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种

    《剑种》

    海上的地盘!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自从炼造出水晶珠法器后, 秦安安每日修炼的内容就多一项——

      往水晶珠里注入她用灵力凝结出的水。

      一两日内看不出成效,坚持的时间久,秦安安却能明显察觉, 自己在控制水灵力的时候,灵活度高不少。

      这是后话。

      这天见季悠以后,秦安安就把事情告诉二哥秦凯, 将两人间的对话原封不动描述一遍。

      秦凯乍一听觉愤怒,冷静下来,却又有些庆幸。季悠和他认识已久, 起初还没那么熟悉,近一年来时常能在晚会、典礼等现场遇到, 每次忙完工作季悠总会约上他和相熟的艺人、工作人员一起聚餐。

      次数多,也就熟。

      妹妹痊愈以前,他在京市录《追梦女孩》初选的时候,季悠来找过他几次, 话里话外透出几分对他的好感。

      他对季悠也有几分欣赏,那时真的考虑, 可以慢慢接触、解, 如果合适就在一起。

      可紧接着妹妹痊愈,他从京市回江城, 家里的事情冲淡他心里刚刚泛起的那一丝丝涟漪。

      感情一经过冷却,就会变理智。

      等再回京市时, 他隐隐感觉, 之前季悠对他的好感来的太突然, 也太急着暗示他明确关系。

      紧接着出了狗仔偷拍那件事,季悠自导自演这一出以后,这个人在他心里, 就已经是被否决的。

      “行,哥知道这件事。”

      秦凯在电话里有些抱歉地说,“估计是你报到那天,来看你时她找人跟的车,才知道地址。这次的事情会警告她,让她以后不要再来打扰你。”

      “对了,二哥。”秦安安不经意地提醒道,“好像在季悠的保姆车上看见凌骁。”

      秦凯不傻,季悠去找安安当和事佬,说和自己与她的关系,车上却还带着个刚刚辟谣的绯闻对象。

      这事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打完电话,秦安安摘掉链,进浴室洗澡,出来后盘膝坐在窗边开始修炼。

      忽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

      那时她还是一抹孤魂,懵懵懂懂地飘『荡』在修真界,在御兽宗山门外遇到只怨鬼,险些被一口吞掉。

      宗主后来告诉她,那怨鬼是一名被逐出宗门的外门弟子所化,因心有不甘,死后执念化作怨恨,久久未能消散。

      下午凌骁身上的气息,就是浓重的怨气。

      他身上,有一只怨鬼!

      秦安安这下坐不住了,怨鬼也是鬼,谁知道那怨鬼和凌骁是什关系。要是凌骁想对付二哥,背后算计不成,直接让怨鬼出手怎么办?

      凌骁的行程不是秘密,与秦凯的低调不同,他很讲究排场,所到之处必有大批粉丝追随。

      比如今晚,他参加一个密室逃脱综艺,这是一档直播综艺,每月一期,每期会邀请六位嘉宾一起进入密室。

      凌骁是这期的嘉宾,现在节目刚刚开始,相较于其他嘉宾的胆怯,他表现相当出『色』,当看到扮鬼的工作人员出现时,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

      弹幕上都是粉丝在夸,哥哥好棒,哥哥好勇敢。

      是得勇敢。

      秦安安不愿意回想自己懵懂时期的心理阴影。

      在她看来,没有点勇气,怕是也不敢将怨鬼养在身边。

      想找凌骁不难,想名正言顺的审问他,就不是个人能够做到的。

      秦安安把腊月拉到自己刚才修炼的位置,让它边睡觉边吸取自己刚刚凝聚的灵气,以免浪费。

      然后戴上链,出门打个车,直奔部门办公楼。

      在门口就遇到同样往里头走的骆队长。

      “怎么大晚上来了?”骆队长先是疑『惑』,随后恍然大悟,“是不是来修炼的,等等,让人给你开间办公室啊。”

      秦安安面『色』一囧,赶紧摇头。

      接着说,“发现有人养鬼,那个鬼情况有些特殊,所以没有人发现。”

      骆鹏也严肃起来,两人一起坐电梯下楼,他敲敲立在电梯口的一根金属『色』柱子。

      待柱子上出现个小喇叭的图标,他开口说,“来活儿了,没在修炼的行动组成员,都来一号会议室。”

      不一会儿就有六七个人陆续走来,骆鹏问秦安安,“那个鬼厉害吗,你认为们需要派多少人?”

      “不确定。”

      秦安安说完这句,见骆鹏面『色』凝重起来,赶紧接着道:“这种鬼不会后天修炼,能力取决于生前的执念。不应该不会超炼气期三层,毕竟们部门也没几个炼气期三层?”

      骆鹏&其他成员:谢谢,有被内涵到。

      秦安安略去自己在修真界那部分经历,只说师傅给自己说过这种怨鬼,今天下午在凌骁身上感受到了怨鬼的气息。

      “等等……凌骁?”

      一名骆鹏手下的行动组队员惊讶道,“你说的是不是那个歌,唱《灵魂深处》那个歌的?”

