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灵探

    《阴阳灵探》

    成都智联招聘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沈醉与夏丽姣赶到苍南总医院时,洪翠花已被送入急救室。

      两人只见到夏怀烈在急救室走廊里徘徊!

      “父亲,母亲怎样了?不会出事吧?”夏丽姣焦急地道。

      “我也不知道,但愿老天保佑,不要出事,不然,我……我也不想活了。”

      夏怀烈此时已是心力交瘁:刚刚度过夏氏家族的生死难关,而今老伴却探出如此令人心惊胆战的大病,这怎不叫夏怀烈揪心!

      “伯父,你老保重身体,伯母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定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你老放心就是。”沈醉说道。

      “哦!是小沈啊,你也来了!谢谢你拯救了夏氏财团,才免去灭顶之灾,以前伯母对你的所做所为,希望你不必介怀。”夏怀烈见到沈醉出现在这里,感到有点意外与惊喜。

      夏怀烈父女俩并不知道沈醉在天娇时装股份有限公司当了七天保安,却被洪翠花炒了鱿鱼。

      因此,前不久皆沉浸在悲喜转换当中,今天的事确实有点戏剧性的变化,令人难以理清头绪。

      夏怀烈久历商场,知道沈醉不可能突然前来拯救夏氏集团。

      夏氏集团确实是沈醉三百亿巨款力挽狂澜,吓退阎开这个活阎王,使他无功而返。

      但夏怀烈怀疑沈醉这钱有点来路不明。

      沈醉一个当大兵的,即使是个中校军衔,无论怎样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三百亿元!这确是个天文数字!

      这笔巨款,不但夏怀烈怀疑,其它夏家财团的人也怀疑这笔巨款有问题。

      夏怀烈以后定会找个机会问问,如果真的有问题,那么,夏怀烈身为长辈,当然要管教沈醉。

      今日碰到洪翠花突发脑溢血,自然无心追问沈醉了。

      沈醉闻夏怀烈如此说,于是微微一笑道:“伯父请放心,我对伯母没甚意见!我只希望伯母平安无事。”

      “嗯,这就好!你们俩聊聊,我去外面透透气,这医院气味真难为。”

      夏怀烈边说边往外走,给两个年轻人让出了空间。

      急救室走廊里,沈醉与夏丽姣相对而立,相距五尺。

      “沈大哥,那日一别,你去了那里,后来又在神都情侣浪漫餐厅相遇,那个叫王若兰的姑娘,真的是你同事?”

      夏丽姣事隔这么多天了,仍对此事放不下!

      “哦,真的是同事!我们去过海外执行过任务。”沈醉坦荡地说。

      “你与他真的只是同事关系?”夏丽姣酸酸地问道。

      “那当然!你希望我们是什么关系呢?”沈醉微笑着道。

      “我希望你们没关系!”夏丽姣没好声地道,“你一去就半个月,连信息都没给我发一个,你还把我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不?”

      “嘿嘿!”沈醉一笑,“好像我们是假订婚,只有一年期限的。”

      “我不管,在这一年之内,你我都要对对方负责!”夏丽姣有点蛮不讲理,耍起了大小姐脾气。

      沈醉闻言,心中苦笑,难怪他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段话:女人是这个世界最难对付的生物。这种生物生命力极强,每月有七日流血不断,却不死不灭!

      至今想来,确实如此。

      难怪十八岁可参军打仗对付敌人。而二十二岁才能结婚。这说明老婆比敌人还难对付。

      沈醉见夏丽姣如此蛮不讲理,前不久的那场订婚豪宴,本来是做给夏怀烈看的。

      按理说,夏丽姣不可能干涉沈醉的私下生活,今日却提出这般无理要求。

      好在沈醉没做过什么越轨之事!

      但沈醉的性格却是个宁折不弯的。

      沈醉见夏丽姣如此霸道,如是答道:“我们只有假婚约,无须对对方负责。”

      “你……”夏丽姣花容失色,正想驳斥沈醉。

      可在此时,急救室的门开了,走出一个中年女医生。

      夏丽姣已来不及向沈醉兴师问罪,忙奔向女医生。

      女医生道:“你们谁是洪翠花的家属?”

      “我是她女儿,医生,我母亲怎样了?”夏丽姣问道。

      “哦,你母亲经我们全力抢救,已脱离生命危险,不过脑壳里有於血,需要做开颅手术,不然不出一月,只怕性命堪忧。但即使开颅清除於血,只怕也是植物人,再也清醒不过来了。”女医生说完,一声叹息。

      “不不不,医生,希望你们尽全力,一定要使我母亲醒过来,我还有好多话要说呀!我要转院,把我母亲转去神都,找最好的权威心血管专家医治。”夏丽姣几乎声竭力嘶。

      “姑娘,你的心情可以理解,我们正是从神都顶级医院来此巡诊的专家组,刚好碰上你母亲,你的母亲来得及时,如果再晚十分钟,只怕此时是一具遗体了。”女医生说道,“你们可进去陪护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进行手术,哦,别忘了去交钱。”

      夏丽姣满眼含泪地点了点头!

      而这一席话都被从外面返回的夏怀烈听得一清二楚。

      他听的大脑一片空白,脚步踉跄,显些倒下,好在沈醉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夏怀烈:“伯父,你没事吧!”

      “哦没事!”夏怀烈说道。

      夏怀烈在沈醉与夏丽姣的左右搀扶下,进入了急救室。

      急救台上,早已插上了氧气管,洪翠花安然地仰卧在急救台上,却感觉不到外界的一切了。

      沈醉双眉紧锁,伸出右手三指,一探洪翠的脉搏,见脉动十分缓慢,差不多半分钟跳动一次。且十分微弱,若有若无。

      时间紧迫,沈醉知道洪翠花是颅内有一块筷指头大的血块,阻断了血路循环,至使脑内缺血缺氧,而成了现在这样的假使装态“植物人”。

      如果在二十分钟之内能清除於血,其实洪翠花完全能醒过来,并无大碍。因为离洪翠花发病的时间尚不足一个小时。

      沈醉把在当年在苍南西部野人山奇遇的那部医书《绝世医典》,从脑海中翻了出来,找到脑心血管疾病这一章,又认真地温习一篇,确定万无一失之后,才对夏怀烈父女道:“伯父,你们相信我吗?”

      “当然相信!”夏怀烈毫不怀疑。

      “沈醉!你将干什么?要我们相信你什么?”夏丽姣有点戒心地道。

      “我能把伯母救醒过来!”沈醉语出惊人地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