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狂后

    《嗜血狂后》

    你特么在做啥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苏昭容心中早已认定此事因陆明玉而起,没等李昊回答,边快速低语:“是她,一定是因为她!”

      “我就知道,她是个灾星!她想害我们母子三个!她不会饶了我们的……”

      苏昭容目中闪过惊惧,猛然伸手抓住李昊的胳膊,不偏不巧地抓中了伤处。

      李昊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苏昭容沉浸在惊恐的情绪里,全身不停发颤,说话颠三倒四:“阿昊,你听娘的话。以后离那个狠毒的女人远远的。”

      “她天生神力,身手惊人。要是铁了心杀我们,我们母子三个都没有活路。算娘求你了,你娶谁都行,就是不能娶她!”

      一提起陆明玉,苏昭容就惊惶失态。

      李昊心里的疑点,如一滴墨落入纸上,迅速氤氲了一片。

      李昊黑眸紧盯苏昭容:“母亲,你为什么这么怕小玉?她确实一身武艺,更胜过我。她脾气确实不算好,可脾气来得快去得更快,从不和人斤斤计较。她疏朗开阔,便是男子,也没几个能及得上她。”

      “母亲到底是何时开罪了她?为何一张口就说她会杀人?”

      苏昭容:“……”

      苏昭容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惊慌之下,胡乱编出一个理由:“那一次宫宴上,我被她吓到了,连着做了几日噩梦。”

      “在梦里,就是她拿一柄剑刺穿我的胸膛。那种锥心之痛,实在太可怕了。我每每被噩梦惊醒,一身冷汗。”

      苏昭容一边说一边抹泪,那份惊惧害怕,绝不是装出来的。

      她是真的一想到陆明玉就怕得全身发抖。

      李昊神色稍缓,低声道:“不过是梦境,不必当真。”

      儿子素来精明,不好糊弄。以后可得加倍留心。

      苏昭容哽咽着应了。

      “母亲,”李昊眉头皱得更紧了:“你碰到我胳膊上的伤处了。”

      苏昭容一惊,骤然松了手,低头一看,只见指尖上已有了血迹。

      苏昭容又是心疼又是懊悔,泪水哗哗地涌了出来:“阿昊,对不起,娘不是故意的。你疼不疼?”

      哭声一直在耳边萦绕回响,贯穿脑海,压抑在心底的烦躁和阴郁,就像火苗一般被引燃。

      李昊眼里冒出幽暗的火焰,声音紧绷:“五弟,你送母亲回怡华宫。”

      苏昭容哭哭啼啼地不肯走:“你伤成这样,我怎么能走。不行,我今晚要守着你。”

      李昊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阿昊,我不走……”

      “母亲!”李昊脑中那根紧绷的弦骤然断了,音量猛然抬高:“我只想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待着。”

      苏昭容被儿子的怒喊声惊住了。

      她抬起眼,不敢再哭出声,只微微颤抖着肩膀:“我不哭,就这样安静地守着你。这总行了吧!”

      李昌也抬起头,嗫嚅着说道:“三哥,我也不说话。”

      李昊:“……”

      熟悉的无力感,层层包围住了他。

      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一匹疾驰的骏马,被紧紧地拉扯住了缰绳。又像是被细网紧紧网住的鱼,越挣扎越透不过气来。

      他索性不再出声,闭上双目。

      亲娘没有再哭,胞弟也闭了嘴,寝室里安静下来。

      他的脑海中,晃动着二皇子那张可恶可恨的脸孔。

      ……三弟,我也没料到,你也一样仰慕陆四小姐,想娶她为妻。按理来说,我这个做兄长的,应该让着你。可这世间,什么都能让,唯有此事不能退让……

      好一个李景!

      好一个不能退让!

      李昊将头转向内侧,将心头的万丈怒焰一并按捺下去。

      ……

      两位皇子被天子动手“责罚”一事,很快传了出来。

      永嘉帝不愿意家丑外扬,宫中无人敢多嘴多问。可朝中百官都长了眼。前一日大朝会上四个皇子齐整整的,隔了一日,上朝的就只有大皇子四皇子了。

      二皇子三皇子呢?

      听说被皇上罚禁足了!

      还听说皇上亲手动了家法!

      对了,还听闻两位皇子都在养伤,下不了床榻……

      传言如风,很快飘入荥阳王陆临的耳中。

      擅长脑补的陆临,脑海中很快演了一出手足反目父子相残的大戏,心里暗暗唏嘘。好在他先张口婉拒了天子提亲。不然,现在陆家得多尴尬。

      万幸万幸!

      既然和自家没关系,也就不必告诉小玉了。

      陆临心安理得地想着,将此事瞒下未提。

      陆明玉也没多问。

      只要李昊那个狗男人离她远远的就好,她根本不关心宫里出了什么事。

      春光正好,她颇有闲情逸致,邀了好友沈澜一同骑马春猎。

      沈澜欣然应约而至。

      沈澜生得清秀文雅,身姿窈窕。今日穿着浅蓝色的骑装,骑着一匹雪白的骏马,神采奕奕。

      陆明玉喜欢红色,今日穿的是朱红色武服,胯下骑着汗血宝马。

      红衣如火,肤白似玉,长眉微挑,英气勃勃,容色慑人。

      沈澜笑着赞道:“小玉,我再没见过谁能将红色穿得这般好看了。艳而不妖,美丽飒爽。”

      陆明玉毫不谦虚地收下了好友的赞美:“说的没错。”

      沈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倒是半点都不客气。”

      “说的都是实话嘛!”陆明玉俏皮地一笑:“我们两个都那么熟了,就不必来虚伪那一套了。”

      说着,一双好友相视而笑。

      陆明华陆明月陆轩也很快骑着马出来了。出人意料的是,陆非竟然也来了。

      陆明玉有些意外:“二哥,你不是要去军营吗?怎么有空和我们一同骑马春猎?”

      等等!

      陆非今日穿的武服怎么也是浅蓝色?

      陆明玉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狐疑地打量陆非一眼。

      陆非身体健壮,肤色黝黑,阳刚俊朗,一身年轻武将的悍然气度。

      平日陆非多穿深色的衣服,今日穿着这等颜色的新衣,倒也不算丑,就是有种穿错了衣服的感觉……

      陆非被陆明玉看得浑身不自在,飞快地瞥了抿唇轻笑的沈澜一眼,一脸正经地说道:“你们几个出去春猎,没人陪着我哪里放心。我陪你们一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