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越到了发老婆的世界

    《我穿越到了发老婆的世界》

    女侠请留步【10】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此行倒还真是一波三折。”

      融阳带着那三位小辈一边朝着这客栈的四楼里头走去,一边摇着头这般开口说道。

      “原本不过是前来探查这掳人木物一事的...谁曾想,现在这火竟然开始烧到自己身上来了。”

      他在心中默默复盘着这一系列的情势概要——既有从他这边的角度出发来描绘这全图的一角,也有从竹剑那边的角度来勾勒...甚至他在复盘的时候还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太九,看样子似乎也有从太九的角度来考量这全局的事态发展。

      若是这位清秀少年所言不虚的话,那么从这三方的角度出发所形成这交集,其大概的样貌也算是被融阳给摸出来了一些。

      当然了,就算如此在融阳的心中也只是有了大概的猜想,事实上也的确还有许多问题并没有得到清楚的解决。

      像是竹剑那边,因为在那大庭广众之下便没有办法跟融阳详细地说明当他和那断魂馆中人碰面时的具体情节...两人的老友付出了有可能暴露的危险在这一次的行动中动手了;杀魂级别的存在也死在了他的那一柄竹剑之下;可最令竹剑担忧而不好预感的悲欢挽歌,于他而言却是一直都没有露过面,完全不知所踪。

      甚至于还有这最后一点,连竹剑自己都尚未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忘忧印,竹剑所受无金阴云的这一掌忘忧印如今还只是处于“外伤”的范畴之内,从这“外伤”转变成其他的症状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那里头的无忧之毒还没开始爆发,这忘忧印的真正威力竹剑他可还并未有所品尝到!

      这忘忧印之毒在那吊命庖屠看来,便是让竹剑趁早尽快去寻找那道门三剑的最后一剑只怕都有些难以解决...更遑论说是现在,竹剑可是要老老实实地和一众六扇门的捕快以及一位锦衣卫一同前往京城——在他这无忧之毒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情况之下。

      至于太九这边更是语嫣不尽祥全,除了抛出“太八”这位天之骄女的存在,以及少许有关于墨阁和木人的概念之后,很多事情太九便只是微笑不语...便是那掳走了百姓的木人,和他身后的小枫具体上有哪些不同,问他也只是摇头说要见到了实物之后方才有所定见。

      显而易见,太九这边也是有所隐瞒的,而这些都是融阳无法在此时此刻窥视到的信息——这些融阳不可得知的信息,表现在他这心中所复盘勾勒出来的画面之上,便是一片又一片的留白之处。

      “呵。”

      他这走在楼梯之上的脚步不由得顿了一下,然后整个都有些哑然地发笑了一声。

      后边的三位小辈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便是太九也抬起头来,闭着双眸面向他。

      但融阳显然没打算跟后头的这三人解释些什么,他只是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从那熟悉的窗口向下望去。

      “不论怎么说,这一次断魂馆的指痕可是留得多了些...便是先前那一伙被骗来的蠢货,大概也是跟这断魂馆有些许的联系。”

      当然了,具体有什么联系融阳也是不知道的——这是在那画面之上,于他这一角的留白之处。

      “看来针对这断魂馆的情报,我们这边是迟了几步。”

      这种杀手组织本就诡谲多变,融阳倒也不好多加苛责卧底在这断魂馆中的人。

      想了一会儿之后,他便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再纠结这幅到处都是留白的画了。

      看着自家的这位师叔,剑清终究是忍不住地再一次开口问道。

      “融阳师叔,接下来要怎么办?”

      就像竹剑嘱托的那样,有什么事...剑清就听融阳的吩咐便是。

      融阳闻言便侧过头来,看了一眼有些急切的剑清以及不知在思虑些什么的太九,然后和融枂对视了一下方才向这三人说道。

      “这一幅画,我还看不真切。”

      太九三人没听明白这有些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还不待他们琢磨明白这“画”是什么意思,融阳又接着说道。

      “虽说事态一下进展得有些复杂了,但先前去城南探查一事还是辛苦你们了。”

      听着这像是慰劳的话语,太九拱了拱手对着融阳回应道。

      “好歹不敢有负融阳前辈所托,小子总不至于空手而回,也还算是探查到了一些值得引起注意的信息。”

      便是心事沉重的剑清也点头附和道。

      “融阳师叔,这徐苏城南确实值得引起各大派的注意才是!”

      哪怕是先前已经向融阳汇报过的融枂,也点了点头。

      “嗯,跟那木人的线索相比...师叔,怕是那无忧草更值得我们担心。”

      融阳从那固定的座位之上站了起来。

      “得益于你们城南这一趟,至少另外一幅画,我还算是看得有些清楚了。

      “画”是什么意思,太九三人还是没有听明白...可至少他们知道了,融阳应当是有什么想法了。

      “事情,要一件一件地来解决。”

      他将视线从三人的身上转移到了这客栈中的其他那些净火洞弟子身上。

      “所以,在谈论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之前。”

      眯着眼睛,在这四楼之下向着楼下的一众弟子望去。

      他的视线,在这些净活动弟子中间游移着...看得很慢却又很仔细。

      “融鸦,上来!”

      一道甚是严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

      虽说是在四楼之上,但在这客栈之中的每一位净火洞弟子都听得一清二楚...甚至是有些胆颤心惊!

      “师叔这是...生气了?”

      那位刚入这净火洞没多久的弟子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小声地向旁边的师兄如此问道。

      “静声!”

      而那位师兄却是立马捂住了这人的嘴巴,着急地在他耳边同样小声地说了这两个字。

      至于那位被点名的融鸦,则是在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抬起头来和那正盯着他的视线对望了一下。

      感受到这视线之中的冷意,融鸦立马就低下了头来...不敢再和这视线接触。

      “是...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