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娘

    《梅娘》

    先在原地休息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胡垆此言一出,下面满院之人无不变色,凤天南身周的一众党羽等更纷纷出言喝骂。

      便在一片喧哗声中,站在凤天南身后的凤一鸣一声不吭地陡然扬手,三道白光脱手飞出,分从上中下三路,射向胡垆的咽喉、小腹、下阴。

      此子虽然年轻,却是从十二岁便跟随父亲在江湖上打滚,刀头舔血的事情不知经历了多少,着实是个厉害角色。

      他看到这胖道人的一身轻功超凡脱俗,武功之高自不必说,又眼见得来者不善,于是当机立断先发制人,而且一出手便是要命的路数,阴损狠辣兼具。

      那三道白光是“五虎门”独门暗器“白虎钉”,也即是棺材钉。钉长四寸,头尖尾钝,体成四棱,分量沉重。

      “小心暗器!”

      在凤一鸣暗器出手前的一瞬,人群中蓦地发出一声呐喊,出声的却是先前混进凤府的那对母子中的儿子。

      这少年素来胸怀磊落,最好打抱不平,在后面看到凤一鸣的小动作,当时不假思索地出言示警。

      但即使没有这一声提醒,胡垆也绝不会着了对方的道。

      毕竟他师门“铁剑门”便是以轻功与暗器独步武林。凤一鸣这一手暗器功夫虽然不弱,在他面前却不啻班门弄斧。

      衣袖轻拂之间,三道金光从胡垆的袖底飞出,由上而下疾若风雷,竟后发先至地在那三枚“白虎钉”离手不过丈许便迎头撞上。

      空中传来“叮叮叮”三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那三枚“白虎钉”被金光所挟的强横力量震得折而向下。

      随着“嗤嗤嗤”三声轻响,每一枚“白虎钉”都笔直地插入地面铺的一块方形青砖的中心处。露在外面的一截钉尾排成了一条直线,彼此间距离相等,简直像用尺子量出来一般。

      紧接着又有三样事物叮叮当当落下,分别落在三枚“白虎钉”的旁边,却是三枚金灿灿的铜钱。

      在场宾主不乏识货之人,体会到胡垆这一手暗器功夫的手法之妙、准头之精、劲力之雄,无不当场倒吸了一口凉气。

      “胡垆道长好俊的暗器功夫!”

      凤天南脸色愈发凝重,先横臂拦住又捏了三枚“白虎钉”的儿子,再次向上拱手躬身一礼。

      “方才小儿无状,还请道长见谅。凤某自问未曾得罪道长,却不知道长受了何人挑唆,前来与凤某为难。恰逢今日凤某家有喜事,实不便动刀动枪。道长不如请到室内同饮一杯喜酒,大家详细说明因由。若果是凤某之过,定当面向道长赔罪。”

      他这一番话实在大有委曲求全之意,与素日横行霸道的作风大不相称,原因自然是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太过惊人。

      胡垆嘿嘿冷笑,脚下向前迈了一步,身体笔直地从数丈高空落下。也不见他如何作势提气,身体的落势却接连缓了三次。等到双足着地之时,已是翩若鸿鸟点尘不惊。

      “凤掌门固是与贫道素不相识,以前也并未得罪过贫道。然而凤掌门平生或直接动手、或假手于人,不知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难道那些人都曾得罪过凤掌门不成?”

      “原来道长是来此行侠仗义。”

      凤天南心知今日之事多半难以善了,面上神色转为冷峻,向后探手一抓,将一名弟子捧着的成名兵器黄金棍抓在手中。

      此棍长达七尺,截面直径寸半,通体用黄金铸成,实在是称得上当今武林第一豪阔富丽的重家伙。

      一棍在手,他身上的气势陡然变化,瞬间有一个富豪财主变成一方武林枭霸,沉重的黄金棍随着手腕抖动用出一式“凤点头”的招式,棍端在地上“笃笃笃”连点三下,每一棍都精准地点在一枚“白虎钉”的尾端,将露在外面的半截钉身彻底按入方砖之内,最难得的是那三块方砖都丝毫无损。

      “好棍法!”

      以胡垆如今的修为和眼力,也不由得鼓掌赞叹了一声。

      这一手棍法的准头和力道也还罢了,难得的是在刚猛的劲力中用出一丝柔劲,已算是相当不错的功夫了。

      凤天南横棍当胸,做了最后一次和解的努力:“凤某交浅言深,道长终究年轻,不知江湖风波险恶,若是意气太盛锋芒毕露,只恐伤人伤己!”

      胡垆哑然失笑:“凤掌门也说了贫道是年轻人,若没了这一份昂扬意气,还算得什么年轻人?”

      凤天南凛然道:“道长莫要逼人太甚,须知我‘五虎门’之威,不容轻犯!”

      胡垆将左手负于身后,右臂平伸掌心向上,油然道:“在贫道掌中,是龙也须盘着,是虎也须卧着!”

      “小辈狂妄!”

      凤天南口中发出一声厉喝,黄金棍抖出数道虚影,挟雷霆之势向胡垆头顶及双肩落下。

      胡垆脚踏奇步,身形左右闪烁,穿过重重棍影间欺身直进,单掌用一记“摆莲手”,向着凤天南劈面便打。

      凤天南见对方如此托大,竟妄图以空手接自己的黄金棍,心下不怒反喜,暗道:“这小辈初出茅庐,竟不知‘狮子扑兔,亦用全力’的道理,当真是自寻死路!”

      当下将“五虎门”的精妙棍法尽都施展出来,一条较同样尺寸铁棍重了两倍的黄金棍舞成了一团直径两丈的金灿灿光云,铺天盖地向胡垆身上裹来。

      胡垆的微胖的身形仿佛变成一片没有重量乃至实体的影子,在势挟风雷的棍影间从容穿梭,一双肉掌将江湖上流传深广的一些粗浅招式稍加变化重新组合施展出来,竟化腐朽为神奇地妙至毫巅,丝毫不曾落在下风。

      这时满院的宾客早都离了座位,缩在墙边远离战场,以免遭受池鱼之殃。

      那对母子仍混在人群之后,那少年看的双目放光,兴奋地道:“妈,此次佛山不算白来,这一战当真有些看头!”

      那妇人则撇嘴哂道:“有甚看头?傻小子,难道你未曾看出,那小牛鼻子根本没拿出真本事,只是在陪姓凤的玩吗?老娘猜这面善心黑的小牛鼻子在窥视‘五虎门’的武功底细。眼下他应该已看的差不多,该是没兴趣再玩下去了!”

      话音未落,胡垆双掌的攻势果然骤紧,仍是平庸的招式被他用出无穷变化之妙,将凤天南黄金棍舞成的光云压得越缩越小,渐渐地左支右绌运转艰难。

      “点子扎手,大伙儿并肩字上!”

      凤一鸣看到父亲堪堪落败,口中发出一声呼喝,率先提一柄单刀闯入战团。

      凤天南素有威信和手腕,平日对外固是心狠手辣、霸道恣睢,对门中的属下弟子却向来恩威并施深得人心。

      此刻看他遭逢强敌,“五虎门”众人竟无人退避自保,齐声呐喊应和着各舞刀棍上前来助战。

      身陷重围中的胡垆陡然放声长笑:“今日是凤掌门大喜之日,想必门中的心腹骨干尽都在此了。如此也省了贫道的力气,这便送你等一起上路。一门上下,一定要整整齐齐才算圆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