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爷的心尖宠妃

    《四爷的心尖宠妃》

    言情小说作者排行榜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江奕,明天有空吗?”宁岩这个人做事情从来不看环境的,江奕只好帮她:“明天我有事,要去图书馆了。”

      “真聪明,猜对了,明天上午图书馆见。”宁岩不理会班里同学们异样的眼光,我倒追男生,管你们屁事。

      第二天,韩菲凡果然没有一起来图书馆。哈哈哈,果然被我猜中了,江奕开心了,我这个后招留的好啊。然后隆重地拽来了准姐夫。结果这家伙在图书馆里坐不住三分钟,捡了本小说跑了。赵举利,我帮你泡妞,你可不能不帮着我啊。哦,误解了,他以为我是让他帮忙一起泡妞吧,看来不傻啊?

      “你行啊,每次都能拉个第三者。这次找的不怎么样啊,有机会我帮你找一个?要不,我自己当你的第三者怎么样?”宁岩的脑洞不是一般地大。

      “哪里,我在帮我姐姐考察他。”妨得就是你,还能怎么样。

      “还别说,两个人有夫妻相。”“你见过我姐?”

      “没有,从你这里推测出来的。”这句看似无心的话,倒是说中了,江奕和二姐确实有些相似,所以这个线索被江奕忽略了。

      “我的头发是不是太长了?”宁岩理了理,确实有点儿长了,按照学校的标准,早就应该剪了。江奕没来由地想起了那个轻舞飞扬的女孩,听说她一直喜欢短发。果然是有情况啊。

      “看你也没什么大事,陪我去剪一下头发吧,今天中午不让你请客了。”宁岩总是这样,不会给你选择的机会,跟你爸还是你妈学的?

      看着宁岩的长发一丝丝落下,飘零在脚底,江奕没来由地一阵心疼。女人都很柔弱,为母则刚;女人都会坚强,为爱则柔。可是,你终究是个孩子,不知人心险恶,不知人在任性之外还有众多的无奈。倘若我能放下一切过个小日子,我或许会仗剑带你天涯。可是,眼睛张开过、看到了几十年后的景象,无法自欺欺人地把脑袋埋进沙堆里,不是吗?

      短发对照之下,长发美女的特征的确是更加显著,江奕心里牢牢记住了那个舞着的女生。

      “你说我适合长头发还是短头发?”宁岩也有些害羞了,难得啊,似乎这样的问题不应该出自一只老虎。

      “难得啊,女王也有不自知的时候?”明白了,为什么唐僧的九九八十一难,最难过的是女儿国。江奕明白,自己的判断或许将成为宁岩今后的常态,只是自己真不敢给她什么许诺。

      “切,本王只是给你一个谄媚君上的机会。”宁岩在不知不觉中被带偏了,到底只是一个小女孩啊。

      “你女朋友还是长发更好看,以后要是学校里管得没这么严,一定要把头发留长一些。”为了满足眼睛,理发师小哥也是拼着损失业务的机会说点儿良心话。

      “叔叔,这···是我同学。”江奕硬着头皮回答这个家伙的话,赏他一个尊称只是不想让他继续这个话题。

      理发师小哥果然皱了下眉就放弃挽救走入歧路的孩子。这个时候的理发师还用不起那么多染发剂,都恨不得通过发型的古怪样式把自己扮得年轻十岁,丫的你给我增加十几岁是几个意思?

      宁岩很开心地看着两个差不多高度的男同胞拌嘴。殷素素果然没说错,女人都是坏心肠呀。

      “师傅别生他的气,我这个同学是唯一一个没有叫过我‘美女’的,不知道是他的眼睛瘸了还是表达能力没治了。”

      “哦,”小哥会心地一笑,“表达能力应该没问题,要是眼睛近视的话是该配副眼镜了。听说现在有一种树脂眼镜,抗摔的···”表达能力能有问题嘛,一句话把我这个大帅哥气得不行。

      好吧,你们开心就好。江奕继续自己的心神游走。

      旁边一位理发师小姐姐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提醒同事注意自己的臭脸。

      等到江奕两人走了,理发师小哥依然有些情绪:“都说两个顶的人最聪明了,这个小姑娘怎么就会喜欢这样的假模假势?”

