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阴命

    《借阴命》

    超凡构装体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听老八如此说,夏彩蝶怀里的小白生气了,冲老八一龇牙,吓得老八只好紧紧闭上了嘴。

      妙音一直盯着小白看,她小声说道:“姑奶奶,这畜生似乎很喜欢姑奶奶,还知道护着您了。”

      夏彩蝶也挺意外,怀里的小家伙很毛很软,萌萌的样子很惹人喜欢。

      她以前一直想养只宠物,奈何不是太贵,就是没遇到看对眼儿的,眼下这只就不错。

      夏彩蝶亮了亮嗓子对马车说道:“那个,车里的听着,虽说你的破玉不值什么钱,不过这猫看着不错,就算是你的过路费吧。”

      她又对她的族人说道:“行了行了,咱们放行吧,估计他们也是虚有图表、打肿脸充胖子的穷人。”

      妙音敌意的看着老八,问向夏彩蝶:“姑奶奶,要不要抢了他们的马车,正好咱们家没马车呢!”

      夏言松也说道:“是啊姑奶奶,咱们就抢一只猫,也就够一个人吃的吧?”

      “噗!”夏彩蝶差点儿喷血三升,她直直的看着夏言松,很严肃的告诉他:“这是我的爱宠,谁也别惦记吃了它!”

      夏族众人还是很听夏彩蝶的话,她让放行,大家也不拦着,只有夏立猛上前一步,冷眼看着老八,问向夏彩蝶:“姑奶奶,你别忘了,你说要带着族人发家致富,如今把大家带到这儿等了一上午,就为了带只猫回去,姑奶奶莫不是拿着族人不当回事,还是说,姑奶奶对族人的承诺只是说说而已?”

      夏彩蝶本来没想当什么山匪,她只是好奇命格小宠在怕什么,这才带着大家来这儿看看。

      她瞪了眼夏立猛,“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就算你想靠打劫发家,也不能紧着一个人抢吧?凡事适可而止,回去!”

      夏彩蝶训斥和命令的口吻,让夏立猛更加排斥夏彩蝶的存在,他看着老八手里的利剑,计从心起。

      夏立猛与老八僵持不下,马车里的墨冷寒一颗心冷到极点。

      他乘兴而来,扫兴但决不能归,深吸一口气后,沉声问道:“姑娘当真认不得那个玉坠?”

      夏彩蝶心虚,她现在已经猜出来了,马车里的这个人,搞不好和夏家人有什么关系,并以玉坠为信物。

      她是个冒名顶替的,自然不认得,可她又不能让大家知道,梗着脖子理直气壮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多费话?我都让你走了,你还不走?是不是想把马车和你的车夫一起留下?”

      不等墨冷寒再说话,夏彩蝶叫上大家一起回去,这时,夏立猛突然拿出腰间的小刀,快速刺向老八,却并非是老八的要害。

      突然被人袭击,老八本能去抵御,夏族众人也没看清谁先动的手,只知道自家人被人欺负,一齐上去协助夏立猛。

      一时间,老八与众人打了起来,妙音急忙拉着夏彩蝶往后退,却还没退出打斗圈,就被边打边退的夏立猛挡住了退路。

      夏立猛冷冷瞥了眼夏彩蝶,眼见着老八的利剑就要刺了过来,他猛的将身子一躲,直接将他身后的夏彩蝶暴露在老八的长剑面前。

      “姑奶奶,小心!”妙音尖声大叫,老八也一慌,刚要收回剑势,胳膊突然钻心一痛,一颗晶莹剔透的晶石一下子打在他的胳膊上,让他的胳膊瞬间就动弹不得。

      老八看得清楚,这颗充满力道、足以要他性命、却手下留情的晶石,正是从马车里掷出来的,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势从马车里迸发出来。

      夏立猛却将所有注意力都用在如何“借刀杀人”上,也没注意到刚才飞过来的那枚晶石。

      他见一招不成,而对面这位看似武功高强的人也不打了,只是单手抵御着族人的棍棒攻击,夏立猛心一横,手里的短刃在老八抬手抵御的时候狠狠刺向夏彩蝶。

      夏彩蝶只觉一股冷气对着自己的心门就来了,许久没出声的命格小宠大声提醒着夏彩蝶:“小心!快闪开!”

      此时马车里的墨冷寒也注意到了夏彩蝶面临的危险,他手指间的另一颗晶石刚要打出来,夏彩蝶怀里的小白立即一个猛扑,夏立猛的短刃刚刚划到夏彩蝶的衣衫,它就已经扑向夏立猛,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咬了下去。

      “啊——”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夏立猛应声而倒,手里的短刃也掉在了地上。

      小白一下子跳开,只见夏立猛的脖子瞬间喷出血柱,整个人不停抽着,眼瞅着就要不行了。

      妙音尖叫道:“猛子哥!快!快救救猛子哥!”

      不管怎么说,这位年轻人也是夏家大长老的儿子,众人怎么也不能让大长老的儿子跟着他们外出声殒命,一个个手忙脚乱的开始给夏立猛压血止血。

      马车里的墨冷寒吓出一声冷汗,他透过车帘的缝隙,看着一脸清冷的夏彩蝶,满心的留恋,更是心疼。

      “蝶儿,你可无恙?”墨冷寒柔声问。

      夏彩蝶正冷冷盯着夏立猛看,她怎么都没想到,她这么“忍辱负重”的带着夏家人发家致富,可这里竟有人想要她的命!

      这一刻,夏彩蝶说不上来心里是痛还是恨,也没注意墨冷寒的称呼和语气,好像这个人本该跟她如此说话。

      “我没事,还要谢谢你的宠物了。”夏彩蝶说道。

      妙音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眼见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就要丧命,她哭着求夏彩蝶:“姑奶奶,求求你救救猛子哥吧,他、他快死了!”

      夏彩蝶没说话,依旧冷冷看着夏立猛。她本来对这个“亲戚”就没什么感情,如今这个人要害她,她可不是圣母婊,还要一副热心肠去救他!

      墨冷寒透过车帘的眼睛看向倒地不起的夏立猛,杀意重重。

      “老八,你去处理。”墨冷寒轻飘飘的一句话,老八立即明白,他家主子这是要了这人的命!

      果然,夏家姑奶奶真的是主子的逆鳞!刚才自己险些误伤了那姑娘,主子只打伤了自己的胳膊,这是手下留情了。

      老八提着剑,像索命阎王似的,一步步向夏立猛走了过去。

      命格小宠突然疾声道:“主人,这人不能死!你得救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