我不小心着了他的道,中了化骨绵血毒。”

      黑胖子操着剁骨刀,架到徐安庆的脖子上。

      “小子,识相的,把解药交出来。我们之间没有不死不休的仇怨,还有回旋余地。拿到解药以后,我们三人立即离开这里,绝对不会再对你们出手。”

      徐安庆正专心分开缠绕在一起的双腿,懒得去理会这种没有丝毫保障的承诺。

      果不其然,黑脸胖子很快被红胖子叫了回去。

      赵极海做了简单包扎,也来到附近。

      “你们几个可看见我弟弟?”

      “那个缩头乌龟看到我们三人以后,就躲起来了。”黑脸胖子轻蔑道。

      “哼,我三弟绝对不会临阵脱逃。”

      徐安庆环顾四周,帮着寻找赵极河的身影。

      到处都是断树残枝,很容易遮挡住身形。

      赵极海仔细回忆不久前的混乱局面,梳理姚氏三肥出现后发生的所有事情。

      他凭着记忆往赵极河最后出现的地方搜索过去。

      但是赵极河的尸体已经被两个中年人简单处理,比较难找。

      赵极海寻找一阵,没有找到。觉得整事情有些不对劲,阴沉着脸回到徐安庆身边。

      “人没有找到,并且两把弓也消失不见了。”

      这时徐安庆心生警兆,猜测:“双尾银蟒逃走时,并没有卷走极河兄,难道我们周围还有其他人?”

      姚氏三兄弟也察觉到不妥,已经改变站位,借助岩石挡住大半身形,并能全方位观察环境。

      此时天祁王氏的两个中年人已经悄悄撤离到远处。两方人突然罢手,再留在原地不是明智之举。

      如今情况不明,姚氏三兄弟也不愿挑事,态度变得缓和。

      两方人这才互道姓名。

      红脸胖子是姚氏三肥的老大,叫姚正宏。老二叫姚黑风,老三叫姚少白。

      三人修炼的武技叫做七色蚕丝劲。他们肤色不同,正是选择的七色蚕丝颜色不同导致。

      徐安庆在赵极海的帮助下脱掉精钢铠甲。还好上半身骨骼错位变形还不太严重。

      但是他双腿骨骼已经被扭成麻花,没有力气使之归位,只好请赵极海出手帮忙。

      赵极海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的两条腿掰开。

      变形骨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从这个角度来讲,徐安庆的骨骼同样具有延展性。正是这种特性,才避免双腿粉碎性骨折。

      而这一幕,正巧被极速赶来的素衣老妇撞见。

      “这是天生柔骨还是柔骨类武技?”她压下疑惑,愠声问到:“是你打伤双尾银蟒的?”

      面对质问,徐安庆没有立即回答。

      因为素衣老妇突然出现在这里,太过古怪。

      一个衣着干净整洁的老妇人出现在天祁山脉深处。说明她有极强的实力可以规避昆虫类凶兽的袭扰。

      赵极海挡在徐安庆身前,抱拳恭敬行礼:“拜见前辈,此前晚辈几人确实在此围猎双尾银蟒,只不过让它给跑了。”

      姚氏三兄弟连忙往旁边挪动一段距离,与他们二人撇清关系。仿佛脸上写着‘我们没有参与猎杀双尾银蟒,我们是无辜的’。

      “就凭你们几个不入流的晚辈能伤到内劲境巅峰的凶兽?是觉得老身老眼昏花,好糊弄是吧?”

      “内劲境巅峰……”赵极海喃喃自语。此时他终于认清自己武断冒进的错误,要不是徐安庆比想象中更能扛,所有人都要交代在这里。

      徐安庆察觉到素衣老妇的怒意,急忙撑着地面坐起来,抱拳施礼赔罪。

      “不瞒前辈,双尾银蟒确实是我等联手打伤的。此前不知银蟒是前辈看中之物,多有得罪,还望前辈海涵。”

      “哼,你倒是说得轻巧。双尾银蟒原本是作为我孙女修炼有成后的试炼凶兽,你们把它打成重伤,让我孙女的千浪决第二重无法快速稳固,这笔账该怎么算?”