      屋里只有女理发师了:“小伟,有些事情你看不到,就别抱怨了。”

      结果这句话让小哥的斗志更加燃放了:“他就站在我旁边,我没看到,难道你站在八里地外看到了?”

      “我看到了,他看着女生的眼神,你注意到了吗?在你剪掉小美女头发的时候,他明显地摇了摇头、闭上眼睛,还有一个叹息的动作。”女理发师使劲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那不是无动于衷,更不是假心假意,我觉得那是···应该是怜爱才对。没错,就像一首诗里面写的,什么‘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用自己的心,打了一堵墙’。我觉得他们之间一定是有翻不过去的一座山,说不定是他们家人反对,或者是谁得了不治之症呢?我想等那座山翻过去了,他们就能在一起了。”

      “我不许你玷污这首诗!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一些。”小青年生气了,这比鲜花插在牛粪上更让人不能容忍:“就凭他也配,我看他也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穿几件名牌来骗骗小姑娘”。

      女理发师到底是年龄大一些,不愿意跟他斗气:“行行行,你说的都对。不过,要是因为男生家里有钱,这个女孩子就上杆子倒贴,你说这个女生是什么样的?”

      死结,按照小哥的理论解释不通了。不过,情绪是不会服从于逻辑的:“哼,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我敢打赌:这个家伙肯定是玩弄人感情的败类。如果这两个人以后能走到一起,我就输给你;如果他们走不到一起去,你就输给我。”

      “小伟,别整天赌这个赌那个的,小心把自己赔进去了。”

      “不行,必须得赌。你不是喜欢我那个功放嘛,就要是赢了,以后就归你了;你要是输了,向我赔礼道歉就行了。”估计是输给女生很多次了,所以想通过对方一次道歉抵消以前的多次败局。

      理发师姐姐想想也无所谓,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嘛,就当是哄哄这个小伟开心了:“行啊,不过你那个破功放就算了,过几年能不能用还是个问题呢。你要是输了,对小娟好点儿就行了。”

      小伟还想挣扎一下,看到小姐姐的“要么听我的,要么就不赌”的神态,忍了!喜欢诗歌的文艺青年们果然都爱赌。

      回来已经大半年了,江奕在逐渐地融入自己的第二个16岁。不知道是前世妻子的利剑悬空,还是自己的身体真的停在十六岁,这时的江奕没有内分泌的打搅,思无邪大概就是这个年代吧。否则,每天徜徉在花丛中,老男人还不早就被折腾致死了。

      不过,宁岩的招数对其他同学却非常有用。江奕悲催地发现,自己被戴上了一个鲜艳的“宁家的”标签。偏偏自己还对这个小姑娘无解。也罢,她反正也知道自己的娃娃亲呢,这样也可以打消其他跃跃欲试者的动力,尤其是韩菲凡这样的。

      不久,江奕竟然也开始享受这种“王的男人”这种感觉,不用再担心招蜂引蝶,不必再纠结莺莺燕燕们是不是在关注自己。我就安安心心地写写小说、开开心心地长长个子吧,把前世欠我的都捞回来。

      “江奕,听说你这么快被降服了?”这件事儿,连谭老师都听说了。八卦啊,你的名字是女人吧。

      江奕开心了:“谭老师都开始吃醋了,看来宁岩的魅力很大啊。”

      “哈哈哈,我吃什么醋,我是在努力想着江奕吃软饭的样子,该是多么有趣啊?”

      “就是现在这样子啊,谭老师您可要看仔细了,以后都没有这样的机会。”是的,离开一中我就可以自食其力了。

      “我就是觉得,这肯定不是实情。你这小破孩估计又在想着害谁呢。我得离你远点了,别让这平静之下酝酿的暴风雨给捎上了。”市优秀老师走了。

      校园的时光总是让人珍惜、回味,更让二进校园的人享受。

      “要是一辈子都能在学校里多好?”宁岩说。

      江奕也很喜欢学校:“对呀,以后有机会咱也盖个学校,自己当个校长玩玩。”

      “太好了,我同意。以后要建的这所学校,就以我的名字命名。里面所有的人都要听我的,包括你,也得乖乖地听话。”宁岩很豪放地一挥手,像是在为校门大匾额揭幕的样子。

      “宁岩大学,你不觉得这样的学校没人去么?一看就是土木工程专业,谁愿意天天挖土盖房子的?”

