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成了绝症男配的兔子精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君邪沉说着说着就笑了,只是眼泪滴落在她脸上,“轻轻……我一个人的,好喜欢你,很早就喜欢了。”

      白轻尘:“……”

      吻住她的唇,白轻尘完全处于茫然状态,“嘶……”

      君邪沉像一个孩子一般,“对…对不起。”

      白轻尘眨巴眼睛,看上去娇气极了,君邪沉手捧着她的脸,在她脸上亲,“君邪沉……”

      “我在。”而且一直在,从来没有走过。

      “你起来!”

      君邪沉无赖一般的摇头,“轻轻,在说喜欢我好不好?”

      白轻尘压住狂跳的心,“喜……喜欢四哥!”

      君邪沉眼神趁热,手摸着她的脸,就差把她揉进自己骨血里,白轻尘小眼神飘飞,“你…你不要动!”

      君邪沉低笑,很是愉悦,“轻轻,我爱你!”很早很早之前就爱了。

      白轻尘鼓着腮帮子,一副我不相信的小表情,但又带有委屈,“你骗人,你说对我毫无感觉的。”眼巴巴的瞪他。

      “骗你的。”

      怎么舍得不爱。

      白轻尘还是鼓着腮帮子,“不想听,君邪沉是大坏蛋!”

      “嗯。”

      “渣渣,睡了我……还不负责。”

      君邪沉眼里越发的温柔,“都是我的错,轻轻不气好不好?”

      “不好!”

      “轻轻~不气。”

      “要气!”

      “轻轻不气。”

      “轻轻要气。”

      君邪沉抱着她,白轻尘冷着脸,“你就是大骗子,你还不给我解开这东西。”

      “我的错。”

      解开铁链,白轻尘得到自由就挣扎离开他怀里,“轻轻,让我抱抱。”

      “不给抱。”手戳了戳他的脸,奶凶奶凶的,“你快松开我,我生气很凶的。”

      君邪沉让她趴在他身上,手理着她的头发,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翻身把人压住。

      ……

      ……

      白轻尘喘着气,手无力的垂落在两侧,君邪沉扣住她的手,眼里都是她一个人的倒影,“轻轻……”

      白轻尘无力的嗯了一声,君邪沉轻笑,重新开始新一轮的欺负。

      “哇…呜呜呜,不要了……”

      君邪沉吐息打在她脸上,与她额头相抵,没有放过她,反而动作越来越粗暴。

      白轻尘最后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呻吟。

      君邪沉吻住她,完全不给她求饶的机会。

      “四哥……”

      “在。”

      白轻尘含住他的脖子,“累…不要欺负轻轻了。”

      君邪沉吻她的额头,她说喜欢她!是他从来不敢想的。

      “好,不欺负轻轻了。”

      把她抱在怀里,寸草不生的内心像万物复苏一样。

      白轻尘一脸的疲惫,小表情别提多委屈了,君邪沉手拍着她的后背,放柔声音,“轻轻……”

      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又困又累,还难受。

      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渐渐睡着,怜爱的吻她的额头,他放不开了。

      白轻尘睡的昏昏沉沉,晕了一会儿才醒,“轻轻。”

      “嗯?”声音沙哑,还懒懒散散的,君邪沉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白轻尘难受的蹭了蹭枕头,咬牙,其他地方都可以忽略,可是那地方火辣辣的疼,让她适应不了,前世她和君邪沉几乎不做这种事,君邪沉失控也都是他自己解决。

      深吸一口气,君邪沉手摸她的脸,“饿了吧,下楼吃东西好不好?”

      白轻尘是懒的连话都不想说了,“不想动。”

      “那我下去端上来给你。”

      “嗯。”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很是轻柔,起身就洗漱,虽然想一直陪着她,但不能让她饿肚子。

      佣人让的远远的,君邪沉才想起来,“把司机放出来,在让私人医生去我的房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