      素衣老妇说完,把手中的青木龙头拐杖往地上一震。

      以老妇为中心,一道无形罡气向外扩散,方圆六尺的野草齐刷刷折断。

      “外罡境……”姚正宏心中咯噔一下。

      这等强者有血罡气护体,寻常毒药毒气根本无法近身。就算毒素进入身体内,也会被血罡气强行推出身体。

      赵极海皱眉沉思几息,然后弯腰抱拳更加恭敬地说到:“原来是千浪门的青木前辈,晚辈赵极海见过前辈。”

      “你认识老身?”

      素衣老妇的语气变得稍稍缓和。

      赵极海又行了一个大礼,“晚辈的亲叔叔名叫赵风礼,曾经是千浪门的内门弟子。晚辈年幼时常常听我叔叔提起千浪门的诸多英雄豪杰。”

      “赵风礼?有些印象……可是替我千浪门征调去边境,战死沙场的那个赵风礼?”

      “正是晚辈已故的亲叔叔。”赵极海心头微喜。

      青木前辈收起青木龙头拐杖,把显露出来的罡气修为也收敛回去。

      “既然有这层关系,老身也不便深究你们的过失。但是你们坏了我孙女的试炼,这件事绝不能轻易揭过。”

      青木前辈说完后,她的孙女东方澜才堪堪赶到。

      “呼……喝……呼……喝……”

      东方澜没有寻常女子的那般故作矜持,而是不顾形象大喘着粗气。

      “40H。”徐安庆在心底默默给出评价。并且很疑惑她是如何做到大而坚挺的,完全不科学。

      姚氏三胖本来胸前就有硕大的肥肉,但是假货遇到真货,瞬间被比了下去。

      赵极海只是随意晃了一眼,就把目光划走了。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等到东方澜把粗气喘匀了,青木前辈才开口说到:“既然是你们打伤了我孙女的试炼目标,那就由你们在天祁山脉中重新找一头内劲境巅峰实力的大型凶兽。”

      两人不敢提出异议,只好应承下来。

      姚氏三胖低声细语几句,由姚正宏为代表,表示也愿意帮忙。

      他们可不想提前溜了。

      千浪门在昌平县城可是实力排名前五的江湖门派,一直风评还不错。

      要是能攀上青木前辈这棵大树,没准还能加入千浪门。

      再者姚正宏以为自己身中化骨绵血毒,也不敢离开。他的两个胖兄弟以他为首,自然也不会离开。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王家安插的眼睛清除掉。澜澜,你去。”

      青木前辈说完把青木龙头拐杖指向一个地方,正是王氏的两个中年人藏身的方位。

      “王家人专横跋扈,个个该杀。”

      东方澜面露憎恶之色,施展身法朝着王家二人所在的位置疾驰而去。

      那两个中年人暗呼不妙,急忙撒腿就跑。可是没跑多远就被东方澜追上,没有做过多抵抗就被两拳打死。

      东方澜突破千浪决第二重,是实打实的内劲境武者。虽然境界不稳,但也远比两个散去内劲的人强得多。

      随后东方澜带着长短弓和几支精钢箭矢走回来。

      赵极海看到她手中的东西,顿时蹲到地上。

      “三弟也死在王家人手里,这等血海深仇,不死不休。”

      赵极海说得很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家长里短的小事。

      姚氏三胖互望一眼。

      大哥姚正宏带着黑白二胖来到赵极海身前。

      “兄弟,之前多有得罪。我们三兄弟的父母至亲都是死在王家手里,同样与他们是不死不休的血仇……”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番话瞬间把两方人拉到同一阵营。

      随后三人帮着赵极海开始地毯式搜索,终于在一处杂草丛里找到赵极河的尸体。

      挖坟、拾柴、倒火油、焚尸、封土、立碑。

      期间徐安庆看着日头,卡着时间点踉踉跄跄去远处打滚狂笑。

      这是雪白黄鼠狼的固定泄愤时间,只要没去帮它捕猎红煞鱼,都是要挨屁的。

      如果在赵极河的坟前狂笑不止,就算事出有因,也会在赵极海心里留下疙瘩,徐安庆当然不想触这个霉头。

      徐安庆狂笑之后,又踉踉跄跄来到赵极河的坟前深深鞠躬三次。

      两人虽然相识只有两个多月,但是极为投缘。特别是两人受伤时天南地北胡侃海吹,早已成为好友,行此大礼也是应该的。

      姚氏三兄弟也来鞠躬行礼。

      不管是不是出于真心,该尽的礼节是尽到了。

      而青木前辈和东方澜走到远处,低声交流着一些事。

      赵极海望着坟头久久不语,等到泪痕变干,挤出一丝苦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