      “那也比江奕大学好吧,竖着一看,‘江亦大’,笑死了。”

      “干嘛非要用人名做校名呢?天天像个墓碑一样挺立着,让人看着都不舒服。”江奕觉得那个校名应该是预留给自己妈妈的。

      “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你可以等我死了以后再建。”宁岩如同太阳王一般的霸气,不容置疑地终结了话题。江奕也无所谓,钱在我手上,话语权还能跑丢了?

      “江奕,你以后想做什么?”

      “科学家吧,不能白学了数学物理化学錒。”

      “你这句话,我连个标点符号字都不信,是谁连物理和化学竞赛都不想参加的?”

      “那就去做个旅行家吧,学好了英语,至少能走几十个国家呢。没钱了还可以在不发达国家教教英语赚点儿旅游费,然后继续旅游。”享受一下领先国家的全球性超国民待遇啊。

      “这个倒是不错,可还是不像你。我听说五中有人评价过你: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什么都不会改变。你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吧。”

      “我的想法很多,只是都没有定型。你想知道?拿钱来。”

      “既然你每门课程都学得好,那就当个老师吧,每门课都去教一教,一个也不浪费。”

      “说了你也不信,不如不说。”难道我要告诉你我必须要成为齐天大圣孙悟空,打倒在这个星球上蛮横霸道的牛魔王?

      想到这里,忽然浑身一阵冷颤。KAO,我要是想脚踩七彩祥云、身披金甲圣衣,你难道只能成为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的紫霞仙子?

      “怎么了?饭盒都掉了,这么不小心?”宁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江奕想来想去,不敢看旁边的小姑娘。

      万幸的是,李健哼着“信天游”小曲过来了。“小两口躲在这里,要做坏事儿?”这时候的坏事儿没那么多意思,学生也可以讲。

      “等你呢,现在你来了,女魔王交给你来陪了。”江奕半开着玩笑。

      “原来是吵架了呀?”李健看出风头有些不对劲,拔腿就想走。

      “吵架,他敢吗,这就是个怂货。”宁岩说完,扭头就走了,只剩下李健呆呆地看着江奕。

      “她生气了,”江奕拍拍李健的肩膀安慰着,“回去反思几分钟就行了,哈哈,没多大事儿。”

      下午第二节课后,江奕眼皮发沉,在课桌上趴下了。

      宁刚的爸爸怎么变成了二郎神,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罩了下来:“你本是佛祖的灯芯,因为眷恋红尘,所以来到了凡间。”

      宁岩却是丝毫不胆怯:“只要有人能把这把剑拔出来,无论他是神仙还是妖怪,我都会一生一世跟着他,如果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给做玉皇大帝,我也不会开心。”

      宁刚的妈妈化身为观音:“我要再提醒你一次,金箍戴上之后你再也不是个凡人,人世间的情欲不能再沾半点。如果动心,这个金箍就会在你头上越收越紧,苦不堪言。”

      江奕:“我听到了,你这个八婆···”

      “你说谁是八婆?”宁岩又羞又愤地站在书桌旁边,同学们哄堂大笑。

      原来只是南柯一梦,只是梦里怎么感觉比现实更真。宁刚和你妈,他们必须捍卫自己的信仰,可是我要做的,却是一点儿都曝不得光。

      宁岩,你怎么就成了那个让至尊宝无论如何都捡不起的紫霞仙子?

      最近的江奕,有些心事重重。宁岩感觉到了什么,她在自己的《江奕系列图画》里又增加了两幅画。一幅是江奕唱着《春天里》,台下唯有自己和韩菲凡可以辨识,宁岩顺便把几句歌词也添加了上了。

      另一幅是江奕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在写着什么。不就是那本《名侦探柯南》嘛,还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傻乎乎的刘伟能扛得住嫂子的威力?

      不过这一次多了两幅画,宁岩却是看懂了:每一次,你都在世界的另一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