      秦安安点点头。

      这名叫王亚成的队员立马一拍桌子道,“那还等什,咱们赶紧出发吧,这还是个公众人物,真有点什事可太危险了。”

      申请行动许可,骆鹏点了两个人,跟着他和秦安安一起出发。

      去密室逃脱录制现场的路上,大家才知道,原来王亚成的前女友就是凌骁的粉丝,因为某次王亚成吐槽过一句凌骁,跟他分。

      骆鹏没让王亚成参加这次行动,因为带有个人恩怨因素参加行动不合适。

      录制节目的地方在京市市郊,搭建密室逃脱场景的欧式小楼,就在《追梦女孩》录制基地附近。

      他们到的时候,节目已经接近尾声。

      录制结束,骆鹏等人没有给出凌骁质疑的机会,直接出示证件,将人带走调查。

      “你们无权扣押我,要联系律师,把机还给。”凌骁坐在部门改装的审讯车里,黑着脸说。

      秦安安从前坐下来,进入车厢。

      凌骁看到他微微一愣,接着皱起眉,语气隐含怒意,“你是秦凯那个妹妹?你怎么也在这?”

      “你别问我。”秦安安抬手打出一道灵力,扯下他脖子上的羽『毛』项链,这是他全身上下,怨鬼气息最重的一个东西。

      “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做什吧。”

      在她扯走羽『毛』项链的一瞬间,凌骁急了,起身伸手想要抢回来。

      骆鹏讲他一把按下,“坐着。”

      秦安安神识扫过羽『毛』项链,怨鬼不在这里面,她又仔细观察,发现这羽『毛』根部并不凭证,有一些不规则的棱棱角角,“这应该是把钥匙,去他家搜搜吧。”

      凌骁被暂时扣下,骆鹏向上级申请搜查令。

      秦安安带着一名队员前往凌骁家中,果然在他的书放抽屉里,发现了一只造型古怪的楠木盒。

      用羽『毛』根部的钥匙一捅,盒子果然开。

      一道几乎不成人形的影子咆哮着从盒子里钻出来,扑向秦安安身旁的队员。

      秦安安一把扯住那队员的腕,将人拉到身后,随后散开神识威压,死死震住这只狂躁的怨鬼。

      “你冷静下来,们说说,你为什会被凌骁关在这里?”

      怨鬼不像冷静,也动弹不。

      半分多钟,逐渐不在挣扎,几近透明的影子也凝几分,看上去没那么抽象。

      秦安安他们这便看出它真的样子。

      准确说,是他。

      这是个十几岁模样的少年,看上去比秦安安还小一些,也就刚上中的年纪。

      少年长得还有点眼熟,秦安安忽然想起什,绕回书桌后,拿起书架上的全家福。

      照片上两上,站在凌骁身旁的,就是这个少年。

      “你是凌骁的弟弟。”秦安安在查凌骁资料时看到过,他有个弟弟,比他小六岁,在四年前十五岁的时候去世。

      那怨鬼听到凌骁两个字,又要发狂,秦安安用灵力凝成一团水,从它头顶浇下去。

      鬼没有质,水无法将浸湿,却能让他感到丝丝凉意,冷静下来。

      这位怨鬼少年也被带回部门审讯室。

      比起一口咬定自己什也不知道的凌骁,这位怨鬼少年交代得很快。

      末了还有些天真地问审讯员,“都交代了,你们能送去投胎吗?哥哥说只要听话,就送去投胎,让我还当爸爸妈妈的孩子。”

      他失控的时候恨不撕碎凌骁,冷静的时候却还能喊他哥哥。

      想到刚才在审讯室外听到的话,秦安安不禁有些心痛。

      这怨鬼就是凌骁的亲弟弟,从小见哥哥学习唱跳,也对唱歌作曲有着兴趣。比起混很多年还没混出头的哥哥,他的天赋更强,运气更好。

      才在网上传一首弹唱视频,就被星探找上门来,要送回他参加一档音乐节目,捧他出道。

      凌骁让弟弟和自己组成一个组合,带他一起参加,弟弟却拒绝。

      争执之间,凌骁失手将人推下楼梯,之后告诉父母,弟弟是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

      父母或许看出了什,或许没看出来,默认了这个事,只是不久后就辞职回家,对外宣称家风景好,想要在老家养老。

      而弟弟的魂魄生出怨恨与执念,附着在了一把吉他上,后来凌骁发现那把琴总是自己会响,去京郊一座道观,找大师看后才知道上面附弟弟的魂魄。

      他把家里的房子卖,用钱和大师换了这只可以关押弟弟的楠木盒和钥匙。

      奴役弟弟用天赋创作,再将这些创作当成自己的,完成他的明星梦。

      长期的奴役和折磨,让魂魄中的怨越发扩大,到了现在几乎不可控制的状态。

      凌骁也意识到这一点,开始想着如何把他送走。

      可惜,这次还没等他有所行动,秦安安和特殊部门就找上来了。

      秦安安不用再问,就猜到了凌骁的打算。

      要是没有人发现他的怨鬼,在这之后,他应该是想骗怨鬼去投胎。

      怨鬼当然是生不出来的,这样做既能摆脱掉怨鬼,又能恐吓、控制住孕育怨鬼的人,还能利用这件事嫁祸自己潜在的竞争对手。

      真是一举数得。

      “部门打算怎么处理他?”凌骁已经被从审讯室带走,秦安安询问从里面出来的骆鹏。

      “国家有专门关押玄学案件相关犯人的地方,他这种应该是无期徒刑,如果再查出还沾了其他人命官司,死刑也有可能。”

      骆鹏顿了下,接着说,“对外会公布他杀害弟弟,剽窃弟弟创作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就由部门全权处理。

      秦安安回学校,等到半个月京市警方公开凌骁的事情。

      京大新生刚好结束军训,秦安安在宿舍收拾衣物,就听隔壁床传来一阵哀嚎——

      “怎么粉这种人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